新零售战线持续收缩 新华都引爆商誉减值雷2019巨亏7亿

2020-03-06 作者:投资时报 来源:连接网

分享:

[摘要]数据显示,2013年、2015年、2017年,新华都净利润分别亏损2.25亿元、3.74亿元、5244.34万元;2014年、2016年、2018年净利润则分别实现盈利3170.57万元、5438.36万元、1711.49万元,呈现非常明显的一年大幅亏损后一年小幅盈利的波折情形。



来源:投资时报

新华都拟对三家全资子公司计提商誉减值准备4.53亿元,再加上其他损失,2019年净利润巨亏7.41亿元。一位董事对此次商誉减值议案投了弃权票,同时,此次商誉减值准备金额与一个月前的披露存较大差异

《投资时报》研究员 李浥尘

对于新华都购物广场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华都,002264.SZ)而言,2019年,将是自它上市以来,业绩最难看的一年。

2月29日,新华都披露业绩快报称,2019年实现营收60.31亿元,同比下降11.95%;净利润大幅亏损7.41亿元,同比陡降4426.90%。其中,对三家全资子公司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的4.53亿元,成为亏损的最大头。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更为让人值得重视的是,在新华都董事会审议此次商誉减值事项时,一位董事投了弃权票,原因是“对于减值测试具体方法和结果建议公司需要进一步和评估师做相关分析工作,特别是对于有不同看法的事项以及处理方法”。

除了董事对于减值测试结果存有疑虑之外,2月29日商誉减值准备金额与新华都在1月23日《业绩预告》中披露的3.6 亿元至 4.2 亿元商誉减值准备金额存在较大差异。

为何前后披露不一致?为何有董事提出了不同看法?深交所3月3日追问而来。在关注函中,交易所要求新华都补充披露在测算商誉减值金额时与评估师存在的主要分歧,并说明测算方法及计提金额是否合理,同时具体说明两次商誉减值准备预计金额存在差异的原因,核实前期信息披露是否真实、准确等等。

4.53亿巨额商誉减值准备

查询曝出年度亏损7.41亿元的业绩快报时,《投资时报》研究员留意到,新华都对2019年业绩大幅下滑的原因,解释有三。

一是久爱致和(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久爱致和)、久爱(天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久爱天津)、泸州聚酒致和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泸州致和)三家全资子公司2019年净利润出现较大幅度下滑,且预测未来经营利润明显低于形成商誉时的预期,计提商誉减值准备金额4.53亿元。

二是受市场竞争加剧、经营成本增加、立地条件变化等因素影响,根据实际情况审慎处置或关闭部分租赁合同即将到期、长期亏损且经过调整后仍扭亏无望的门店。产生的业主和租户赔偿、固定资产和存货报损、装修长摊余额一次性摊销等损失合计约1.94亿元。

三是处置亏损的控股子公司福建新华都海物会投资有限公司的51%股权、控股孙公司泉州新华都东海湾商业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现更名为“泉州胜骏商业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的55%股权,产生的投资损失合计约0.38亿元。

从数据占比看,计提商誉减值准备金额占总亏损金额的61.13%,这也意味着,商誉减值正是新华都2019年巨幅亏损的“罪魁祸首”。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在业绩快报同一天披露的《关于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的公告》中,新华都称,2015年12月,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久爱致和、久爱天津、泸州致和三家公司100%的股权,交易价格为7.60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新华都收购上述三家公司的增值率均超过10倍,最高的甚至超过了30倍。

根据2015年12月新华都披露的关联交易报告书,久爱致和100%股权作价1.47亿元,增值率1579.89%,形成商誉1.24亿元;久爱天津100%股权作价2.23亿元,增值率1133.06%,形成商誉1.85亿元;泸州致和100%股权作价3.90亿元,增值率3249.15%,形成商誉3.69亿元。

2016年1月收购完成后,三家公司成为新华都全资子公司,形成商誉金额合计6.78亿元,在这之后,一直未计提商誉减值准备。如今,4.53亿元巨额商誉减值,无疑是对4年前高溢价收购行为付出的“学费”——不仅给净利润和净资产带来损失,还让新华都董事会对商誉减值产生了不同意见。

2月29日披露的董事会会议决议公告显示,在2月28日新华都第四届董事会第三十二次(临时)会议上审议表决《关于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的议案》时,6位董事中有1位投了弃权票。

投弃权票的董事为徐潘华,其弃权理由为:“支持公司根据相关规定对商誉进行减值测试并根据减值测试结果计提相应的减值准备,对于减值测试具体方法和结果建议公司需要进一步和评估师做相关分析工作,特别是对于有不同看法的事项以及处理方法。”

这意味着,测算商誉减值金额时,新华都与评估师出现了较大的分歧。

徐潘华何许人也?

《投资时报》研究员查询2019年新华都半年报了解到,徐潘华2012年加入阿里巴巴,除了担任新华都董事之外,同时还担任阿里巴巴战略投资部资深投资总监,以及广东沃天下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上海盒小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等6家公司的董事职务。此外,值得留意的是,徐潘华未在新华都领取薪酬。

除了董事提出异议,新华都计提商誉减值准备事项上,还出现了数据披露的明显差异。1月23日,新华都披露《业绩预告》称,预计2019年净利润为亏损6亿元至7.5亿元,需要计提商誉减值准备3.6亿元至4.2亿元。与2月29日披露的业绩快报数据对比后可以看出,净利润在业绩预告范围之内,但是商誉计提金额存在较大差异,仅相差一个月时间,业绩快报数据超过业绩预告上限数据0.33亿元。

一边关店一边卖子公司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2月29日披露的业绩快报显示,2019年新华都净资产为8.61亿元,同比大幅下降48.42%,2018年数据为16.69亿元。即使剔除商誉减值因素,从数据上,新华都的2019年也过得颇为困难。

企查查显示,新华都主营业务为大卖场、综合超市及百货的连锁经营,旗下有超市、百货、体育以及久爱致和公司等业态。

新华都2019年大刀阔斧地进行门店调整,根据半年报数据,根据实际情况审慎处置或关闭租赁合同即将到期、长期亏损且经过调整后仍扭亏无望的48家门店,产生的赔偿损失、装修长摊余额一次性摊销损失等金额约1.61亿元。这是新华都自上市以来,首次如此大规模的集中处置亏损门店。

2019年新华都除了大量关停门店之外,还连续出售持有的“海物会”、“新盒科技”两家公司股权,而这两家公司,此前都被新华都寄予厚望,是公司曾经转型新零售的重要平台。

10月22日,新华都公告称,将持有的参股公司新盒科技9.50%股权转让给关联方盒马中国,转让价款为1900万元。股权转让完成后,新华都不再持有新盒科技股权。通过两次资产出售,新华都彻底退出新盒科技,获得转让价款共计1亿元。

2017年9月,新华都出资1亿元,与盒马中国共同设立新盒科技,持有其50%股权,当时新华都表示,期望借助阿里巴巴集团的品牌效应及管理模式,帮助公司进一步完善产业布局,增加新的利润增长点,改善公司经营业绩,实现零售业务转型。

但事与愿违,新盒科技并未在短期内给新华都带来盈利。仅仅一年后的2018年9月,新华都就将新盒科技40.50%股权转让给杭州阿里巴巴泽泰,转让价款8100万元,如今,新华都继续以1900万元的价格转让新盒科技9.5%的股权,意味着新华都在收回投资款的同时,也彻底退出了新盒科技。

另一家公司海物会也是新华都一次转型的尝试。2016年8月,新华都参与设立海物会,持有51%的股权。当时新华都表示,“海物会”为集餐饮和生鲜零售于一体的海鲜餐厅,定位做新型专业社交餐饮业态,以餐饮为主,售卖食材为辅,其核心在于社交平台。然而,海物会在开业之后同样没有实现盈利。

2019年6月,新华都以1元价格出售海物会51%股权。新华都表示,出售海物会股权将有效降低亏损业务对业绩和长期发展的影响,有利于优化公司资源配置。

出售“海物会”与“新盒科技”所有股权之后,新华都之前在新零售领域的尝试,基本以失败告终。

新华都过去一年的股价走势

数据来源:Wind

扣非后净利连续7年亏损

近年来,新华都已经陷入关店亏损、次年再出售资产扭亏的死循环。从2013年起,新华都每隔一年都会有一次大规模关闭亏损店门的行动。关店的同期,公司业绩往往出现大额亏损。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由于主营业务难以实现盈利,2013年以来,受网络零售的冲击,新华都一直在为保壳挣扎,净利润出现了一年亏损一年盈利的“尴尬”情形,值得一提的是,在净利润实现盈利的年份里,新华都均有出售资产的操作。

数据显示,2013年、2015年、2017年,新华都净利润分别亏损2.25亿元、3.74亿元、5244.34万元;2014年、2016年、2018年净利润则分别实现盈利3170.57万元、5438.36万元、1711.49万元,呈现非常明显的一年大幅亏损后一年小幅盈利的波折情形。

在盈利年度,2014年,新华都转让两家地产公司股权获得投资收益超过400万元,获得的各项补助共计1651万元,当年非经常性损益合计4942.63万元;2016年,新华都将所持长沙中泛置业19.50%的股权转让给宏辉房地产,转让价格为7.80亿元,实现投资收益2.09亿元,当年非经常性损益1.74亿元;2018年,新华都转让全资物流子公司90%股权,获得投资收益2733万元,当年非经常性损益3134.30万元。

实际上,更能反映主营业务经营情况的扣非净利润,2013年至2018年,新华都已连续亏损6年,从2019年前三季度的扣非净利润以及业绩快报数据来看,2109年新华都扣非净利润将连续第7个年度亏损。

2019年,新华都集中处置亏损门店和子公司资产,现在又计提巨额商誉减值准备,2019年度亏损金额将会是上市以来最大。收缩战线或将有效降低亏损业务对于公司业绩的拖累,但面对业绩持续不振、盈利能力不断萎缩,如何寻求有效转型,仍是新华都需要解决的难题。



相关阅读

阅读原文 阅读 400
投诉
广告

京ICP备12024388号-2 © 1997-2015 连接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