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爷,骗子,庄家 :我在额温计百亿黑市里的惊心24小时

2020-02-26 作者:北方有佳人白朵朵 白朵朵 来源:连接网

分享:

[摘要]大家都在赌,赌自己不是最后那个被收割的人,赌这场仗还能持续多久,甚至他们希望可以再持续的久一点,还能给他们留下时间去圈更多的人进来......



我在一天一夜内经历了从下游到上游,整个额温枪资本盘的交易。


一个完整的,欺诈,暗号,万起批货,千万流水的倒卖流程,一群疯狂的庄家,倒爷,骗子,层层相扣。


他们一起在短短几天内构建了一个黑市资本流动,物资非法交易的地下市场。

一个过亿的资金流动的暴利现金盘!!!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随着疫情好转,企业的陆续复工,额温枪变成了刚需物资,各个单位运作的前提是,拥有额温枪。


而我们没有额温枪。


为了买额温枪,我开始留意朋友圈里那些卖家,想着他们能不能卖给我们一两把,然而朋友圈里卖额温枪的有一个特点:不卖散户。 


动辄几百几千上万个起拿,且不提售价是多少,贵不贵,划算不划算,是不是哄抬物价,你想买一两个,人家都懒得理你,就是这么傲娇。


我看着各种朋友圈一时间陷入了短暂的迷茫。


都喊着万起拿货,5万个现货,一次性交易,只接受现金转账,我开始恍惚,这些东西的目标卖家都是谁?谁能一次买5W个额温枪?干啥能用5万个额温枪?



这时候我开始意识到,额温枪就是疫情下的第二个口罩。


疫情前期抢口罩,疫情后期抢额温枪,这都是一个路子。


然后紧接着,我马上想到了当初被买口罩支配的恐惧。

原价几毛钱的口罩坐地起价,一罩难求,实体店售空,各个电商平台售磬,微商个人加价极高且真假难辨,哪怕愿意加价购买,还要提前打款订购,等着调配取货。


而更高概率保真的海外代购,起订数量基本上都是几千几万个起售,不买散户个人。


最后我们大家被逼到没办法了,一起组团拼口罩,自发成群,你20个,我20个的在群里接龙,大家一起分摊这几千个才能发货的海外稀缺口罩。


这时,距离我口罩的拼单已经时过20多天,追踪物流信息发现它还停留在意大利清关的时候,我开始崩溃,为了确保不再耽误复工,势必要提前买额温枪。


从拼单到发货已经20多天的意大利口罩


因此,我想到了故技重施,继续组队拼厂家额温枪,价低,量大,品质大面积有保障。


我开始问周围朋友有没有相关需求,一起凑数量。


刚好碰到一个朋友说自己想采购一批额温枪进行企业捐赠,由于他要的数量比较多,ok ,这个队伍基本成了。


虽然到此时,我依然不懂,为什么朋友圈里有那么多卖额温枪的,为什么大家都有货源?而且都限制额温枪要上千几万个起售?


如果说口罩是消耗品,每个人一天标准消耗1-2个,全民都需要的话,额温枪并不具备这个属性。一个额温枪能用个一年半载,一个单位也只需要一个额温枪,什么人会一次买那么多额温枪?


我已经来不及仔细想这个问题了。


直接去找朋友圈的卖家沟通,问额温枪价格和发货时间,毕竟是大钱,我选了一个关系好的朋友,这里简称他为微信A


问价后才发现,额温枪的价格简直可以称为:疯狂。


原本一台不到100块钱的额温枪,在不断的加价,炒热,炒热,加价后,价格从100元以内,涨到了170+,又涨到了200+, 300+,紧接着涨到了400+,甚至在北京想买现货的话,要花500+,甚至600+


而且还都是,多个起售,单个不卖。

他问我要多少。


我说大概几千个(里面含有我朋友想要的捐赠部分),他以为我是倒卖的,和我交底说,让我观望行情,现在北京市场价格高,要去外地人肉买完带回来。


现在他的拿货价是420,手上有大概3000个。

他嘱咐我:现在市场很乱,一天一个价。口罩价格已经下来了,额温枪估计到3月初,也会发生大面积的价格回落,在3月中旬前,要赶紧把手上的货出掉。


“不要做最后一茬韭菜。”


我说,“喔喔,好”

我嫌贵,没要。


过一会儿,微信又发来一个对话弹窗“听说你有额温枪?现货吗?哪个城市,北京现货480以下收,没有hongtou文件,私对私,有多少收多少。”人传人传错了话,他以为我要出几千个额温枪。


420微信A拿货价,480微信B收购价,数量按照3000个算,480-420=60元,60元*3000个=18万!


也就是说,假如我把微信B对接给微信A,那么一倒手,秒赚18W。


这时候,我开始意识到这是一个庞大的地下资本市场。


比起朋友圈动辄叫卖的几万个,3000个,这数量并不算多,而且这还只是经过一手的倒卖交易,假如存在多手交易,这数额不可想象!

 

倒爷骗子群


我找到A闲聊,问他最近赚了多少。


他说他卖的并不好,因为自己的人脉圈子比较小,不过前阵卖口罩,4天赚了24万,最近也是刚开始倒腾额温枪。


我惊了,我说4天24万还不好?还想赚多少!!


他说:你不在行内,你不知道,一天赚几十万,上百万的人比比皆是,大家这一个月的收入能顶得上普通一年两年赚的钱。


“你去各个群里看看就明白了。”


在他这个业内人士的关键词引导下,我成功卧底加入了好几个“额温枪倒爷群”,发现了更庞大更震惊的地下交易市场。


这个市场几乎没逻辑,人与人之间更无任何信任,规则很原始粗暴。


只要现金和现货,当面交易。他们不信其他任何东西,譬如视频,违约金,合同,担保人,订单号。



进去群后,会看到有很多人在同时发布货售卖广告,广告很原始,没有图片,产品介绍,工厂资质。


在这个圈子里,假如谁问图片是什么样的,会因为不懂行直接被踢出群聊。


地区+数量+价格+发货时间,基本上就组成了广告的全部,还有少量的附加要求,比如“要hongtou文件“要验资““要一小时内成交”


满员QQ群,平均在线300人


我在群里弱弱的问了一句,“谁有货?直接交易。一时间,QQ上出现了好几个好友申请。


在这些人中,我加了两个卡通头像的人,下意识觉得使用卡通头像的人会更温柔善良。

 

暗号视频,第一个骗子


很快,一个女性头像的人和我打了招呼,这是我遇到的第一个骗子。


3W个,448一个,只限广州送货上门,让我去广州。



这时候,我开始想起微信A和我说的话


“很多人都直接飞过去取,大部分去深圳广州,还有直接飞去泰国,俄罗斯的,这个圈子不怕折腾,和倒毒品一样,现货价格最高,拿到货的人才有话语权。”


卡通头像女和我说,可以报地址,上门时间,或者指定地点,先交定金留货,尾款验货后交易。


并且在我短短没回消息的10分钟里,额温枪的单价已经从448元/个,提升到453元。


我说不可能,货都没见到,不可能给钱。这是我在买口罩时总结下的经验,很多人压根没有货,故意给你营造一种紧迫感,交完钱要不就是直接跑路,要不就是告诉你20天后发货,打时间价格差。


在我们僵持不下的时候,微信A告诉我,“你让她发个暗号视频,和她说,发了就给定金。”


这是我接触到的一个行内黑话:暗号视频。


图片在圈子里是最没说服力的,因为不知道图片到底是从哪儿偷的,同样视频也是如此。


验证对方真实有货的方法是,要求卖家对着货拍一个指定口令的视频,简单来说就是对暗号,因为每个卖家设置的暗号不同,相当于用动态语音指令保证视频的独一无二和货物的实时有效性,简单粗暴。


我惊了,真有头脑。

我开始感到神秘了。

 

意料之中,卡通头像女说,她还没看到货,她也是中间商,货明天会9点到,我要是预定好,她就拿下这批货,然后去取货再送过来给我。


倒买倒卖,这个词真的太写实应景,找到下家再卖货,好买卖,空手套白狼

 

验资,双现场,第二个骗子


我没搭理她,因为卡通头像男和我说话了,这是我遇到的第二个骗子


我问他价格和数量,他要求我先加微信,微信沟通,被我拒绝后,他说,先留手机号。

他显然比上一个有脑子。


我留了虚拟电话号,他给我打电话我接通后,他才肯展开后面的对话。


455一个,3000个,同样的,他也要求我交定金,我说不可能。


继而,他要求我验资,他是开始就给我提出一大堆条件的卖家,不符合条件,他拒绝对话。


验资,这是我接触到的第二个行内黑话。

验资就是要买家要拍一个类似于暗语视频的资产证明视频,以此来证明自己真的有钱能吃下这批货。


我朋友圈里干这行的人好多,爱发朋友展示的也多,我搜索了一个下载了发给了他,他看到视频,妥协了,态度开始柔软起来。


他主动提出自己可以拍暗语视频,说一般都是看到暗语视频交定金,来的不及时货会被人都抢走。


他发给我一个截图,是他和他上家的对话:要求我8点半一定要到广州,7点左右会确定地点,一般在海珠,白云南沙, 他告诉我可以直接去厂里提货。


并且非常神秘的,强调7点的时候,会告诉我大地点,在10分钟内会发送对应的暗语视频给我,我们需要马上转定金,这样他才肯再说具体地点,并且要求我们在半小时内赶到把货拿走。


他和他同伙对完内容截图通知我

看到货车,接头,第二场地....我有点慌了


这种种剧情我只在港片电影里见过,我心跳开始快了。


他开始交代我打款方式,转93万到供应商账户,转7万到渠道供应账户,总共定金100万,然后提货款清355万尾数。


我心里暗暗合计,怎么这么贵,全款455万!!???


455万,一小时内,钱货两清


紧接着我意识到这还只是3000个额温枪!!他还仅仅只是一个中间贩子!!!要是大的庄家,进价成本算100块钱,就算是只囤了10万个,倒腾一次就是35500000!!!!!


三千五百多万!!!!!


这时候我开始明白朋友圈的人了,明明看起来都不是差钱的人,为啥还要倒卖这些东西,贩毒也没有这个利大吧!


这时候已经是凌晨3点半了,和他约定好后,我太困了,不知不觉睡着了。


手机习惯静音模式,他中途给我打了4个语音通话,发了若干条长语音,很可惜我没听到,他恼羞成怒把怒斥了我几句,说把货给别人了。



我失去了卡通头像男。


倒爷 庄家 骗子,层层相扣


这时候,翻看各种群聊,在另一个群里,意外看到了那个要买给我货的卡通头像女,这时她发的内容是大量收货,我开始逐渐明白里面的套路了。


这个市场由三部分人组成,他们分别是


 【倒爷】:没货倒卖的人,套路是A群喊卖,B群喊收,左手倒右手。先假装自己有货,找到卖家后再去别人那里收货,自己不压钱,赚中间的差价,每个哪怕加价10块钱,数量多,算下来一次也是大几万块收益。


 【庄家】:大资本方。最早知道消息,有商业意识的行内人,他们很早就开始收购额温枪的,快速的把市场上的额温枪基本都收购完,压着货不发造成垄断局面,每次发到市场里面一点点,饥饿营销,不断炒高价格,从而吸纳大量的倒爷做下线。


 【骗子】:照猫画虎的人。他们没有倒爷的脑子,也对不上大庄家,他们属于看别人发什么,自己也跟着发。现学现用,赌概率,骗取定金后发空快递,发工业体温枪,甚至压根不发货直接卷钱走人。


倒爷的联系的上家,有可能是真正有现货的庄主,也有可能是一个更大的倒爷,甚至,可能是一个骗子。倒爷90%的可能性是他也没有货,他正在联系上家。


这个市场混乱的根本也在这里没有人知道自己接触到的人,究竟正在扮演着哪个角色。


套路在不断的升级,人心在不断的变黑。

这并不是故事的结尾,在下午三点,我还遇到了第三个骗子


资质文件,公对公打款,第三个骗子


相比于前两个,他的套路显得比较低级,但是他的推荐人比较厉害。


这是一个做企业的朋友推荐给我的,做企业的朋友很靠谱,他说这是他现实生活里的朋友,一起做过买卖,是厂长。


此刻的我,依旧没有买到额温枪。历了前面两个骗子,看了大量群内乱象,经过了七八个小时的拉扯后,对人的信任程度已经很低,身心俱疲。


我开始逐渐明白,为什么这个市场只认现金和现货了。这些人已经眼红了,他们心中只有钱,对金钱无限炙热的渴望使他们可以抛下一切良知诚信,没有什么道德规则可讲。


但是这个人据说是防护服工厂厂长,并且生活里确实和我做企业的朋友办过事。


某种程度上说,这是熟人,是可以追溯到源头,有自己营业牌照,有自己若干个厂子的人,再者说碍于实际朋友关系,可能会搭上声誉骗这钱吗?


事实证明,可能。


防护服薛厂长,头像还是他孩子看来很可靠的样子


毕竟是企业家,玩法比较高级,根本不追着我推销,相当高冷。


在我打完招呼后,上来和我说,他是做防护服服装厂的,但是身边有很多做医疗器械的,都是厂长。直接通过他们拿,不用经过那么多人,公对公打款,可以开发票。


他也明确说明自己要在里面赚10块钱的居间费,然后把资质丢了过来。


这看起来是不是正规多了?


社会关系,个人名望,手续资质,现货秒发,明确利润,一切看起来都有板有眼。


而且价格也比较合理,385一个,现货,就在手边,随便发,可以快递,可以自取。


我有点动心,我也真的不想再折腾了,那就他吧。


我说,来个暗语视频。

他说  啥?

我说不好意思,我被套路懵了。


这时的我还挺愧疚。


我说这样吧,看到视频我马上付定金,然后让深圳的朋友去取。

他说,货在西安。

然而他给我的资质明明显示厂子在深圳。

他说是从深圳发货到西安了。

我说哦,西安也有朋友,我让西安的朋友去取,没事,先拍给我吧。


这时候,他开始顾左右而言他,开始说帮我问一下。


不是信誓旦旦的说货就在你手边吗???

还要去问谁呢?你没在西安吗??

为啥不能直接拿起手机拍呢???


当然,以上是我的内心活动,碍于朋友情面,我没说出来。


面对急躁且拒绝主动提供任何的薛厂长,我想到了看的敌特剧里,面对小人得势的狗特务,大家气的不行但还得排着队巴结着讨好。我感觉我不是掏高价买货的,我是求人施舍的。


那时候我安慰自己,大企业家都是大买卖的,能搭理你都不错了,哄着点,忍耐,克制。


薛厂长耐心极差


在过了1个小时漫长等待后,我耗不住了,小心翼翼地询问“薛厂长,如何了?”


他继续不耐烦,他说“你直接自己过来看不行?”


真是有货就是爹啊,拍个视频都懒呗,我努力忍住气,好声好气地问他“那好,地址和对应联系电话是~”


(半响不说话,又过了半个小时)


他忽然毫无理由的怒了,“你先确定下要不要,不是说就你自己在等,一共7000台,谁定的早就给谁。”


????

你说在说啥???

请问我们都没看到东西,怎么要???

我们都不知道去哪里付款买货,怎么要???又来直接打定金那套??????


执意让去厂里,但是不告诉厂在哪儿


即使有一万个不乐意,出于他的价格比较便宜,我还是问了要捐赠的人朋友,毕竟他定的量大,得和他商量一下。


他提出说这个薛厂长应该就是没有货,他也是倒爷,他要从别人那里定,玩儿空手套,他整这出就是不愿意让我们直接对厂家,怕我们跳过他,不给他居间费。


坚持让我们对厂家,

这不是他自己提出来的吗????

怎么现在又不愿意了????


我一脑子问号。

但是我实在不愿意折腾了,加上价格确实还行,心思着赶紧弄完赶紧结束吧,这都是一群什么人啊!


我再次说“要不您拍个视频吧,等一会儿发给我们也可以。”


意思是即使你没现货,你让你上家拍,只要有货我们就给钱,这还不行吗。


结果,又过了半小时,他噼里啪啦发过来一大堆,说没货了,指责我办事差劲,效率太低,说大家排着队等着买,没人伺候我。


我??????

让我去现场,不给地址;让我付钱,不给看实物。

??????

上来直接二话不说转钱就对了?????

??????

你当我是我傻狗????

没有脑袋的那种????



这时候,等到他4小时回音,被他溜的像狗一样的我,已经气炸了。


我没想到一个有实际生活关系的企业家竟然能如此厚颜无耻,能不要脸到这个程度。

我彻底爆发,开始和他battle。


他理亏说不过我,结果把我删除了


薛厂长很硬气,老子不怕


我去拿着对话截图去问对接朋友,问这个薛厂长公司名叫啥,我要查查他,对接朋友知道经过后还是完全不信,说不能做出这种事,不至于吧。


我截图给他,薛厂长用各种难听的话反骂我的记录,他彻底崩溃了。


在钱面前,完全吃相不顾的薛厂长竟然还是个大企业家!!!!


这竟然也是人说的话!


我问他薛厂长的公司名称,要去查他的营业执照,去工商部门举报他,这不是诈骗未遂,恼羞成怒是什么!!


我企业家朋友吞吞吐吐,我知道他也很难做,毕竟他是好心帮忙,那边出了什么事,他很难面对他们的共同朋友,而且我并没有发生实际经济损失,我不忍心他夹在其中不好做人,故此通过微信投诉后不了了之。


此时,回看时间,距离我最开始准备额温枪采购,刚好过去了24小时。


风雨24小时


这24小时里面,我遇到了上门送货口号的女骗子,遇到了无间道画风的男倒爷,遇到了“正直善良”的薛厂长,了解了日活跃几亿资金的额温枪现金,接触了这么多拥有几万只,十几万只的卖家,我竟然还是没有买到额温枪。


我把狗血经历和准备大量采购捐赠的朋友说完后,他的反应竟然是超乎我想象的淡然。


他说“没事,不耽误事,捐赠就是一个幌子,我没好意思直接说我也是想倒卖的,没有就算了,你委屈辛苦了,我看看别的地方有没有货,我去研究下,我匀你点……


我的人生观彻底崩塌了,我甚至笑了起来。


这24小时像是一场惊心动魄的冒险,我看到了人性的各方各面。


这场疫情人们像是举着放大镜,发现善良的人是真善良,有本事的人是真有本事,坏的人是真坏,烂掉心的坏。


我开始明白马克思说的一句话:只要有10%的利润,它就会被人到处使用;只要有20%的利润,就会有人蠢蠢欲动;只要有50%的利润,就会引起积极的冒险;如果有100%的利润,就会使人不惜甘冒法律的风险;有了300%的利润时,就使人甘愿冒犯罪,甚至是绞首的风险!


如今的疫情物资市场,就有100%,甚至300%的利润,不少人可以抛下一切的去冒险,可以用尽各种方式去蒙上良心的欺诈朋友,消费社会关系,可以闭着眼睛的去猛发国难财。


这场疯狂的,关于庄家,倒爷,骗子,观望者的超级盛宴,在没有相关部门监管的情况下,想必会一直持续下去。


什么时候是尽头呢?直到疫情彻底结束,直到市场上完全不再需要额温枪,直到最后一茬韭菜出现。


回到最初的问题,为什么现在额温枪都是几千几万的卖?到底目标客户是一群什么人?


现在,我想我可以解答了。


这就是一场做空的资本盘,压根没有最终使用上额温枪,对着额头“哔~”一声就能显示温度的消费者!


这个局里的所有人都在倒卖,都在大量囤货后准备整体脱手卖给下一家。


等这场击鼓传花的鼓声停止,货砸在谁手里,谁就是最后一茬韭菜,赔的倾家荡产的韭菜。


大家都在赌,赌自己不是最后那个被收割的人,赌这场仗还能持续多久,甚至他们希望可以再持续的久一点,还能给他们留下时间去圈更多的人进来......


至于疫情结束后的额温枪市场究竟会是什么样,大家不去想也不敢想。


这是正在发生着的,并且还会持续发生下去的,惊心动魄的,24小时 

 


PS:

在发稿之前,还有人在问我

"要额温枪吗?现货,500一个,大量现货,明天发”

.......




相关阅读

阅读原文 阅读 800
投诉
广告

京ICP备12024388号-2 © 1997-2015 连接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