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战疫”下的房产销售:“被迫营业”的一天

2020-02-18 作者:浙江新闻 来源:连接网

分享:

[摘要]跟很多职场人一样,自从开启“在家办公”之后,小丽公司就基本上通过微信办公了,“早上9点群里报道,之后每隔时段都要在群里汇报一下工作进展,要是到点不出现,或是领导联系不上你,那就算旷工。”




全国抗疫,售楼部暂停营业,线下交易就此中断,行业进入冰封期。

像很多白领一样,曾经驻守在一线的房产销售人员,如今也只能开启“在家办公”模式。

因而,在朋友圈和各大线上直播平台,我们看到了新营销环境下的地产人。刷朋友圈、直播卖房……不断变换的营销动作中,我们感受到地产人逆势求生的努力。

今天的主角王小丽(化名),是城东某项目一名普通的置业顾问。从业7年的她,辗转过多个房产公司,在如今这个项目工作了大半年。原本计划年后开盘,没想到计划赶不上变化,项目节点被打乱。

和许多同行一样,小丽和同事们这段时间被迫 “线上营业”,特殊时期的迷茫和焦虑,时刻萦绕在心头。记者从早到晚,陪伴小丽超过12小时,记录下了她的一天。

8:55AM

手机闹钟响起,8点55分了,带着些睡眼朦胧,小丽迅速打开微信工作群。1分钟前,领导已经在群里例行布置了今天的工作任务了。小丽先赶紧回复:“XX项目王小丽已准备就绪。” 然后,开始浏览起工作内容。

跟很多职场人一样,自从开启“在家办公”之后,小丽公司就基本上通过微信办公了,“早上9点群里报道,之后每隔时段都要在群里汇报一下工作进展,要是到点不出现,或是领导联系不上你,那就算旷工。”

这种办公模式让小丽神经紧绷,压力倍增。“真是心累。每天要搞好多个闹钟,生怕自己错过汇报。”小丽说,“今年形势也不知道怎么样,可不能在这种时候丢了工作。”

简单洗漱过后,趁着吃早饭的时间,小丽又打开微信群细化了一下领导下达的任务,发三轮朋友圈,call客50个,梳理老客户情况,在第三方平台刷流量等,还是这几天的常规任务。

当然,今天下午小丽还有一项特别任务——线上直播。

一周前,项目注册了抖音账号,在这之前已经有2个同事做了直播,但正如小丽和同事们所预料,效果有点差强人意。“房子总价这么高,单凭线上下单太难了吧?别说房子了,就连车子也很少有在直播上卖的吧?”

小丽觉得,线上直播更像是一场行业的“自嗨”,不得不去做,但真正有多少效果大家心知肚明。 “我只想安安静静地卖房,哎,被迫营业的主播啊,太难了。”小丽边开玩笑,边说自己是赶鸭子上架。

10:00AM

“先生你好,最近房子考虑得怎么样了?”

“不看不看。”没等小丽接话,对方挂断了电话。

从吃完早饭到现在,小丽完成了差不多20组这样的call客任务,并将通话页面截屏保存,以便待会跟领导汇报。

“call客就是这样啊,大海里捞针,更何况现在什么时期啊。”小丽很坦然。

手机微信传来消息,群里领导正在提醒大家发朋友圈。小丽赶紧跟上大部队,发送了一张项目推广贴片,并附上了统一给到的文案。此时,同事们也都不约而同用这则内容霸屏了她的朋友圈。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吧,整齐划一地刷存在感。”小丽说,要是在平时,这种刷屏基本就是有节点有活动的时候才发,现在每天定点至少刷四波。

朋友圈发出去10分钟,收到了9个赞,7个是同事点的。趁着发朋友圈的时间,小丽也大致领略了朋友们在家的动态:做蛋糕、带娃、跟她一样刷广告、做直播……

感叹着人生百态,忽然一则前同事发的广告引起了她的注意:萧山某项目一场直播卖了6套房,围观人数居然有10几万。

“真的假的,太夸张,怎么可能啊。”小丽脱口而出的同时,立即把这则广告转发到了工作群里,没过多久,平时关系挺好的同事小王就打来了电话。

“诶,你也看到了啊,正想跟你说呢。我打听到的,应该是真的。”

“不会吧,我问过好多朋友,基本上都跟我们的情况差不多,没啥围观,尴尬得不行。”

“我们做直播,就是完成任务,自己直播自己操作。人家完全不是这样的,一场直播之前,整个项目的人都在做准备。”

“准备什么啊?”

“听说他们提前一个礼拜就邀约客户了,而且还写直播脚本的,根本不像我们这样把平时的案场说辞搬到镜头面前而已。而且最关键的是,人家有直播期间的特别优惠,还有公司层面的无理由退房。”

跟同事的聊天中,小丽打开了直播的另一种认知。对比之下的差距也让她意识到,这样出色的直播成绩,大概也只是几家行业的头部企业才能做到的。

12:00AM

餐桌上老妈已经将午饭摆放好了,一盘卖相不怎么好的小笼包特别扎眼。

“妈你都练了这么多天了,怎么都没进步啊,要不明天学做包子吧。”小丽一边笑,一边啃了起来。

“吃你的吧,现在还有的吃,再这么下去我看你连房贷都交不起了,还有心情嫌弃我做的?”老妈一出口就戳到了小丽的痛楚。

“在家办公”七天了,或许对很多人来说,“在家办公”只是换个地方做事,但对房产销售来说,真是“坐吃山空”。

“年前运气不错摇到了号,父母出首付买了套房子,房贷我自己还。哎,哪知道这几个月只能靠底薪生存,房贷只能吃老本。”想到这,小丽无助又无奈。

“对我们销售来说这段时间真不算忙,我那些策划的同事才忙,一天到晚跟各种乙方对接,还有营销总,光是申请售楼部营业,就够他忙好几天了。”摊在沙发上,小丽感慨道。

不过小丽并不喜欢这样的“清闲”,“太没有安全感了,没有业绩没有收入,万一形势不好公司再来个裁员什么的……”想到这些,小丽忽然开始怀念在售楼部忙到喝口水都没时间的日子了。

15:30PM

又是一轮工作汇报和朋友圈轰炸之后,小丽放下手机开始化妆,这是这么多天来第一次化妆打扮。

再过一会就要线上直播了,本来对这场直播并没有那么在意。但自从看了前同事的那则广告之后,就开始紧张有压力了。

直播间就在自己的卧室,化妆台上两个手机已经准备就绪,iPad上项目资料也下载好了。领导在群里喊话:“王小丽准备好了吗?大家手上工作都先放一下,都进直播间。”

回复了OK后,小丽打开了直播间,看着镜头里的自己,小丽有些不自在,不时拨弄头发,滑动iPad,避免尴尬感。

“好了,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我是XX项目的置业顾问王小丽,现在开始给大家直播。大家看,我们项目是在……”硬着头皮开始直播,跟同事一样,小丽自己都感觉尴尬无比。

直播间的围观人数显示只有五六十人,其中有10几个人还是同事。“哇,主播是美女啊。”

“你们项目位置不错啊,房子怎么样?”……刷屏的留言,一看就是同事们在“捧场”。

直播进行到一半,老妈忽然进房间给她递了一杯水,差点入镜的老妈,把小丽吓了一跳。被家人这样一干扰,小丽的思绪开始有些乱了起来,讲话略微有些疙瘩。还好她应变能力还算可以,说辞也熟记于心。

这时,小丽脑海中忽然闪过平时看淘宝直播的一些片段,她决定尝试一下”free style”,把镜头当做一个老朋友,随便聊聊天,不再一本正经地讲话。

弹幕上忽然有个陌生ID问了一句:这房子装修怎么样?小丽半开玩笑地说:“这位大哥,你看看我的卧室装修,还不错吧,我们项目3000的装标,比这强多了。”

渐渐放松以后,小丽直播的状态好了起来,至少没有一开始那种紧张感和尴尬感了。进入直播间的人也慢慢多了起来。

不过快到直播结束时,小丽出了个小状况。“朋友们,如果感兴趣的话,可以加一下我的微信,了解更多情况。”一不小心说了平台的“屏蔽词”,直播间被强制关闭,这场预计1小时的直播,在50分左右就戛然而止了。

“呼,结束了。”小丽拿起杯子一饮而尽。

打开手机,领导在群里鼓励大家:“有进步,最高的时候围观人数有300多,我们再接再厉,会越来越好的。”

小丽和同事们纷纷回复,加油!

19:00PM

匆匆吃完晚饭后,小丽翻出手机通讯录又开始拨打电话。

有个挺有意向的老客户,白天联系的时候说没有空接电话,让她晚上再联系。约定时间一到,她就主动拨通了电话。

“张姐你好啊,我是XX的小丽啊。对对,最近都在家吧?年前你不是来看过我们项目嘛,最近还考虑吗?”

“计划还是有的,但是现在这个形势,还是想再看看吧,你们开盘应该也没这么快吧?”

“嗯,这段时间没法营业,开盘会往后延一下,估计会在3月份吧。”

“那行,等可以出门了再去看看吧。”

“好好,有消息我再联系你啊。”

挂断电话,小丽有些失落。这位老客户年前已经跟进了几个月,凭她的判断意向是很大的。但今天一通电话下来,她有些摸不准了。

这几天的老客户摸排中,她已经遇到好几个这样的案例了,再不正常营业,再不开盘,手上的客户流失只会越来越多。

20:30PM

又到了一天工作的总结环节了。

微信群上领导已经在呼叫了:“都在了吗,准备一下,2分钟以后开视频会。”

坐在梳妆台前,小丽架好手机,打开了笔记本,上面记录着一天下来CALL客和老客户梳理的情况。

“开会吧,大家都上线。”领导再次下令。

视频里,好几个同事还穿着睡衣,还有几个同事机智地关掉了摄像头,耳麦里噪音不断。“XX,到了吗,怎么看不到你人?XX,你那边网络不行吧,杂音很重……”

线上调整了10来分钟后,视频会议终于正式开始了,同事们逐一开始汇报工作内容。

“说一下今天的直播吧,我觉得不能把案场那套介绍照模照样搬到直播上来,还是要调整一下,自己也要放开一点。另外,今天联系几个老客户,意向都不是特别明确。”轮到小丽,她简单的做了汇报。

会上,同事们也普遍在反映,项目开盘节点不确定,导致老客户梳理很有难度。“现在没啥房源,也没有节点,很难推进。”

“call客还是要继续深入,老客户的维系一定不能断,节点这边我会跟上面再商量,但大家也做好预期。线上直播这一块,我们还可以再多做做,找找经验。”领导总结陈词。

1个小时的视频会议结束,小丽又打开电脑上的EXCEL表格,整理相关客户数据。

“马上要以文字形式发送给领导汇总的。” 小丽感叹,领导也不容易,“我们汇报完,领导还要再汇总,报给上面,他们每天晚上10点也要开会,可能比在售楼部那时候还要忙。”

22:20PM

梳理完客户信息,又发送了最后一波朋友圈后,小丽一天的任务终于告一段落了。

“终于不用再盯着手机微信群了,可以好好地让我刷手机,追个剧了。”

小丽斜躺在床上,iPad上放着最近很火的电视剧,手机刷着微博热搜。

“虽然我们很惨,但医护人员更辛苦,还有那些物业……我们顶多没钱赚,他们可真的是生存挑战了。”看着网上的一些信息,小丽感慨着。

“其实我觉得也不用这么悲观,这一波杭州的反应很及时,很刷好感的,后续可能很多人会想来杭州发展的。”记者说。

“这倒是的,大家对杭州还是挺看好的,而且这段时间宅在家里,很多房子的问题暴露出来,比方说物业啊,空间啊,这些也可能成为后续的改善需求啊。”不知不觉中,小丽也有了一些信心。

“希望明天疫情能好转,及早开工大吉大利。”小丽和记者相互打气,毕竟,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了。(应受访者要求,王小丽为化名)



相关阅读

阅读原文 阅读 457
投诉
广告

京ICP备12024388号-2 © 1997-2015 连接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