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熊编程寒冬复盘:“坑”没少踩,趟出一条“血”路

2020-01-14 作者:猎云网 赵家云 来源:连接网

分享:

[摘要]38岁的金永灿卖掉了北京的房产,南下广州,与朋友凑了1000万,开启了曲折的编程教育创业。



文丨猎云网 ID:ilieyun

作者丨赵家云 编辑丨轻音

2017年,正是融资的高峰期,这年7月国务院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指出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紧跟着教育部2年5文件,少儿编程很快成了风口,资本关注度升温,仅2018年,少儿编程领域共发生融资近40起,不能不说是一个热门赛道。

同时兴奋的还有北京的金永灿,38岁的他卖掉了北京的房产,南下广州,与江飞、卢卧云、董小军汇合。四人凑了1000万,40大叔团队开始干他们心中的大事——小熊编程,然而这一路却屡经曲折。



艺术跨界闯进编程赛道

猎云网:听说您是中传毕业学艺术的?怎么想起做教育,不觉得跨界很大吗?

金永灿:是的,现在媒体和艺术圈有不少同学。还好,之前在出版零售业,很多出版产品跟教育有关。跨界有时候也有好处,尤其艺术家思维有助于创新,比如我的偶像乔布斯帮主。

猎云网:为什么选择编程赛道?是因为看到政策吗?

金永灿:母亲是电子研究所的高级工程师。自己也学过编程,算是有情怀吧。但政策发布,知道了政府对编程的重视还是挺兴奋的,中国的商业环境是很看政策的,这对我们肯定是利好。

猎云网:您如何看待少儿编程赛道?

金永灿:教育是个变化很慢的“传统”行业。零售、出行、点餐、社交、支付都变化很大。但是教育行业对人的依赖度高,要看政策风向,不是技术发展了,就能有落地变化的。最近几年迸发的主要是在线教育。技术这个东西,可能未来能解决的还是帮老师减负,轻松教学,有更多精力育人。

少儿编程现在占据了“天时”。第一、国家支持,第二、编程可能成为主课,中国课堂每新增一门课程,就会诞生一个几百亿的市场。第三,编程是特殊的课程,它天然就需要使用电脑。这会是信息技术和课程结合最紧密的一门课程,未来亮点会很多。

就赛道而言,现在竞争蛮激烈的,长跑到中段了吧。在线、校外培训竞争最激烈。有头部明星,但是大家都亏着钱,不过烧钱涨客户确实培育了市场。但是在线教编程,从现在来看,有点枯燥。可能还需要有更有粘性的内容才能真的冲出重围吧。

猎云网:从开始做项目到现在,项目、资金、市场情况如何?

金永灿:两年烧了七八百万了,小熊编程的产品其实都还没有能真正面市,需要等到2020年的四月份吧,到时可以给大家看看成绩单。

资本寒冬,九死一生

猎云网:为什么会面临这样一个情况?这两年小熊编程经历了什么?

金永灿:整体行业遇冷,坑没少踩,有的都羞于启齿。(尴尬的笑)

1、早期我曾经用投资人的思维来看公司的发展,追求数据。起初,小熊编程定位是完全to C,使用scrath。这算是一次市场测试。烧钱半年,“见效”很快,上万的用户,却留不住,也不愿续费。这也是为什么我对现有的市场同质化产品都不看好的缘故。说到底,这套玩法不行,没有创新,没有真正的站在未来的场景中思考提供什么,解决用户的粘性问题。如果还是依靠大的引流成本、客服人员,这样利润低、效率低,难以爆发做大。所以不要为了融资而融资。

2、有投资人主动找上门来,表示想投资,营收方面是主要的纠结点。当时急于证明产品价值,在产品未达到交付阶段的情况下,与学校签约过,结果BUG不断,大大的消耗了当时的人力物力。还有小地方教育局说产品好,要求留下演示设备,后来是单也不下,设备也不归还,真的是投资不过山海关啊(苦笑)。所以我明白了公司在什么阶段该做什么事情是一定的,心里要有数。另外真正看好你产品的投资人,在种子或者天使阶段,更多的是关注产品。

猎云网:这两次踩“坑”对小熊编程的影响有多大?

金永灿:当时我们资金链一度断裂了。为了能再撑一年,自那之后团队成员都只发了基本工资,不过,当时团队没有任何人离开,团队反而凝聚力更强了。

这两次也不完全是坏事。一来更坚定了我们做扎实产品的想法。二是我们成为了一个非常注重一线经验的团队。从2019年6月开始在学校的试点,我们感受到,我们的产品形态是对的,编程SaaS系统是学校真正需求的。

很多一线的老师提出了宝贵的建议,比如很多老师觉得我们的课程不应该限定为96节,应该包含更多,并且可以根据他们需求自行组课。第二很多老师希望自己编辑课程,希望我们开放这个功能给他。

从开发成本上来说固化的框架容易,灵活的框架难,成本高。当时为了早点面世选择了容易的。最后决定:改!这让我们交付的时间又推迟了半年,但是对以后是好的。

现在我们做一课要15天,我们研发上线课程编辑器后,只需要3天,并且老师也可以使用课程编辑器制作课程。那么课源就不用愁了,我们负责审核就可以。这样可以形成一个平台,未来的作用无可限量。



转向非对称定位,寻找风口中的“蓝海”

猎云网:小熊编程是如何做市场和产品定位的?

金永灿:最初考虑是TO C,现在看来算是做了大量的调查和试错,交了学费。发现市场上S+P的模式(scrath+python)大家都在用,不仅同质化严重,而且课程无论怎么做,都不够有粘性,简单的说就是一没创新,二不好玩。如果为了家长应试的需求,现在也还没到时间点。

因此在2018下半年,我们调整了方向,做了三个决策:

1、非对称定位:市场上有强者,有有资源的企业。他们应该成为小熊编程的合作伙伴,而不是竞争者。因此我们要做对行业有帮助的产品,成为一个内容提供商,而不是运营商。

2、TO B再TO C:虽然TO C才能获得最广泛的市场,但目前看来入校才是最佳切入点,因为学校是现阶段的标准化刚需。Scrath教学,在国外和校外都是1对8或者少于8,校内可能是1对60。学校有集中化管控需求,有教师培训标准化需求,这些都没有被得到满足。所以我认为从学校切入是蓝海。TO B了以后能快速积累流量,再TO C其实就看产品本身的粘性了。

3、用VR做产品。这个形态很类游戏。编程是唯一一个可以实现教育高度游戏化教学,高度自由,高粘性的学科。而且目前VR市场过了浮躁期,也已经重视好的内容了。当然,这个要求必须是原创开发,技术难度大,技术交叉点多。但是能建立技术壁垒,我们觉得值。

猎云网:校内市场周期长,门槛高,其实并不好做,小熊编程如何切入?

金永灿:确实存在这个问题。但是换个角度看,一旦成功切入,就成为了企业的一个壁垒。校内的生意都把握在教育集成商手中。他们需要符合学校需求的产品来跟学校签约。而我们的任务就是充分满足学校的需求,让学校好用、用好。这样一来核心就是分成的问题。如果从市场策略来说,免费换市场也是可能的,不过这是有特定的发展需求才会采用的。所以,与代理商合作双赢才能保证我们进入。



2020年:先谈好好生存再谈融资

猎云网:目前在进行融资吗,如今对融资的看法是?未来的融资计划是怎么样的?

金永灿:融资是个专业的事情,要重视,尤其要关注大势。其实到目前为止小熊编程还没有正式开启过融资,但有趣的是2017年刚开始做的时候,跟投资人聊过这个想法。当时什么都没有做,估值比2019年已近开发完成的阶段还高。这两年的资本市场有多冷,可见一斑。如果回过头来选择,肯定当时让资本进入更好。虽然会付出较多的股份,但是换来的是更多资源。另外由于没有做好融资规划,小熊编程被资金成本推着,不得不以资本的追求为追求,急着跑规模,急着做营收。

融资这件事没有好坏,创业者本身要有知识和经验会更好的帮助自己。未来是一定需要融资的,毕竟这是一个很大的市场,需要资本助力开垦。现在小熊编程算是找到了节奏,接下来的布局也水到渠成,2020年4月产品可以正式实现商用了。由于试点学校对我们系统比较满意,这两年我们也为自己积累了不少学校资源,第一年大概可以推广35所学校,校外培训机构也谈了200多家,给自己定个小目标,营收600万。

猎云网:那么您更偏向于选择哪一类投资人?

金永灿:信任、懂教育。教育内容打磨时间长,资本却要求快速产出。所以投资人懂教育,信任团队就显得尤为重要。这样的投资人可以在合作的过程中,充分沟通,最大程度的支持团队。

不过现在的资本市场非常冷,很多机构账上没钱,或者能不投的都不投了。所以打铁还需自身硬,小熊编程是现在市面上难得一见的原创、独创项目。我们的关键还是做好市场营收。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一个生存能力强、小而美状态,比追求声势更理智。我相信好的投资人会找到我们的。

2019年,所有的行业都说难,很多企业死去,更多企业在煎熬。希望拥有梦想的创业者们都能在寒风中砥砺前行,挺过寒冬。




相关阅读

阅读原文 阅读 695
投诉
广告

京ICP备12024388号-2 © 1997-2015 连接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