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新片《双子杀手》:口碑争议,是“类型片”的锅?

2019-10-24 作者:新京报官微 重木 来源:连接网

分享:

[摘要]近日,李安新片《双子杀手》登陆院线热映。有不少评论认为《双子杀手》拍得亮眼,在李安的作品序列中也并不逊色;与此同时也有些不同声音。自《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之后,《双子杀手》是李安时隔三年的新作,影迷自然满怀期待。任何一部影片,口碑产生争议都是正常不过的事情,但《双子杀手》的争议似乎又有些不同。



 


目前,《双子杀手》在豆瓣电影的评分为7.1分。影片讲述美国国防情报局特工亨利(威尔·史密斯饰),准备退休之际,意外遭到一名神秘杀手的追杀,在两人的激烈较量中,他发现这名杀手竟然是年轻了20多岁的自己,一场我与我的对决旋即展开,也牵扯出了更多背后的真相。

 

在某种程度上,李安并不是我们在传统中所看到的那种单纯的文艺片导演。他的电影——尤其是伴随着渐渐成功而使得其选择权越来越多时——总是会和某些类型片的模式进行结合,如武侠片的《卧虎藏龙》、奇幻片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甚至《断背山》和《色戒》亦都如此,所以当我们看到这部传统美式特工故事的《双子杀手》时,也并不会觉得奇怪或突兀。因为这就是李安作为一位导演最迷人的地方,他能够借助一些类型片的模式来讨论自己希望思考或展现的东西,并且这样的借鉴往往会如东风般托起整个思想表达,使其事半功倍。所以在李安的电影中,我们才会在那些类型叙事之中看到更多、更为深邃且拨动人心的东西。

 

那么为何到了《双子杀手》,口碑反倒出现了撕裂?一方面,《双子杀手》有着一个特工故事的商业片外壳与框架(frame),另一方面,如李安在诸多采访中提及的,他也试图通过这个故事表达自己在此阶段对生活与生命的一些思考。然而,这一次在类型片模式和导演自身所希望讨论和探索的思考之间,却存在着一股强烈的张力,从而导致电影出现了颇为复杂的评论。在本文作者看来,类型片框架内外的冲突,正是造成影片不那么尽如人意的原因,但影片本身的脆弱和不完美,也奇异地成为了美感的一部分。

 

撰稿 | 重木

 

李安想说什么?作为内核的表达,正视脆弱与失败

 

就像许多评论者所指出的,《双子杀手》的故事并不新鲜。除了双子这部分设定还有些新意(葡萄牙作家萨拉马戈曾有一部涉及双子的小说《双生》),故事的其他部分则都是我们在美国特工电影中频繁所见的情节和设计,所以情节似乎本身就先天不足。但故事本身或许并非李安拍摄这部电影的目的所在,更重要的显然还是落在双子这一特殊情境下所产生的冲突——无论是电影主角亨利还是更为普遍的个体而言,其中所蕴含的关于自我的思考和讨论。

 

这样的一种思考本身是需要过程的,即通过故事的发展对其进行展现和引导。但《双子杀手》的问题是,这个过程总被无奈地打断,而打断它的是故事本身的类型所致。作为一个特工故事,电影文本在其自身的发展中已经建构出一套完整的模式,故事的走向也大都有着可预见的方向,所以我们在《双子杀手》中常常产生这样一种感觉:即停下来的思考总是被情节催促着。于是,思考总是浅尝辄止而无法如李安之前电影中那样,细细密密地一步步深入,最终达到表达的内核。

 

当剥掉类型片语言的层层覆盖,试图讨论李安到底想在这部电影中思考什么问题时,我们会发现有一个问题占据核心,即原本处在不同时间点的的碰面引起的关于自我、存在甚至是时间的讨论;进而又引申出和导演本身存在紧密联系的问题——存在于我们身上的脆弱和混乱,以及在追求完美这个井中月时必然会产生的失败与无奈。

 

当李安在宣传《双子杀手》时,曾反复提及由威尔·史密斯扮演的主角亨利面对二十多岁的自己这一情节,并且也坦承这其实也是他自己会面临的状况。在电影中,当51岁的亨利面对年轻的自己时,他所说的并非什么宏大的主题,而是一系列对于自我的怀疑、对深藏在内心深处不安和恐惧的慌张,以及在强硬外表下的脆弱……就像电影中亨利说自己已经不愿意再照镜子,但是面对小亨利却就是照镜子。而这一行为本身就存在着强烈的心理学意义上的象征,即拉康所谓的自我诞生的时刻。

 

但有趣的是,对于一个颇为成功的职业特工亨利而言,为什么会在退休后却开始迷失了自我?

 

在电影中,这是一个不断被追问的问题,我们甚至能觉察这是导演对于自己的紧追不放,所以那个作为镜子的小亨利才会步步紧逼,让亨利不得不开始面对已经覆满尘埃的自我。也正是在这里,我们似乎能够再次发现李安本身具有的文化传统,就像在《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中,菩提树下的对话具有强烈的东方文化气质,并且也反映出导演本身对它的思考。在《双子杀手》的这一部分,禅宗神秀的时时轻拂拭,勿使惹尘埃的观念在其中反复出现,即拉康曾经指出的儿童经历镜像阶段之后形成的自我意识,它并非就此固定或本质化,而会随着时间变化,并且在这一过程中进行反复磨合、碰撞和发展,以成为一种历史性的存在。与此同时,迷失自我也就意味着自我与外界环境或是个体人生处境之间发生了错位,从而导致危机的产生。曾经以特工为全部人生的亨利在退休后遭遇的便是对于自我重新定位的困境。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中,菩提树下的对话具有强烈的东方文化气质。

 

这在某种程度上似乎也同样折射着导演本身的处境。

 

在外人看来,李安这些年颇为成功与风光,但几乎是一如既往地,我们在他的作品中看到的依旧是某种颇为阴性的东西,或说是他所展现和讨论的依旧还是那些脆弱和失败的个体处境,以及在面对生活和世界时的节节败退。就如李安自己所坦承的,失败是我的本质”——亨利作为一个成功的特工在生活和人生的其他方面却是失败的——但这一失败本身却并不引向虚无,而是另一种几乎十分中国式的自我纠缠和天人交战。所以在《双子杀手》中,我们才会看到亨利和年轻时自己的碰撞,虽然此处的表现在电影中浅尝辄止,却也从另一个角度展现出李安在面对自我——尤其是来自过去的鬼影。在电影中,折磨亨利夜晚睡眠的便是他曾经所杀的人,他们变成旧日鬼影开始成为他人生和自我意识中的一部分——诘问中的苦苦思索以及最终的释然。

 

这种释然来源于电影中小亨利对其制造者和养父克雷·魏瑞斯的最终叛逆。在某种程度上,魏瑞斯就是亨利——以及李安——内心中的另一个自我之声。他强调完美、强调纯洁、强调Man Up(爷们点),而对脆弱、情感和混乱几乎抱着一股天然的反对。这一旧影在李安的电影中反复出现,即故事里的主人公最终总是无法达到来自他人——父亲、社会或世界——对其期待和要求,而那些遭到贬斥的性格和气质也都无法彻底清除,最终就留在身上成为自我的重要组成部分,而我们最后才会意识到,正是这些脆弱才造就了主人公的强大。

 

在复旦大学的活动上,李安在回答自己作为一个直男怎么会拍出《断背山》这样的电影时,他的回答中透露了许多其作品的最大特质,即对于那些在传统文化或意识形态序列中处于下层或是遭到贬斥的东西的关注。所以,他才说自己早期电影的女性观众非常多。女性主义哲学家露西·伊利格瑞在其《他者女人的窥镜》中指出,传统中遭到贬斥的东西往往会被性别化为女性的,所以我们在李安的电影中才会发现十分强烈的女性气质,或许这也就是李安所谓的中国传统道家所指的。他紧接着说,阴阳是彼此互补和融合的,只有这样才会出现创造。

 

《他者女人的窥镜》,() 露西·伊利格瑞 著,屈雅君 / 赵文 / 李欣 / 霍炬 著,河南大学出版社20173月版。

 

《双子杀手》其实和李安之前的许多电影一样,都是他自我思考和诘问的产物。在这些电影中,最后的解决方式也往往都并非美国式的个人英雄主义,反而是一种东方式的静水长流。亨利对小亨利的那一席说给自己听的话其实就是对来源于他者约束和框架的质疑与破坏,小亨利从小在魏瑞斯的教育下长成了一个过分刚硬之人,而过刚易折,这是亨利在自己过去的人生中所发现的,因此他才会希望小亨利能正视内心的脆弱和不安,从而长成一个具有脆弱的情感和共情能力之人。这些品质在李安的诸多电影中都反复出现,或许我们也可以把它看作是导演自己所信赖的品质。在满是限定和框架的社会和世界中,在自我怀疑中,脆弱地前进着。

 

类型片的框架之力,模式化表达与个人创作的冲突

 

这些或许都是《双子杀手》希望讨论的冲突,但就如我们一开始就指出的,这个内核外面还包裹着一个商业类型片的壳——这在一定程度上直接影响了对其内核的展现。在德里达讨论西方传统的油画作品的画框时,他发现画框parergon)本身就是一系列社会、历史文化以及权力叙述等诸多因素所共同建构的产物。因此,它也就预先设定了哪些内容可以被展现,哪些则会遭到驱逐,无法在幕布中出现。当我们把类型片看作这样的一个框架时,我们也就会发现当它开始按照自己的模式进行运作和讲故事时,就必然会排除许多不必要的内容。类型片是浮于表层的,所以李安希望讨论的东西也就必然面临被驱逐或阉割的可能。

 

《双子杀手》最后所呈现的效果中,我们一方面看到了类型片,另一方面,由于它本身的目的不在于类型片自身,它又必须接受导演希望借助它讨论的内容,这使得一些原本应该被排斥的幽灵——导演想讨论的主题——在故事中影影憧憧,进而导致了一个颇为撕裂的状态。原本的特工故事变得过分简单,且中间被那些不属于它的幽灵反复地打断;同时,这些幽灵也对抗着这个特工故事的平顺叙事,导致它反而成了某种对此的补充,却依旧未能真正地变为己所用。

 

这里我们可以比较下诺兰的《黑暗骑士》,诺兰便完美地利用了这个超级英雄故事模式,让它一方面接受那些不属于此类电影框架中的幽灵,另一方面幽灵也完美地改变了这个故事模型结构,从而创造出一个新的故事。但在《双子杀手》中,李安想要讨论的主题似乎成了每一段动作戏中间一种十分不协调的补充,零星出现,需要我们自己动手去缝补,并且在这一过程中发现它受到了损坏与浅尝辄止。

 

这或许就是《双子杀手》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它最终因为无法解决两种类型内部——甚至是结构——上的张力,而导致两方面都失算。当电影结束,我们甚至会产生一种突兀地被中途截断之感,发现那些原本处于酝酿中的情感最终都在催促下被展现,而失去了李安电影中一贯具有的复杂层次和深邃感。在《双子杀手》中,亨利这一角色太过扁平,对其复杂化的塑造和其内部情感的展现遭到破坏导致他甚至还比不上《谍影重重》中的主角杰森·伯恩出彩。对此,除了剧本本身问题之外,还有一个值得思考的原因或许是因为李安选择了特工片这样一种故事模式,它本身的快节奏以及强势的故事推进其实与李安之前电影中的节奏颇为不合。

 

在西方经典的特工电影007系列和《谍影重重》系列中,一个西方古典式的三段结构故事几乎贯穿始终。它所追求的与其说是故事希望表达的东西,还不如说是借助故事这一主干来进行其他诸如动作、枪战或其他激烈场面的展现,以此达到感染和撞击观众的目的,使肾上腺素飙升。在这一模式中,故事本身由于其表面性而往往无法或是不会承担更为深刻的思想讨论,所以很多时候甚至并不很重要。这是特工片受欢迎的原因,也正是它的局限所在。

 

但李安的电影却大都并非如此。无论是他早期的父亲三部曲,还是后来拍摄的《断背山》和《少年Pi的奇幻漂流》,缓慢的节奏都是其重要特征,从而也为故事的发展和情绪的完全成熟奠定基础。即使在《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中,在看似快节奏的故事发展之下,是放缓的比利·林恩的回忆和内心的变化……因此在《双子杀手》中,这种节奏不同造成的错位使得整个故事处于一种不稳定和不完整的状态,某种程度上,这也是李安在2003年拍摄《绿巨人浩克》失败的重要原因。

 

当马丁·斯科塞斯批评漫威电影不是电影,而是主题乐园电影时,他所担心的或许便是这些类型片所产生的巨大影响力不仅仅只作用于观众,也同样会影响电影本身。类型片由于具有强烈且鲜明的模式而导致它一方面清晰明了,另一方面也制约了电影自身的表达。就如朱迪斯·巴特勒在其《战争的框架》中所指出的,框架本身所具有的权力属性导致它很难被动摇,并且许多企图对其的反抗也往往会为其收编而失去力量。

 

近日,重量级电影人马丁·斯科塞斯批评漫威电影不是电影,而是主题乐园电影,引起广泛讨论。

 

《双子杀手》似乎也并未能摆脱这一困境,并且还由于它的不纯”——即充满了原本应该被排斥的幽灵”——又导致它也无法成为一部爆米花特工电影。结果最终就只能夹在中间,成为两边的幽灵。

 

正是冲突中的不足,让创作向前

 

李安曾说希望借助电影,来检讨自己的人生如果说《卧虎藏龙》的李慕白,是我步入中年的一个检讨,那这次就是我步入老年,对人生的新检讨。这也便是李安在《双子杀手》中所思考和面对的问题:关于与自我的对话——这个过程本身是永无止境的,并且随着对话的进行也在重新回顾自己的过去以及审视当下和未来,这是李安电影中最迷人的部分。

 

看似公共的电影本身却展现着导演自身私密的情感和内心状态,从而使它能够带来普遍的共鸣。而其中对于完美纯洁的反思、关于人性和情感中的脆弱与不安,也同样来自面对中年之后的人生和世界的体悟。这一看似和当下无关的个人思考,其实与我们如今所处的整个环境相关和相呼应。

 

《卧虎藏龙》电影剧照。

 

就如李安反复指出且在其电影中所展现的,复杂和失败或许才是社会和人生的本质。而对于混乱和不完美的恐慌,让我们建构出纯洁完美的原初状态,遮蔽了真实的生活和存在的状态。就如在《双子杀手》中当中年的亨利面对年轻时的自己时所说的,不必害怕那些脆弱的感觉和情绪,也不要对它们避而不谈,更不必撑着一张刚强的面孔活着。

 

脆弱本身就是力量,是不完美的人的存在的重要本质。

 

电影被称作造梦的艺术,但就如齐泽克所指出的,电影其实展现着我们最深层的真实欲望,并与此同时也在建构和塑造着我们对于世界和人生的理解与认识。

 

在李安的电影里,这些似乎都没有成真的可能,而是充满了失败和不得,但却依旧坚韧地活着。叶嘉莹先生曾提出一个叫弱德passive virtue)的概念,她指出:弱德不是弱者,弱者只趴在那里挨打。弱德就是你承受,你坚持,你还要有你自己的一种操守,你要完成你自己,这种品格才是弱德。而这不就是李安导演的那些作品中最典型的气质吗?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双子杀手》内部便存在着这样的裂痕,无论是电影中克隆造成的自我分裂与对峙,还是类型片框架和个人创作之间的冲突。反过来看,或许也正是这道裂痕,才催促着李安不断地前进和自我诘问,在那些被贬斥和脆弱的品质中发现光。

 

作者丨重木

 


相关阅读

阅读原文 阅读 608
投诉
广告

京ICP备12024388号-2 © 1997-2015 连接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