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物种接连关闭北京上海门店:新零售噱头过后 难解盈利困局

2019-09-26 作者:北京时间财经 乔治 来源:连接网

分享:

[摘要]公开资料显示,永辉云创曾是永辉超市四大业务板块(“云超”“云创”“云商”“云金”)之一,主要负责新零售业态的孵化,目前已经推出了永辉生活、超级物种、app永辉到家等业务。永辉云创曾先后获得今日资本、腾讯、创新工场等多方投资。



最高峰有80余家店。

 

 

923日,北京商报报道称,“超级物种”北京中骏·世界城店已经停止营业。该门店于去年底开业,至今不到一年。

 

这已经是超级物种近月来第二次关店。7月,超级物种关闭了其上海五角场万达店。而在6月,界面新闻报道称,超级物种北京的几家门店面积缩减,原有的花坊、果坊等工坊也部分撤离。

 

公开资料显示,超级物种是由永辉超市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辉超市”)子公司永辉云创科技有限工商(下称“永辉云创”)推出的“高端超市+生鲜餐饮+O2O”的新零售业态之一,对标阿里巴巴的“盒马鲜生”。

 

盒马鲜生和超级物种曾是阿里系、腾讯系当仁不让的新零售主角。成立3年来,超级物种一路高歌猛进,一连在福州、厦门、上海、重庆、北京、深圳等地共计开店80余家。

 

对北京中骏·世界城店关店一事,超级物种回复称关店为“主动调整”。7月,上海店被曝关店时,永辉云创相关负责人也曾表示,是“属于基于业务和物业条件考虑的正常营运调整。”

时间财经多次致电永辉云创,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公司剥离加大盈利压力?

 

部分业内人士认为,超级物种接连关店,可能与永辉云创从永辉超市剥离等有关。

 

公开资料显示,永辉云创曾是永辉超市四大业务板块(“云超”“云创”“云商”“云金”)之一,主要负责新零售业态的孵化,目前已经推出了永辉生活、超级物种、app永辉到家等业务。永辉云创曾先后获得今日资本、腾讯、创新工场等多方投资。

 

但永辉云创自创立以来,持续亏损且亏损逐年扩大。永辉超市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上半年,三年半累计亏损达到约19.48亿元。2016年、2017年,永辉云创分别亏损1.16亿元、2.67亿元,2018年亏损达9.45亿元。根据永辉超市披露的重要联营企业财务信息,永辉云创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亏损6.2亿元。

 

关于云创业务的亏损,永辉超市曾在2018半年报中解释为“新业务需要培育”。但永辉超市似乎并没有太多的耐心等待永辉云创实现盈利。20186月,永辉超市董事长张轩松曾在股东交流大会上说:“对于超级物种,我和CEO张轩宁有分歧。他看好偏重餐饮,我认为重心应该做到家。”

 

201812月,永辉云创板块被从永辉超市中剥离。当月,永辉超市发布公告称,公司与张轩宁(永辉超市法人张轩松的哥哥)签订《永辉云创科技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约定以3.94亿元的价格向后者转让永辉云创20%股权。交易完成后,张轩宁将成为永辉云创第一大股东,同时,永辉云创及其控股子公司将不再纳入永辉超市并表范围。

 

 

剥离永辉云创之后,永辉超市财报数字明显提振。永辉超市2019年上半年财报显示,永辉超市上半年实现营收411.76亿元,同比增长19.7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3.69亿元,同比增长46.69%

 

剥离之后,永辉云创则更急于实现盈利。澎湃新闻7月曾报道称,今年5月,网传在超级物种内部,包括区总、店长以及各大工坊合伙人在内的一些重要岗位收到了类似的“最后通牒”:再不盈利,就要下课。

 

永辉云创否认了“不盈利就关店”的说法,但表示今年超级物种的目标是以精细化运营,跑通盈利模式为主,强调今年要“跑出盈利模型”。

 

靠什么盈利?

 

烦恼于如何跑通盈利模式的不只是超级物种。经过近两年热闹的跑马圈地之后,2019年,曾经红极一时的新零售网红项目纷纷进入收缩状态。

 

公开报道显示,4月,美团小象生鲜突然宣布关闭常州、无锡的全部店面,仅剩北京2家店。49日,京东集团高级副总裁、京东7Fresh总裁王笑松被调离7Fresh,由新人王敬接手。京东集团战略部负责人在接受某证券研究机构两名分析师访谈时透露,7FRESH单店开店成本高达3000-4000万元,资金需求巨大,且单店模型并不理想。据他透露,实际上7FRESH的开店计划已经暂停,京东未来将以小型店的形式向三四线城市渗透。531日,盒马鲜生位于昆山市的吾悦广场店关闭,成为首家盒马首家停业的门店。

 

事实上,在资本市场,新零售的退热其实早有信号。2019年初,新零售的主要资本玩家阿里巴巴、腾讯发布的新战略中,已经不再单独把新零售拧出来,而是转向“数字赋能”“智慧零售”等更容易落地的概念。111日,阿里巴巴CEO张勇在“ONE商业大会”上表示,新零售不能只停留在零售层面看问题,而是要建立全方位的数字化商业能力,阿里将成为一个全新的、渗透到企业各个经营环节的商业操作系统。19日,微信公开课在广州举办,释放出的信号是,腾讯将此前力推的智慧零售归纳到了更大的产业互联网架构之下。

 

7月中,中国经营报报道称,新华都(002264.SZ)将持有福建新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8100万元注册资本(即新盒科技的40.50%股权)转让给关联方杭州阿里巴巴泽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三江购物(601116.SH)将旗下负责新业态尝试的浙江浙海股份全部出售给杭州盒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关于新零售项目的盈利困局,或可从超级物种位于北京市龙湖长楹天街的门店的情况窥出一二。

 

界面报道称,超级物种线上交易额占比为27.4%。也就是说,超级物种大部分的消费还是发生在线下。而时间财经在超级物种龙湖长楹天街门店注意到,近期在该店就坐用餐及到店消费的人流量,已经远远赶不上该店201712月刚开业的时候;过去一年多,该店改变了零售货架和就餐区域的布局;从直观来看,零售货架的占地面积有所缩小,腾出来的地方改成了就餐区域;在零售区域逗留的顾客并不算多。整体来看,目前这家门店更像是一个现场制作美食的餐厅。

 

 

新零售行业分析师王利阳向时间财经表示,超级物种、盒马鲜生等新零售项目,当初都是相关方们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捧”出来的明星项目,多少都有点网红的体质。

 

这些网红门店刚被推出的时候,很多消费者都是慕名而去,去看个新鲜。但等新鲜劲儿过了,还有多少人愿意经常去,那得看它们是不是真的能给消费者提供独特的价值。

 

王利阳表示,就以上门店的情况,可以看出超级物种目前在消费者心中的定位可能更接近于一家网红餐厅。餐饮行业一向竞争激烈,网红餐厅层出不穷,替代性很强。在网红噱头过后,超级物种是否能给消费者提供独特的价值,才是实现盈利的关键,同时也是一件较具挑战性的事情。(北京时间财经 乔治)

 


阅读原文 阅读 401
投诉
广告

京ICP备12024388号-2 © 1997-2015 连接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