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商报总编辑丁时照:我们都是屏民,我们都是信奴

2019-06-21 作者:连接网 来源:连接网

分享:

[摘要]世界也是“屏”的,我们户外的大屏、客厅的中屏、掌中的小屏,现在进入到世界是“屏”的时代。我们看大屏、看电视、看手机,所以我们有一个新的身份,我们都是“屏民”



2019年6月21日上午,第17届中国钟表高峰论坛在深圳会展中心9号馆时光剧场举行,深圳商报总编辑丁时照先生就新媒体时代媒介素养进行了演讲。


丁时照表示,媒体有三个特征,中国新闻界的标配就是报网端、微微抖,如果大家了解这六个字,你就有媒介素养。报网端就是报纸、网络和新闻客户端;两微是微博、微信,抖就是抖音。

丁时照觉得,世界也是“屏”的,我们户外的大屏、客厅的中屏、掌中的小屏,现在进入到世界是“屏”的时代。我们看大屏、看电视、看手机,所以我们有一个新的身份,我们都是“屏民”



以下是连接网整理的丁时照的演讲内容:


丁时照:媒介素养就是人们对媒介的理解、掌控和应用能力。我来之前做了一个功课,我了解到这一届钟表展的主题都非常好,各个分论坛的主题都很有意思,都和“新”相关。这些新昭示着我们怎样看待媒介的新时代。


时间每天都是新的,我们所处的时代,我们的媒介有什么特点?看看大家有没有同感。第一是“群众”有了新含义。“群众”在中国用得非常广,比如说“人民群众”,这是传统意义上的群众的概念,还有干部与群众、党员与群众、个人与群众。新媒体发达了之后,我们有各种各样的群,有工作群、家族群、同学群等等,所以媒介上的群众,我们既是政治意义上的群众,也是新世界、新时代微信里面各种各样的群,这是群众的新含义。现在我们正在进行“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活动,一个群最少500人,有的领导说,我们应该把支部建在群上,一个群500人最少有3个党员,三个党员就可以成立一个党支部。


我们都是屏民,我们都是信奴


有一本书叫《世界是平的》,我觉得世界也是“屏”的,我们户外的大屏、客厅的中屏、掌中的小屏,现在进入到世界是“屏”的时代。我们看大屏、看电视、看手机,所以我们有一个新的身份,我们都是“屏民”。


现在也是“新奴隶时代”,房奴、车奴、婚奴、孩奴。现在有一种状态,我们现在信息浩如烟海,给大家的压力非常大,现在的信息非常多,如果说现在是11点,有一个人戴一个表进来,他说是11点,我们就说现在是11点,另外又有一个人戴一个表进来说11点10分,这样你就不知道哪一个是真的,信息时代的状况就是这样的,信息时代信息浩如烟海、泥沙俱下,不知道哪一条信息是真的。这就是我们现在的所处的信息的时代,跟钟表相关。新奴隶时代,究竟我们是什么样的奴隶?我觉得我们现在每个人都是“信奴”。这是我们的三种变化,我们都是群众,我们都是屏民,我们都是信奴。


深圳应该是“鸟都”


怎么样看待我们这个城市?这个城市变与不变,我们这座城市的钟表如此发达,我觉得和这座城市的领导是相关的,这座城市有很多的变与不变,产业、国际化、企业和企业家,这是从来都没有变化的,深圳是中国最年轻的城市,不变的是国际化和创新,去年的山竹台风,小梅沙“天长地久”的那块石头被冲掉了,大家都在调侃。


我是26年前在我26岁的时候来到深圳,那时候感觉到满街都是俊男靓女,所有人都行色匆匆,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方向。26年之后的今天,深圳依旧是满街的俊男靓女,所有人行色匆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向。这中间有变也有不变,我觉得对于我们在深圳的人来说,最大的幸运就是,我们30年前见证了很多微小的企业,在今天成为世界500强,成为中国经济的脊梁,比如华为、中兴等等。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幸运,这也是时间的维度。我们来看一些90年代的照片,这是当年的年轻人,都是很时尚的,还有当时在这个牌子下行走的人,现在都已经是年过半百的人了。再看现在的深圳,现在的深圳非常年轻,非常时尚。


这就是我们刚刚的一个感受,大家一直在说一个概念叫BAT。商报关注经济方面的信息比较多,腾讯刚刚发布了第一季度的业绩报告,2019年第一季度,腾讯的营收是854亿,同比增长了16%,对腾讯来说还不是特别好,也不是特别理想的。所有的数字如果没有比较是没有意义的,我有一个比较。腾讯这样的营收,意味着腾讯一季度每天的收入是9.5亿,每天的利润3.02亿。钟表行业和传统媒体一样,随着现代社会物联网时代的到来,我们的压力非常大,看看腾讯,看看别人家的孩子,如果你跟马化腾聊聊天的时间,他就有几百万的收入,马化腾睡一觉就就几个亿的收入,这就是人和人的不同。腾讯去年的全年总收入是3127亿,数字非常巨大,虽然他们的营收非常高,但是腾讯还佩服另外一个企业,就是华为,华为去年的销售收入是7212亿,什么概念?一个华为抵两个腾讯。华为非常巨大,但是任正非佩服另外一家企业,叫做中国平安。昨天平安的股价达到历史最高,平安2018年的营收接近1万亿,这就是深圳的底气。


互联网界BAT是天皇巨星,我觉得中国企业界的天皇巨星应该是HAT(华为、阿里巴巴、腾讯),为什么把百度弄下去了?因为百度最近的表现是不太好的。我觉得深圳企业的新组合应该也是HAT(华为、中国平安、腾讯)。


中国有四个一线城市,每个城市都有一个别称,北京叫“帝都”,上海叫“魔都”,广州叫“花都”,花都是广州的一个区,把广州的别称叫花都只有广州花都区的人高兴,其他的人都不高兴,就像深圳一样,你把深圳的别称说坪山,除了坪山高兴之外,福田、罗湖等等所有的区都不高兴,深圳究竟应该叫什么都?创意之都、钢琴之都,还有什么都?金钱之都、钟表之都?我个人觉得,深圳最贴切的名字应该叫“鸟都”。为什么叫鸟都?我有几个理论,第一,深圳的别称是“鹏城”,鹏者,鸟也。第二,深圳是全球八大好鸟前夕地,黑脸琵鹭秋冬之交如约而至。第三,这里的鸟和人的数量差不多,我有一次跟一个领导交流,他说我觉得没有那么多,深圳2000多万人,哪有2000多万只鸟,我说如果把麻雀算在一块,一人都有一只鸟。第四,深圳是移民城市,如候鸟般翔集于此。第五,这里的人讲的都是“鸟语”,所以我说深圳应该是“鸟都”。但是这也只是我们民间交流,有人肯定不同意,局长不会同意,局长如果同意,拿不就变成鸟局长了吗?这是我们民间的说法,对城市的定位,昭示了这座城市的气质和特色。


怎么样看待我们的媒体?我们的媒体有三个特征,中国新闻界的标配就是报网端、微微抖”,如果大家了解这六个字,你就有媒介素养。报网端就是报纸、网络和新闻客户端,两微是微博、微信,抖就是抖音。深圳媒体有什么特征?前报业集团社长黄扬略对深圳的四报有一个服装论,我觉得非常好,跟大家分享一下。特区报是机关报,他是穿中山装的党报,商报面向经济,是穿西装的党报。晚报是面向家庭的,是穿休闲装的党报。晶报是面向青年人的,所以是穿牛仔装的党报。这是深圳的传统媒体。


新媒体报道要各具特色


我们的新媒体有哪些?大家都说深圳的新媒体建设有一定的问题,我个人认为也不全那么糟糕,我们有很多的隐形冠军,特区报有“读特”,面向党政。商报的“读创”是面向300万商事主体的社交平台,深圳这么大一座城市,高楼林立,所有的建设者就是300万商事主体,通俗地说,深圳有300万家企业,深圳是中国商事注册的第一城,报业集团都以“读”作为我们的特色,报纸是“读者”,新媒体也是“读者”,我们有“读特”、“读创”。我们的晚报和Zarker合作,和网易合作,也和喜马拉雅合作。晶报有最多的公号代运营,是全国第一的。新闻网在城市网站排名第一。


新媒体的特征,深圳特区报对标人民日报,看看我们选择的几个版面,基本上都有神似的地方,大报有大报的样子。晚报、晶报各有特色,我们的版面到现在为止,传统媒体一直在不停地奋斗,在设计、在创意。上报突出科技经济特色,这是商报关于华为的报道。“日诞企业千余家,不辞长作深圳人”,深圳企业家的新生代已经出现了。刘慈欣是商报的代言人。马蔚华、钟南山都是深圳商报代言人。在今天这个会议之前,我们开了一个科学家精神大会,请了一批院士,我在来到这里之前,在那个活动上,深圳的9个院士为商报一起打Call。我们有“读创号”帆船,我们还和南航组建了一条深圳商报“读创”的航线,就是深圳到林芝的航线,是深圳商报读创冠名的。


深圳无人机之都、深圳舰回娘家,这些报道特色非常鲜明,和一座城市的特色相匹配。


深圳未来的最高楼,将建在京基100的旁边。深圳用的都是国外的气,所以我们叫“深圳洋气”。

 

媒介素养,第一是怎么看待新时代,第二是怎么看待我们的城市,第三是怎么看待我们的媒体。一共有9个观点,大家粗略了解了之后,你就具备了现代媒体的素养。


媒介素养就是人们对媒介的理解、掌控和应用的能力,如果要讲掌控能力,需要用两个小时,如果要讲应用能力,两天都讲不完,因为它不仅是理论问题,更主要的是时间问题。




相关阅读

阅读原文 阅读 543
投诉
广告

京ICP备12024388号-2 © 1997-2015 连接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