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出台三个星期后,学习类App过的还好吗?

2019-01-23 作者:蓝鲸教育 周继凤 来源:连接网

分享:

[摘要]单纯的工具获客成本高昂,变现困难。因而,当下的学习类App更多地是依靠工具产品形成用户池,进行数据积累、流量积累,之后提供增值服务。如今,一纸令下,B2G2C遇阻,学习类app企业开始面临生死抉择。



新年伊始,教育部再次发力,印发了《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并且要求各地采取有效措施,坚决防止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一时间,“作业类app变现难,B2G2C模式受阻”等话题成为教育人朋友圈热门话题。


企业方面行动迅速,一起教育科技赶紧携科大迅飞等企业签署了学习类APP行业自律倡议,坚决支持和拥护《教育部办公厅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等要求。


核查整改工作则已经有条不紊的开展,1月31日前所有企业需完成整改。一场有关入校学习类app的行业洗牌即将拉开帷幕。


APP入校,存在哪几大禁区


此前,在线app被多家媒体爆料存在乱象。蓝鲸教育梳理发现,这些学习类app多存在这几大乱象:


1、内含大量低俗广告、泛娱乐信息。比如,“作业帮”此前被爆出首页广告娱乐内容泛滥。


2、含色情暴力等不良信息。学习宝、天天练乐乐课堂等2家APP被爆社区内含不良内容,其中学习宝含大量软色情内容。作业精灵APP页面存在着相亲借贷等不良广告,以及软色情等用户信息贴。“互动作业”的App则存在涉黄信息。


3、查分付费。“好分数”、“7天网络”、“智学网“等被媒体爆出,存在查分付费的问题。即这些app与学校合作,家长需花钱才能获得孩子的成绩和排名。


4、不合理收费。比如人民网曾报道,作业APP内购太多;买了180天英语课,没用到一个星期课程入口不见了;改错题要用体力值,体力用完得充会员或买体力卡才能继续改错……


5、含诱导性收费答题游戏。南方都市此前测评发现,阿凡题搜题、天天练乐乐课堂、纳米盒等学习类app含游戏或诱导收费的答题游戏。


6、存在超纲内容,比如小猿搜题、100教育等出现明令禁止的奥数等超纲内容,以及开辟奥数习题专栏等吸引学生、家长。


而《通知》中明确:凡发现包含色情暴力、网络游戏、商业广告及违背教育教学规律等内容的APP要立即停止使用。并明确,学校和教师不得利用APP发布学生成绩、排名等信息。也就是说,教育部发文明确的几大整改要点,基本与媒体曝光的几大乱象相重合。


事实上,上海电教馆工作人员刘小龙在此前光明网举办的“学习类APP发展与规范”座谈会上表示,上海市校委已经接到教育部文件,全市组织对APP进行了座谈和摸底。他进一步透露,在摸底排查中,对学习类app有三大点非常关注,第一是APP进校园的初衷应该是帮助学生,而不是加重学业负担。第二,app内容的思想性、科学性、先进性也是比较关注的点;第三,是更加注重的方向就是信息安全。“通过调研发现,企业掌握了学习信息,甚至还掌握了很多家长的数据,这些信息如果被泄露出去,很可能会被传销等诈骗组织利用,这是我们非常关注的点。”刘小龙表示。


整改进行中,阵地从APP转向微信、小程序


蓝鲸教育记者下载了15款被媒体曝光存在问题的学习类app,发现多数app已经开始整改。其中商业类广告不复存在,app中嵌入的社区帖子多与学习类的内容有关。有些app比如学习宝已彻底关闭其社区板块。但在查分付费一项中,“七天网络”查分app依旧存在付费看成绩的情况。在游戏或诱导收费的答题游戏一栏中,部分app比如天天练乐乐课堂依旧存在诱导付费等答题游戏。


学习类app


事实上,目前国家网信办会同有关部门已经展开集中的专项整治行动,截至目前,仅在苹果应用商店就有超过15000个教育类应用app被下架。


而在政府严打之下,央视记者曾调查发现,学习类APP中有一些涉黄内容、网络游戏等在高压之下将阵地转移到微信公众号和小程序当中。针对此,不少政府已经将排查的阵地从APP扩大至小程序、微信公号。比如四川省教育厅发布关于《学习类APP等移动应用程序专项整治,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文件要求即日(1月10日)起至2019年1月31日开展学习类APP等移动应用程序专项整治行动。


未来何去何从


在不少校长和老师看来,学习类app确实节省了老师批改作业的时间,教师从而可以对孩子进行个性化教育。但与此同时,学习类app也确实存在诸多乱象。


而从教学上来说,究其原因,北师大未来教育高精尖创新中心学科教育实验室常务主任李晓庆指出,目前学习类app存在三大矛盾:第一个矛盾是学生数字健康与在线学习矛盾;第二是课内外学习的矛盾。课外利用会不会增加学生负担,家长也无法有效监管孩子课后使用app的情况;三是很多信息素养高的老师支持APP应用,但需求比较高,目前不少产品还无法达到这样的要求。

因而,李晓庆建议,未来建设APP和发展规划,应从矛盾层出发。一是APP针对数字健康与在线学习的矛盾,进行相应的研发与服务,比如针对孩子在线学习时间设置提醒功能。二事是提供一些服务,可以让家长、教师有选择性地进行定向监管;三是从APP载体手机层面去努力,进行监督管理。


政府购买服务将成趋势


2013年,随着在线教育的崛起,在线工具类产品也逐渐兴起。这些产品多从作业场景切入,模式分为to B和to C两类,市场竞争激烈,同质化现象严重。


单纯的工具获客成本高昂,变现困难。因而,当下的学习类app更多地是依靠工具产品形成用户池,进行数据积累、流量积累,之后提供增值服务。比如作业帮已经延伸出“一对一付费答题”业务,测试“在线1对1”业务。而以拍照搜题类产品阿凡题APP,目前已演化出包括搜题答疑、在线1对1辅导业务。


“我一直很担忧B2G2C模式”一位业内人士曾对蓝鲸教育表示:“因为题库类测评类产品,直接拿到学校的采购预算不是主流,在实操中,很多是以向家长提供增值服务的方式进行变现。”

如今,一纸令下,B2G2C遇阻,学习类app企业开始面临生死抉择。选择争夺C端还是继续进入公立校?“如今C端几家大的已经奠定了地位,并且有了一定的市场占有,而且C端的变现模式也是辅导,但在线辅导也竞争极为激烈。”业内人士表示。


而一位接近教育部的人士给出了这样的答案:“目前政府也没有对app收费提太多要求,也不限制学校以购买服务的方式,来购买企业提供的APP服务。”



相关阅读

阅读原文 阅读 173
投诉
广告

京ICP备12024388号-2 © 1997-2015 连接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