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回收陈雪峰:用创新穿越寒冬

2019-01-14 作者:36氪 来源:连接网

分享:

[摘要]抗周期的二手数码市场,模式创新布局,以及布局全球生态链。



在爱回收创始人兼CEO陈雪峰看来,二手手机行业市场规模完全不逊于二手车和二手房。并且相比之下,二手手机市场需求更刚性,交易更高频。


资本寒冬之下,爱回收于2018年7月宣布完成1.5亿美元新一轮融资,是迄今为止全球电子产品回收领域最大的单笔融资,由老虎环球基金独家领投,京东集团跟投,泰合资本担任独家财务顾问,本轮融资估值超15亿美元。


陈雪峰对记者表示,自2011年创立伊始至今,数度经历资本质疑、行业考验。陈雪峰曾公开表示 “创业是件九死一生的事情,成功的概率太低,即便是同样的团队再来做同样的事情,碰上运气不好也可能就挂了”。


一路走来,伴随爱回收估值水涨船高的,是逐渐成熟的二手行业,爱回收不断自我挑战的模式创新,以及这个行业仍面对着的难点。



抗周期的二手数码市场


就整个资源回收行业而言,综合来看,我国再生资源回收渠道较为分散,由于行业特殊的性质,在全国各地设立回收网点、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实际并不利于回收类公司整体盈利,因而该行业龙头企业在全国的业务占比均不高,呈现分散化的趋势。


细化到二手数码行业,实际早年前该行业众多从业者涌入,也均试图通过跑马圈地式地发展圈定领地。可惜,看似庞大的市场背后,原本身立舆论前沿的诸多厂商撤除业务、淡出市场。看似门槛不高的二手回收行业,在缺乏精细化运营、持续而庞大资本投入、专业而高效的供应链管理情况下,根本难以存活。


2018年,整个市场进入资本寒冬,本次“冬天”是经济周期、产业周期、资本周期、政策周期四大周期叠加的结果。


在这样的背景下,二手电子产品交易平台爱回收依然保持着相对高速的发展。影响至关重要的一个方面,便是其在资本积累方面,踩准资本寒冬时间点,提前储备“粮食”。


对于2018年7月的融资,陈雪峰对记者表示,本轮融资进行得较为顺利,“3月启动、6月到账”。陈雪峰表示,并不认可所谓“二手回收行业是逆周期”的说法。在他看来,世界不存在所谓“逆周期”行业,而二手电子产品行业的优势在于具备抗周期性。


究其原因,手机消费已经是刚需消费,存量市场处于稳中有升的状态。同时,随着国内经济周期和手机增量市场的变化,个人用户的购买需求会向置换需求倾斜,厂商和销售渠道也会更加重视存量市场中老用户的以旧换新转化。回收这一行为作为旧与新的衔接点,将会愈发重要。


而国际二手手机交易市场目前处于初级阶段,交易效率低下。但这一市场规模高达万亿之巨,随着产业链的改善和优化,将释放出巨大红利。


模式创新布局



陈雪峰表示,爱回收的创新主要体现在“爱回收”和“拍机堂”两大业务之中。


2011年5月,爱回收上线,首创电子产品回收模式。同时,开始构建线上精准引流渠道,逐步开始为京东、小米、华为、三星、OV、大疆等电商平台及品牌厂商提供回收服务。


为了优化二手手机交易体验,提升服务能力以及竞争壁垒,爱回收从2011年年末开始搭建自营运营中心。时至今日,包括香港在内,爱回收已经在全国拥有7个运营中心,4万平方米运营场地,平均每天处理5万台机器,而每台机器的周转时间仅需2天。


2013年,爱回收开始布局线下场景,开设线下门店。陈雪峰称,在那个时间点做这个事情是非常艰难的决定。但是经过多年发展,爱回收已经在超过35座一二线城市开设了300余家直营门店,且均实现盈利。当然,不可避免的,由于更重线下自营,爱回收在热门商场开设手机回收网点,提高了对应的开店运营成本。


2017年后,新零售崛起,人、货、场的关系面临重构。为了进一步拓展线下场景,实现从人找货到货找人的迁移,爱回收推出了自助回收服务,并入驻丰巢、速递易等渠道,覆盖了20余万线下回收网点。


随着近一年来新机销量的增速减缓,爱回收逐渐成为了手机品牌厂商重要的以旧换新渠道,帮助品牌厂商转化存量市场。据透露,截至目前,爱回收已经可以做到单月一万台新机的转化量。


同时,爱回收也在2018年发布了B2B平台级业务“拍机堂”和定位为高品质二手手机品牌的“小爱优品”。分别进军国际市场和二手手机新零售业务。


现阶段,爱回收的商业版图已经由曾经的单一手机回收服务商,进化成为涵盖C2B二手手机回收平台“爱回收”、B2B二手手机数码交易平台“拍机堂”、定位为高品质二手手机品牌的“小爱优品”等业务在内的全产业链集团。


布局全球生态链



爱回收的格局早已不再局限于国门。


今年6月,爱回收公布了其“以中国为起点,以全球二手数码自由贸易市场为节点,以拍机堂为载体,拓展全球二手数码产业链”的未来战略。


这一战略的背后,是规模巨大的全球二手数码市场。来自IDC及GFK数据显示,2017年全球手机出货量超过15亿台,存量市场达到万亿元规模。每年都会有超过1亿台二手智能手机,通过全球贸易节点,流向世界各地。


但在巨大的市场规模之外,陈雪峰看到了全球二手手机市场具备交易效率低、定级无标准、供需错配多的弊端,认为其大有可为。“我们认为它是一个值得被互联网和技术大大升级和改造的市场。”


而拍机堂的作用也正在此。拍机堂是由爱回收的核心能力开放而来,拥有爱回收多年所积累的质检、标准定级、渠道等核心运营能力。可以击穿目前国际二手数码市场的核心痛点,提升交易效率。此外,拍机堂亦可赋能全球合作伙伴,共同开拓当地市场。


而拍机堂业务数据的表现也印证了这一平台的有效性,经过一年的运营,拍机堂实现了单月GMV从900万增长至6亿爆发式增长。


现在看来,摆在爱回收面前的仍有一些行业难题。此前闲鱼创始人处端接受36Kr专访时表示,闲置行业壁垒很高,交易过程中存在各种不确定、不标准,必然要付出巨大成本才能促成一笔交易,若没有强大的基础建设、交易技术、支付能力、信用产品支撑,没有大量服务创新、交易纠纷解决方案、人工智能和机制设置能力,闲置行业做不起来。


对此,陈雪峰表示,爱回收不同于闲鱼或转转,后者是流量导向型公司,而爱回收更注重对产业链的改造与挖掘。


爱回收创始人兼CEO陈雪峰接受了记者专访,以下为采访实录:


记者:爱回收在业务层面有哪些亮点?


陈雪峰:2018年爱回收年交易规模突破70亿,处理了1000万台手机,单月交易额最高10亿;爱回收以线下店面作为精准场景,成为华为、荣耀等手机品牌厂商重要的以旧换新渠道,目前,已经可以做到每月1万台新机的转化量;拍机堂单月GMV从年初900万增长至目前的6亿。


根据这些数据预测,爱回收2019年交易额或将突破200亿。


记者:互联网模式下,很多创业公司选择做“轻”,为什么爱回收选择做“重”?


陈雪峰:选择将爱回收做重,是因为要做出差异性;做重,公司才有土壤去自然生长。如果想在这个赛道避免巨头的竞争,先细分切入进去,有目的地把自己做得更细分一些。做得重,一定能够创造价值,能够构建壁垒。


也正是藉由重模式的特点,爱回收衍生出很多其他业务。如今的爱回收已不仅是手机回收服务商,也是手机品牌厂商重要的以旧换新渠道,更是B2B二手手机线上交易平台,尾货库存分销平台和高品质二手手机分销平台,整体业务覆盖二手手机交易全产业链。


记者:目前爱回收“重”到什么程度?


陈雪峰:2013年,在很多企业选择了“轻”模式的时候,爱回收就已经开始布局线下店面,到现在爱回收已经在超过35个城市,开设了300余家线下门店,全部在一二线城市的核心商圈。


另外,爱回收从2011年开始设立运营中心,截至目前,公司在全国范围内已经拥有包括香港在内的七大运营中心,共计四万平方米,每天处理五万台左右的手机,每台机器的周转时间仅需2天。同时,爱回收已经具备了2000人规模的一线运营团队。


记者:目前面临哪些难点?


陈雪峰:一方面,手机回收在中国是一个需要改变用户习惯、非常困难的增量市场;另一方面,自从爱回收开始布局海外市场,运营成本增加也是面临的压力。


记者:爱回收的核心壁垒是什么?


陈雪峰:是创立六年以来积累的运营能力、大数据资源、渠道掌控力。通过多年运营经验的积累,爱回收形成一套相对完备的质检分级标准,同时其大数据颗粒度更细,对运营的改进、定价,比二手车行业数据的应用更明显。


最近两三年,爱回收持续进行大数据方面投入。其背后的意义,就是改善二手手机回收定价、全球定价,提高运营效率,改善运作流程。


记者:海外市场主要选择哪几个点?


陈雪峰:迪拜、迈阿密、欧洲。爱回收海外市场主要做渠道赋能,而这几个节点是早已存在了十几年的存量市场,全球批发市场在这几个地方扎根发展,类似于国内的深圳华强北、北京中关村、上海不夜城,爱回收要做到的就是以更低的成本、更高的效率、更宽泛的渠道,对其进行改造。


记者:具体的落地与改造方式是如何?


陈雪峰:爱回收在海外的落地分为两种形式,一是对产业链的改造和升级,爱回收会在迪拜、迈阿密,欧洲等世界二手手机交易节点区域建设自有运营中心,实现货源的本地运营,包括质检、定级等。二是赋能形式,对于印度、非洲等新兴市场,爱回收会投资当地合作伙伴,并将自己的运营能力等进行开放,与合作伙伴一起开拓当地市场。




阅读原文 阅读 569
投诉
广告

京ICP备12024388号-2 © 1997-2015 连接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