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教育“上半场”,才刚刚开始!

2018-12-28 作者:互联网教育中心 来源:连接网

分享:

[摘要]历史经验已经证明,互联网行业应该从“互联网+”占主导地位的模式,走向互联网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的模式上来。


随着人口红利、流量红利、超常规用户增速的终结,互联网创业大咖在2016年首次提出的“互联网进入下半场”这一概念,为整个互联网创业环境蒙上了一抹阴影。加之自2017年以来,整体经济形势放缓,各路资本谨慎,互联网创业“寒冬说”甚嚣尘上,让创业者和从业者们不寒而栗。2017年第二季度起,媒体因在线教育融资环境恶化,更抛出“互联网教育下半场”之说。那么“互联网教育的下半场”真的存在吗?对众多互联网教育创业者有何启发?他们又将怎样来迎接环境的变化?

互联网的“下半场”已经到来

互联网下半场的概念,最先是由美团网创始人王兴于2016年7月提出。这一概念在当年的乌镇互联网峰会上被热炒,各路互联网大佬似乎早已嗅到行业转折的气息,纷纷寻求新对策。如果说乌镇峰会上大佬们的共识只是此说的开端,那么2018年出台的互联网监管政策和轰动事件的密集发生,则让业界更坚定地认为互联网下半场已经到来。关于互联网下半场概念,主要有以下若干信号:

  • “跑马圈地”式的野蛮增长已经结束

时间进入2016年,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出现了有记录以来的首次增长缩水,中国移动网民数量达到了近8亿,C端用户增长也接近饱和,增长红利开始失效,用户内需趋于理性。互联网经济正在从过去粗放型、扩张式高增长转为追求集约型、内敛式均衡增长。意味着创新创业型企业借着C端用户增长的红利,通过大干快上,跑马圈地来赢取流量的时代一去不返。某些互联网创业赛道的企业间的恶性竞争和野蛮扩张并未获得成功,反而给社会带来了若干连锁性问题。如被称为中国创业史上最疯狂试错的共享单车,就在不到3年的急速膨胀中迎来败局。说明互联网行业粗放式的经营,单纯靠资本维持的模式已走到尽头,商业模式创新不能代表互联网行业的创新。

  • “强监管期”已经到来

2018年对整个互联网行业来说可谓“多事之秋”。多部针对互联网安全、经营、责权的规范性文件出台,宣告互联网创业自由放任时代的终结。过去依靠监管盲区、灰色地带生存的企业必须及时根据政策作出调整。

综上所述,互联网的“下半场”并非危言耸听,而是互联网行业随着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的应对性反应。历史经验已经证明,互联网行业应该从“互联网+”占主导地位的模式,走向互联网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的模式上来。从抢用户转到深度服务用户上来,顺应经济发展规律,不断提升产品的使用价值,才有可能准备好迎接竞争更为残酷的下半场赛程。

互联网教育的“上半场”才刚开始

互联网行业的“风吹草动”往往牵动互联网教育的敏感神经,从2017年起,互联网教育部分赛道企业获融资困难,若干项目盈利模式不清晰,烧钱模式难以为继,加之2018年教育新政密集出台,对互联网教育企业的合规经营提出新要求,无形中加高教育从业的准入门槛。很多业界人士感叹,互联网教育将转入下半场的角逐。这些论调无疑给“互联网+教育”创业抹上了一丝悲观的意味。从2018年“资本严冬”和“政策规范”这两个角度来看,确实可以把这些大环境的变动作为影响互联网教育行业发展的标志物,但本文认为,仅仅是政策和资本的变化,不足以成为整个教育产业深刻变革的分水岭。

  • 教育的增长红利期长,用户需求旺盛

互联网行业的众多赛道在过去的几年当中,普遍朝着C端用户发力,为企业获取有价值的流量,应用保持很高的活跃度。而中国互联网用户几近饱和这一事实,不禁让后来的创业者们感到没有抓住增长红利,没来得及培养好用户习惯。在互联网教育行业,基本不存在用户饱和的情况,教育用户具有学龄变化快、学习兴趣流动大、复合产品购买欲强、刚需程度高等特点,不断地为教育市场注入新生力量和旺盛需求。所以,基于教育用户群体的天生特质,我们可以认定互联网教育行业的增长红利期极其漫长,有广阔的市场前景。

  • 政策制约是行业发展史上的常态

任何行业从放任到被管制是遵循历史规律的,是行业健康发展必然经历的过程。如电商、团购、网游、共享单车等赛道,入场企业竞争异常激烈,难免有些竞争行为、牟利行为触碰了道德或法律的底线,这就需要政府相关部门出手整治。教育行业也是如此,不少规范性政策的发布,就是在修正或避免企业在商业竞争当中出现的不正当行为,保护消费群体的切身利益,是行业良性发展的基本保障,因此我们不能把合规标准看做是影响创新创业的绊脚石。

  • 不能仅以商业视角判断行业走向

说互联网教育已进入下半场未免太过草率,不能单以商业角度、资本角度来看待该行业。教育产业的重大变革是由用户、政策、商业、资本和社会潮流等多方面因素促成的,仅靠商业力量不足以影响教育行业发生根本性质转变。

  • 市场占有率还有很大发展空间

与很多重视体验的互联网创业项目不同,教育几乎不可能在插上“互联网”翅膀后一飞冲天,给传统教育模式以沉重打击。在教育效果的可靠性和满意度上,互联网教育产品相较于传统教育优势并不大,加上公办教育占绝对统治地位,教育创业项目往往只能游走于学校教育、家庭教育和政策红线的边缘,品牌认可率和付费率远不及其它生活消费类互联网创业项目高。从这个角度看,互联网教育距离下半场的路途异常遥远。

所以,我们很难得出互联网教育进入下半场的结论,目前环境的变化只能说“互联网+教育”行业进入了一个崭新阶段。

互联网教育新阶段的标志

如果一定要将当前的互联网教育分割出明确的“上下场”,笔者宁愿将这个“界限”说成是互联网教育的下一重要阶段,因为教育事业是关乎国运民生的大计,任何个人擅自区分教育的走势未免看法有失偏颇。过往的“互联网+教育”创业热潮只是技术手段与教育的接触期,距离二者深度融合还有漫长道路要走。依据教育创业的历程和今年的新动向,我们不妨可以对互联网教育进入下一阶段的标志性事件做出以下预判:

(1)资源变革:经历教育供给侧改革后,加大优质教育资源供给,国家正式把互联网教育纳入教育资源分配、选择的范畴中。

(2)评价变革:互联网教育产品或课程纳入学业水平日常评估和测试,作为升学、评优的重要依据。

(3)行业变革:国家为互联网教育企业的内容研发人员、教学相关人员设立从业资格考核上岗制度,人员资质的核准由地方教育主管部门负责。

(4)服务变革:互联网教育企业的工作重心由研发内容、开发市场转向提升教育服务上面。

(5)定义变革:互联网教育与传统教育的界限已非常模糊,逐渐成为教育的有机组成部分,从公众认知的角度已无法区分二者的区别。

笔者坚信,互联网教育至少经历以上变化,才能迎来下一个崭新的创业时代。不断贴近实体教育,更好地补足现有教育模式,最后与传统教育完全融合共通,是互联网教育进入全新阶段的最明显标志。

给互联网教育创业者的建议

互联网教育的下半场,远没有到来。对于一个需求繁复、用户个性化强、内容和理论不断推陈出新的行业来说,给后来创业者提供的机会几乎是无限的。为此,这里乐观地给互联网教育创业者们提几点建议:

(1)紧随政策趋势才能抓好发展脉搏

2018年发布的各种教育政策无疑给所有人敲响了警钟,不逾越政策红线,少受政策影响的企业无疑更受资本和用户青睐。对于创业者来说,跟踪并分析每一个教育政策,观察社会环境的变化是门必修课,从政策的走向和相互关系当中,可以对下一步教育趋势和热点做出理性判断,更有可能快人一步,通过准确预判去研发下一个热点项目。对政策的深入解读是创业者们的必备技能。

(2)多途径创新是冲出重围的基本保障

教育的地域性,教育用户的分层性,一定程度上阻碍了教育巨头抢占市场、兼并同行的进程。因此教育同一赛道内产品的同质化程度也是互联网行业中较高的。在重围当中如何异军突起,是创业者们最关注的话题。科技创新一直是推动教育创新发展的利器,也是创业者应该紧抓的生产工具。近年来,包括超级计算、量子通信、微信生态创新、安全手机、5G网络、学习神经网络处理器等技术和产品,已经日趋成熟,在为中国互联网鸣锣助威。尽快磨合并走通新技术与教育内容的结合方式,研发适应未来学习的高效教育方法,更易受教育系统的关注。同时,目前成熟的教育产品,一定要加紧修炼内功,注重服务创新,把工作重心从招揽用户转移到深度服务用户上面。从过往经验看,教育用户获取成本极高,而转化相对较低。谈创新用户服务,就是要拼谁留住用户的能力更强,这是可为企业稳收益、省成本的基本策略。

(3)提升教育体验与品质是立于不败之地的法宝

近期各地方教育主管部门加大了对校外培训机构的整改力度,许多不合规的中小机构纷纷关张落幕。这一事件再次向我们说明教育体验和品质的重要性。那些得以幸免的合规品牌机构,都通过标准化的学习服务、良好的学习氛围、扎实的学习内容而立于不败之地,足见教育高品质对于企业生存的意义。尤其在教育行业大环境不佳的情况下,教育创业企业更要坚守品质底线,不断地在增强用户学习过程体验,优化教育内容方面下苦功,在产品研发方面多贴近用户诉求,多解决实际问题。只有提升自评标准、加强自身产品修炼的企业,才有资格看到暴风雨后的彩虹。

连接网(www.newbelink.com):中国最大的产业互联网新商业媒体,专注于产业互联网创新与实践的报道。


相关阅读

阅读原文 阅读 188
投诉
广告

京ICP备12024388号-2 © 1997-2015 连接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