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业互联网潮涨潮落二十年

2018-12-18 作者:第一财经 刘佳 来源:连接网

分享:

[摘要]中国互联网正面临着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产业不断转型升级,互联网前赴后继的弄潮儿们,还在继续向下一站的高峰发起挑战。



“互联网进入中国,不是八抬大轿抬进来的,而是从羊肠小道走进来的。”


作为中国接入互联网的重要推动者之一的胡启恒院士,一句话道出了中国接入世界互联网所经历的艰难坎坷。


1987年9月20日22点55分,黑色的屏幕,绿色的字体,德国卡尔斯鲁厄大学的措恩仔细地往计算机里敲着邮件地址以及内容——“Across the Great Wall we can reach every comer in the world”(越过长城,我们可以到达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这一天,中国人完成了对互联网的一次意义深远的触碰。


第一封电子邮件发出后,入网的研究工作即时展开,然而这一路比想象的艰难。接入互联网的过程也是互联网外交的过程,一些西方国家对中国的信息接入持有戒心,甚至有意无意地设置一些软硬件兼容壁垒。


直到1994年4月20日,中国通过一条64K的国际专线,全功能接入国际互联网,从此中国被国际上正式承认为真正拥有全功能互联网的国家,中国互联网时代从此开启。


从发出第一封电子邮件,到1998年中国互联网正式开启商业化,再到“中国概念股”登陆纳斯达克、百度再造Google搜索神话,再到阿里巴巴打开网商大门,腾讯微信成为移动船票……在互联网技术革命的促动下,中国商业社会正在发生深刻的变革。而以人工智能为核心的新动能,将支撑起新时代的历史性巨变。


《沸腾十五年:中国互联网1995-2009》的作者林军在书中总结道:“与中国的其他行业相比,互联网行业更开放,更透明,更崇尚创业文化,更鼓励大胆创新,有更多财富倍增的对接手段,也产生过足够多的阳光富豪和社会偶像。”



中国商业互联网潮涨潮落二十年

梦开始的地方


中国的互联网,从门户开始。


1995年初,和丈夫从美国游历回国的张树新,把房子抵给了银行,拿着700万现金和800万的银行贷款创立了中国最早的门户网站瀛海威。


“中国人离信息高速路还有多远?向北1500米。”瀛海威在中关村南大街零公里处竖立的广告牌,被视作是启蒙中国互联网的一个标志。


24岁的丁磊做出了他人生中第一个艰难的决定:离开宁波电信局,前去广州。离开宁波前,丁磊已用CFido,架构了自己的BBS。两年后,丁磊创建了网易。


这一年,来到硅谷的王志东结识了风险投资人冯波,继而认识了姜丰年。1998年,四通利方和姜丰年的华渊合并,于是有了新浪。


同一年的10月31日,张朝阳31岁生日,这一天北京下雪。飞机从美国刚落地北京,张朝阳感到一丝寒意。一年后,拿着首笔17万融资的张朝阳,在北京万泉庄园一个不到24平方米的出租屋里吃着盒饭开始创业,1996年创立爱特信,1998年推出搜狐网。


1998年的双11,还没有引发全民购物狂潮的购物节,在深圳这片改革开放的热土上,马化腾拉上了张志东、许晨晔、陈一丹、曾李青等几个伙伴创立腾讯。最早的办公室,是借了朋友的一间舞蹈室,天花板上还挂着80年代“迪斯科”风格的灯球。


电商的故事从1999年讲起。杭州文一西路湖畔花园一栋民宅里,18位年轻人凑集了50万元开始创业。小个子的马云对房间里的伙伴说“我们要做一个由中国人打造的世界性公司”。然后说,“现在你们每个人留一点吃饭的钱,然后把剩下的全部拿出来。”


而在北京刚开业的海龙大厦,年轻人刘强东租下了一个不到4平方米的柜台,主营业务是帮客户制作VCD。


把目光瞄准电子商务领域的,还有邵亦波、李国庆俞渝夫妇以及四位来自不同行业的旅游迷——沈南鹏、梁建章、季琦、范敏……很快,电子商务网站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


这一年圣诞节,怀揣“技术改变世界”的梦想,带着在美国申请的超链分析技术专利的李彦宏从加州飞到北京。他在北大资源宾馆租了两间房,连同1个财会人员、5个技术人员,以及合作伙伴徐勇一行人,开始创立百度。


作为中国第一代互联网,它们享受过荣光时刻,早早就跳到了互联网舞台中央,但不是每个人都熬过了第一次互联网泡沫带来的狼狈。


三大门户网站刚刚迈出上市第一步,就遭遇到了来自纳斯达克的暴击——新浪股价跌到1.06美元,搜狐跌至 60美分,网易在上市的当天就跌破了发行价,一度仅有53美分。


最危机时,网易董事会解除丁磊公司董事长和CEO的职务。新浪网创始人王志东出局离开,成为资本与个人较量中的悲情人物。


“今天的互联网就是一个战场,每时每刻发生着一个又一个残酷的故事。”张志东说。


因为资金问题,马化腾险些把开发出的ICQ软件以60万元的价格卖给深圳电信数据局,但因价格原因告吹。直到后来对于移动QQ收费、广告等多种多样盈利模式的探索,加上拿到了投资,腾讯终于赚得盆满钵溢。


而曾经的明星瀛海威,却慢慢淡出人们的视线。


不是所有行业都如此低迷。


2001年,盛大代理了韩国网游《传奇》。谁也没有想到,原以为并不入流的网络游戏,在几年后成为中国互联网最赚钱的领域。


PC互联网野蛮生长


2003年春天,对每个中国人来说都刻骨铭心。一个叫“SARS”的幽灵开始蔓延。在这个特殊时期,有一个行业找到了机会——电子商务。


这一年,阿里巴巴投资1亿元人民币推出个人网上交易平台淘宝网,创建第三方支付平台支付宝。这一战略事关今天阿里巴巴的格局,如果没有淘宝,就没有天猫等电商平台、菜鸟物流等电商生态系统,以及支付宝基础上衍生的蚂蚁金服。


紧接着是第二轮互联网集体上市热潮。从掌上灵通、盛大网络再到腾讯、空中网、第九城市……腾讯高管曾对记者回忆,腾讯上市当天发行价3.7港元,市值仅62亿港元,当时曾有同事私下询问公司CFO什么时候可以出手。CFO当时“大胆预测”,怎么也得到10港元。谁能想到,上市12年后,腾讯控股已成为亚洲市值最高的公司。


互联网造就出一大批身家过亿的网络财富新贵:丁磊、陈天桥、马化腾、李彦宏、马云、梁建章……


与此同时,迅速成长起来的中国互联网企业同世界顶尖的跨国公司展开了惊心动魄的较量。腾讯QQ对微软MSN,百度对谷歌,淘宝对eBay。最终, BAT各自收获了在搜索、电商、社交领域的最大红利,也拥有了自己的“护城河”。


伴随着Web2.0的大热,互联网的风口此后几年不停变换:从网游、博客到社交网站再到视频、团购……


门户们掀起了一场博客大战,几年后又上演微博大战。模仿YouTube的视频网站们没有找到清晰的盈利模式,烧钱压力下还有版权之忧。业界预言:视频网站最终能活下来的没有几家。


2007年,巨人网络、完美时空、网龙等一批网络游戏企业以火箭的速度冲向资本市场,在软件领域拼搏了19年的金山成功上市,但雷军却功成身退。而阿里巴巴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挂牌上市,创下香港联交所上市融资额的最高纪录等多个纪录。


也是这一年,早已关闭线下门店、专注发展线上电商的刘强东,拿到了京东的第一笔融资。十年后,当他曾经创业过的中关村有数码城关闭,刘强东留下一句话:“不是京东革了你们的命,而是你们自己!”

中国商业互联网潮涨潮落二十年

移动互联网的船票在哪儿


2007年互联网风风火火的上市潮之后,受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互联网上市公司股价跌破发行价,创业者融资难度更是加大。


刘强东和助理半年里跑着见了40多个VC,最多一天见过5个,但所有人都说“不”。形势的骤变让刘强东在几个月时间里白了头发。


但这一年年底,中国网民数量达到了2.9亿,超过美国,跃居世界第一位。


一些变化正在发生——Google正式发行Android操作系统,Apple发布iPhone3G手机。伴随着中国三大运营商均获得3G牌照,移动互联网就要来了。


在移动互联网爆发前夜,PC时代用户桌面最激烈的一场“战争”爆发了。2010年11月3日,全国的QQ用户都收到了一条弹窗信息:腾讯做出了“最艰难的决定”,用户必须在360软件与QQ之间“二选一”。“3Q大战”全面白热化。


无远弗届的腾讯膨胀为一个多触角的巨型生物,在一片抄袭、垄断的质疑声中,腾讯邀请各界人士“诊断腾讯”。马化腾终于意识到,腾讯不能再继续“闭门造车”。经历了一场自上而下的彻底战略反思后,腾讯打开了大门。


2011年,随着小米手机的发售与微信的诞生,中国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代表性软硬件产品出现。一年后,中国手机网民数量首度超过电脑网民数量,阿里巴巴、百度、小米、盛大、奇虎360……互联网公司纷纷扎堆进入智能手机红海。


也是在2011年,腾讯的市值(446亿美元)一度被百度(462.04亿美元)超越,中国互联网第一的头衔首次易主。


2012年,辞去了九九房CEO职务的张一鸣开始了他的第五次创业——字节跳动(bytedance),开发出名为“今日头条”的手机应用。那时的头条还只是BAT的一个假想敌,当时的互联网,核心的议题还是三大巨头谁会率先拿到移动互联网的船票。当微信的出现把腾讯送上船后,人们发现,一艘名为今日头条的小船默默地划向了巨轮身边。


当时的阿里巴巴,频繁高调投资弥补移动短板,腾讯手握移动互联网“站票”微信,360一度向搜索发起挑战,对百度而言,百度App应用多到一屏都装不下,但仍缺少一款移动互联网领域真正平台级的产品。


李彦宏在内部分享的一篇“鼓励狼性,淘汰小资”的讲话,引起了业界广泛议论。这位百度创始人不惜自我批判,并对员工提出多个要求,包括“减少管理层级,提升效率”,以及“减少会议,及时拍板”。


而在巨头之外,基于市场的不成熟性以及未来的变数,视频领域打得不可开交的两家上市公司优酷和土豆宣布合并了。此后几年里,类似的合并多次上演:58和赶集,滴滴和快的、Uber中国, 爱奇艺和PPS,美团和大众点评……互联网细分领域排名第一第二的两家企业接连宣布合并,资本在互联网的影响力充分展现。


2014年,阿里巴巴与京东分别上市,电商双雄格局正式形成。


而移动互联网的风口换了一波又一波:共享经济、互联网金融、新零售、直播、区块链、人工智能、互联网赋能等各行各业。


滴滴的出现,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颠覆传统出租车行业,改变了人们的出行方式,也带火了共享经济模式。胡玮炜从汽车朋友圈里拉了一支团队,成立摩拜单车项目;而在北大丢了好几辆自行车的戴威,和几个自行车协会的同学商量创业。


互联网金融浪潮来袭, P2P热、众筹热、供应链金融热……微信支付和支付宝支付开始移动支付大战,这只是阿里巴巴和腾讯围绕新零售的战场之一。


今日头条俨然已经成为互联网巨头们的“大敌”。不只是巨头,几乎想在内容领域有所动作的公司,都会自觉不自觉地把头条当对手。


而当互联网人口红利渐渐消失,美团点评创始人王兴抛出了“互联网下半场”观点。与此同时,中国互联网产品创新已经开始和美国共同领先全球,并且经过残酷市场锻炼出了大量专注、勤勉、决策快速的公司——T(今日头条)M(美团)D(滴滴)成为了BAT之后的新生代商业领袖,站上舞台。


下一站


2017年5月,来自“一带一路”沿线的20国青年评选出了中国的“新四大发明”:高铁、扫码支付、共享单车和网购。


在这背后,如果说最初的中国互联网是借鉴美国模式,那么到微信、微博、知乎等,则是中国借鉴美国模式并成功反超,而再到今日头条、摩拜、蚂蚁金服,则是中国本土创新的代表,甚至已经领先美国。


这一年冬天,腾讯股价上涨2.38%至430港元,总市值达到40845亿港元(约合5228亿美元),超过Facebook市值5183.46亿美元,成为全球科技第五大市值公司,仅次于苹果、谷歌、微软、亚马逊。此后,腾讯和阿里交替坐上亚洲市值第一的宝座。


时刻保持危机感的巨头从不停下脚步。 “互联网只是前菜,人工智能才是主菜。”李彦宏这样说。


因为把无人驾驶汽车开上五环,北京的交警还给李彦宏开出了一张罚单。而从自动驾驶、语音交互、AI开放平台再到百度大脑,李彦宏和百度,以“AI布道者”的身份站到台前。


腾讯的AI核心则放在机器人实验室Robotics X、通用人工智能和AI+医疗三大领域,而阿里云ET城市大脑早已将人工智能用于城市交通治理。在更广泛的领域,人工智能正在改变内容的分发和推荐、外卖配送、手机行业以及农业、工业等多个领域。


根据国务院印发的《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下称《规划》),提出了面向2030年我国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的指导思想、战略目标、重点任务和保障措施。根据《规划》,到2030年,中国人工智能产业竞争力将达到国际领先水平,人工智能核心产业规模超过1万亿元,带动相关产业规模超过10万亿元。


目前我国已经建立了一批国家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百度牵头自动驾驶,阿里云牵头城市大脑,腾讯牵头医疗影像,科大讯飞牵头智能语音,商汤牵头智能视觉。


在这场全球人工智能竞赛中,执行力、产品质量、速度和数据变得越发重要。在这方面,中国展现出了自己的优势。

回首中国商业互联网20年,从BAT到TMD,中国互联网企业全部是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成长起来的。


阿里巴巴马云曾说,“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浙商。”


马云的接班人、阿里巴巴CEO张勇在近日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不仅是阿里,全中国的企业,都是过去40年改革开放的受益者,阿里也不例外,从1999年开始到今天,发展成为这样的一个全球范围内领先的数字经济体,跟整个中国的大环境,改革开放的大环境,生活方式的改变,是分不开的。


而学生时代跟随父母来到深圳的马化腾,从小就被当时3天修建1层楼的深圳速度和深圳蛇口的“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感染着。


马化腾评价,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政府、国有企业在基础设施建设的巨大投入,保障了互联网产业发展。随着数字中国战略的实施,“互联网”与各个垂直行业不断深化融合,数字经济不断发展;同时,数字化正在从经济领域向民生、政务等领域迅速扩展。


互联网在经历了一次次泡沫破裂与寒冬淬炼之后,仍无法逃脱周期性的挑战,但其根基没有动摇,正展现出更强大的生命力。


中国互联网正面临着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产业不断转型升级,互联网前赴后继的弄潮儿们,还在继续向下一站的高峰发起挑战。


连接网(www.newbelink.com):中国最大的产业互联网新商业媒体,专注于产业互联网创新与实践的报道。


相关阅读

阅读原文 阅读 132
投诉
广告

京ICP备12024388号-2 © 1997-2015 连接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