剥离新零售,永辉超市为何要走回头路?

2018-12-10 作者:全天候科技 杨凡 来源:连接网

分享:

[摘要]目前来看,永辉为回归主业,“壮士断腕”,决心十足。在传统商超领域,永辉超市正在全力追赶另一家龙头高鑫零售。




永辉超市(601933)在新零售路上狂奔一段后,又开始了反思和自我调整。

12月4日晚,永辉超市密集发布了一系列公告,宣布了包括董事会结构变更、新增经营范围、剥离永辉云创、解除创始人张轩松和张轩宁一致行动人,以及收购万达商业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达商管”)少数股权等几项重大变动。

公告发出后,引发了各界关注,被多家券商机构认为是利好。永辉超市的股价也在12月 5日开盘后收涨2.86%。

在发布的一系列公告中,其中最受瞩目的莫过于剥离永辉云创、解除创始人张轩松和张轩宁一致行动人和收购万达商管少数股权。这一系列举动被业内人士看作是在整体经济环境下行趋势下,永辉超市提振表现欠佳的主业——超市板块的策略。

割肉止损

永辉超市的业务曾主要包括云超、云创、云商、云金四个板块,其中“云超”板块代表了相对传统的线下连锁超市,是永辉超市深耕多年的主业;“云创”则是其布局的新零售业务。

在12月4日的公告中,永辉超市以3.94亿元的价格,将其持有的永辉云创20%的股权转让给张轩宁。张轩宁与永辉超市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张轩松是兄弟,现任永辉超市副董事长、董事。永辉云创也由张轩宁一手打造。

本次转让后,张轩宁持有永辉云创股权由9.6%增至29.6%,成为永辉云创第一大股东。永辉超市在永辉云创的持股比例由46.6%下降至26.6%,为第二大股东。

通过转让股权,永辉云创被剥离出上市公司的报表合并范围。据永辉超市测算,此次股权转让后,公司在合并报表层面能够确认2.84亿元的投资收益。

此次被出售部分股权的永辉云创成立于2015年,一度被认为是能够带领一直深耕传统连锁超市的永辉进行创新和探索的先锋。曾经的明日之星,如今被母公司急于剥离,这中间,永辉云创经历了些什么?

这几年里,永辉云创先后铺开了主打生鲜的便利店永辉生活、对标阿里盒马鲜生的超级物种、永辉到家,以及打通线上和线下的永辉生活App。超级物种还被看作是商超新零售模式探索的领头羊。

背靠永辉超市,再加上前两年新零售兴起的东风,各路知名资本也对永辉云创青睐有加,投资人名单中包含腾讯(持股15%)、今日资本(持股9.6%)、创新工场(持股3%)等。

但以超级物种、永辉生活以及盒马为代表的新零售业态,经过几年的发展,并不能够完全颠覆传统大卖场的零售形式;他们在商业模式尚未跑通的情况下,纷纷困扰于跑马圈地带来的巨大财务压力。永辉云创持续在多种业态上投入,导致亏损不断扩大,事实上已经拖累了上市公司永辉超市的业绩表现。

今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永辉云创逐渐扩大的亏损,是拖累母公司业绩的重要原因。在今年前三季度,永辉云创尽管贡献出了14.78亿元营收,但净利润亏损也高达6.17亿元,而去年一整年亏损2.67亿元。受此影响,母公司永辉超市在前三季度净利润为10.18亿元,同比减少了26.9%。

一位接近永辉超市的PE投资人告诉全天候科技,“在新零售普遍亏钱的大背景下,永辉新零售不赚钱很难快速改变,这与抢占流量和渠道、门店扩张等导致的成本压力急剧上升有很大关系,资金链被冲击,剥离出去反而是明智的。”

对于转让云创业务的股权,永辉超市解释称,这次交易符合公司的战略规划,“目前永辉云创因独立经营零售业务而产生较大经营亏损,因此有必要调整永辉云创的控制权,既可降低永辉超市的运营成本与经营风险,又可以对永辉云创的实际控制人及经营团队形成相应激励。有利于减轻上市公司负担, 维护上市公司及广大中小股东利益。”

剥离新零售、加码线下商超,永辉超市为何要走回头路?

永辉超市净利润及同比增速。图片来源:华尔街见闻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出售了永辉云创部分股权,但永辉超市表示其仍将继续在新零售方面探索与创新,强化和提升“到家”能力,并已有了具体的规划。

永辉的新零售“弯路”

由于上述组织架构调整,也引发了永辉超市股东方面的重大变化。

永辉超市公告称,张轩松、张轩宁二人已在2018年12月4日签署协议,解除一致行动人,后续双方将依照自身意愿独立行使股东及董事的权利和义务。公告显示,这样安排是为为优化公司法人治理结构,提高公司决策质量,提升公司决策效率。

此前,作为公司创始人的二人,一直是事实上的一致行动人。

一致行动人关系解除后,香港牛奶有限公司持有永辉19.99%股份,张轩松持股14.7%,京东持股11.43%,张轩宁持股7.77%,林芝腾讯持股5%。从股权结构上来看,各个股东持股比例相差不大,也就是说,永辉超市目前没有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

此次兄弟二人牢固关系的解除,也被不少人解读为兄弟二人在面对公司战略走向方面出现分歧后的“分家”。有媒体报道,张轩松曾在股东交流大会中表示,“对于超级物种,我和CEO张轩宁有分歧。他看好餐饮,我认为重心应该做‘到家’。”上述PE投资人认为,这次解除一致行动人,也说明了张氏兄弟分歧从此公开化。

对此,永辉超市董秘张经仪表示,张氏兄弟并非分家,而是分工。两人都还是永辉的大股东。此外,一致行动人不解除,张轩宁就不能接管云创,因此解除实际行动人协议也是履行必要的程序。而云创的创新业务会继续做,但资源按照关联方往来,有些后台可以共享的还是继续,但永辉云创未来的战略布局不再以永辉超市主导。

康煦投资的投资经理胡春龙表示,“综合董事会的人员变动来看,传统商超业务团队对于永辉超市的掌控力度将有所增强。”

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永辉超市这两年涉足新零售业态之后,以最终业绩成果来看,算是走了几年弯路。实际上,以“云超”业务板块为代表的传统商超业务,盈利表现仍然不错。永辉超市第三季度财报并未透露具体业务数据,但以2018年半年报披露的数据来看,截至6月底,永辉超市的“云超”业务营业收入326 亿元、同比增长19%,实现利润14 亿元、同比增长29%;而同期,永辉超市整体的营业利润为9.38亿元。由此可以看出,“云超”业务是永辉超市最主要的利润来源,而且抹平了其它业务带来的亏损。

此前,永辉曾定下“永辉生活App覆盖全业态所有门店,力争实现永辉云创整体线上销售占比突破50%”的目标。而从财务表现看,对整体利润拖累最大的就是永辉云创,这与其模式和定位不无关系。

永辉生活定位于中高端社区便利店。“永辉生活的模式看起来是做便利店+钱大妈+百果园的跨界融合”上述PE投资人称,“这个模式的最大风险也在于这三者对应的目标客群“重合”的市场容量到底有多大?这依然需要市场验证;其次,永辉生活如果说是通过生鲜来强调差异化,那与社区生鲜相比,SKU也没有明显优势。”

在2017年年报中,永辉超市曾计划2018年新开永辉生活门店1000家。但截至2018年6月末,公司新增永辉生活店96家。第三季度,新开永辉生活店137家,签约永辉生活店138家,与计划目标相差甚远。

而备受关注的超级物种,曾被认为和盒马鲜生一样,是实体零售和线上融合的新的可行性模式。在张轩宁的主导下,“餐饮+超市+App”的超级物种的是比较重的模式,并且高度聚焦在小众群体。来超级物种消费的顾客,并不是永辉旗下红标店或绿标店面对的大众人群。“在当前零售市场高度竞争的环境下,超级物种的目标消费群体不大。而超级物种实际上是传统超市+轻餐饮的又一种升级,对消费者的吸引力也是有限的”,上述PE投资人称。

永辉方面在11月坦承,目前完成永辉生活店的开店计划比较困难,公司需根据大环境动态调整,超级物种的开店计划也将从年内新开店100家调整为累计开店100家。

“永辉云创在上市公司体外运营,不仅对上市公司的业绩影响更小,永辉云创也更像是一个独立的创业企业,比在体系内能更灵活地获取外部资本的支持。”胡春龙认为。

在永辉云创剥离后,业内也有不少猜测。有人认为,永辉云创独立融资运作后将会独立上市,也有人认为被永辉超市转让云创股权是一种常见的资本运作方式,只是权益之计,待实现盈利后将会再度注入到上市公司。对此,胡春龙分析称,“国内不鼓励上市公司旗下孵化的与其有大量关联交易公司上市,如果上市可能会在香港或美国。不过这对永辉超市来说可进可退,也不排除以后再纳入到体系内,不过目前来看这种可能性不大,据传,类盒马或小象在明年的扩张计划,均有放缓。” 

继续加码商超业务

为平衡新零售带来的压力,永辉超市在主业上也做了一些补救和努力——试图通过扩张和投资抢占更多地盘。在线下实体销售遇冷,超市纷纷闭店,外资大卖场家乐福、麦德龙寻求退出中国市场的背景下,拥挤的市场突然空了出来,永辉开始“逆势而行”,加速跑马圈地。

此前,永辉和腾讯一起收购了家乐福中国业务,通过家乐福拿下其在中国一、二线城市的零售布局。另外,永辉超市还继续受让了四川零售巨头红旗连锁9%股份,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12月4日晚间,永辉超市的另一则连环“重磅”公告显示它在商超领域的持续加码——永辉超市拟受让大连一方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万达商业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6791.02万股,占万达商管股份总数1.5%,转让价格为52元/股,交易总价为35.31亿元。

万达商管是万达集团旗下的地产公司,原名为万达地产,运营着全国近300家万达广场。

永辉超市表示,入股万达商管的目的是为了战略拓展优质物业。永辉超市董秘张经仪也强调,双方合作符合战略发展及品牌定位。此外,万达商管有潜在的上市计划,从投资角度来讲,对于永辉超市而言也将是可出售的金融性资产。

在万达广场中,永辉超市有大量的门店。在入股万达商管后,永辉超市或将继续借助万达广场拓展门店数目,以保持在传统商超中的优势。

胡春龙提到,“永辉其实是想更深度地与万达进行捆绑。在有些地区,万达并非‘非永辉一家不可’,永辉还是存在竞争的。”

一位接近永辉的人士称,“在广西和云南等地,万达更喜欢门店更漂亮、更愿意付租金的其他一些大型商超。”

另外,在胡春龙看来,职业经理人李国此次进入永辉超市董事会也是一个很明显的信号。“此前李国主管华西大区,后来被派往家乐福,此次李国的任命,表现了永辉回归主业的意愿。聚焦主业,提高运营效率,对于永辉这个体量的企业而言,是提高竞争力和竞争门槛的关键。”

李国现任永辉超市执行副总裁。此前,其接受采访时称,“大家现在都又从线上往线下走,这个时候更稀缺的,一定是物业资源。”这样看来,永辉与万达的深度捆绑顺理成章。

目前来看,永辉为回归主业,“壮士断腕”,决心十足。在传统商超领域,永辉超市正在全力追赶另一家龙头高鑫零售。虽然二者营收还有一定差距,但永辉超市有较强的营运能力,包括优化供应链,把控商品成本。永辉超市近两年翻倍增长,正在拉近与高鑫零售之间的差距。

剥离新零售、加码线下商超,永辉超市为何要走回头路?

永辉超市与高鑫零售净利对比。图片来源:华尔街见闻

永辉云创进入了“张轩宁时代”,止住了永辉超市的“出血点”,但永辉超市依靠传统商超造血止颓,向更多地区和城市延伸触角时,不仅在一线城市面对着国际知名大卖场和其他大型连锁商超的竞争压力,在非一线城市也遭遇当地商超的阻击。回归主业也是一条充满挑战之路。

连接网(www.newbelink.com):中国最大的产业互联网新商业媒体,专注于产业互联网创新与实践的报道。



阅读原文 阅读 170
投诉
广告

京ICP备12024388号-2 © 1997-2015 连接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