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猎人”华兴资本上市破发,金融帝国能否实现

2018-09-28 作者:猎云网 张鹏会 来源:连接网

分享:

[摘要]9月27日上午,有着“独角兽猎人”之称的华兴资本,正式登录港交所,从幕后走向了资本台前。然而,这位投行界的龙头企业上市首日即遭遇破发。



9月27日上午,有着“独角兽猎人”之称的华兴资本,正式登录港交所,从幕后走向了资本台前。



然而,这位投行界的龙头企业上市首日即遭遇破发,收盘报24.7港元,跌幅22.33%。港股今年一向表现惨淡,这样的成绩,对华兴来说,或许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招股书显示,2015-2017年,华兴资本分别实现经调整净利润1.43亿美元、1.44亿美元和2.12亿美元。不过,其经营利润是逐步下降的,2015-2017年分别为5859万美元、3952万美元和-516万美元,原因在于营收增速的放缓和经营开支的增加。

从收入来看,交易及顾问费是大头,然而也在近三年呈下降态势,这与新经济领域创投环境低迷有关。其中,华兴资本投资银行业务线的收入从2015年的1.12亿美元降至9886万美元,是一个佐证。

从成本结构看,薪酬及福利开支一直保持着快速增长。2015-2017年,华兴资本的薪酬及福利开支分别为4357万美元、6473万美元和1.01亿美元美元,分别占期间总收入的36.3%、48.5%和72.7%。其中,2017年华兴员工人均收入达120万元,七成以上营收拿来发工资。

原因很清晰,华兴资本的雇员数目增至三倍以上,通过招兵买马来建立对早期创业公司的扶持,提升股票研究能力、销售和交易能力。不过目前,华兴在人力方面的投效尚未显现。

华兴资本控股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包凡在上市仪式后表示,现在市场仍有相当大的波动,短期的股价不重要,对于公司而言最要做好业绩,长期一定会在股价上得到体现。

华兴资本成立于2004年,起初仅开展FA业务,主要负责私募股权融资和并购顾问;后来,随着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并购融资热潮,为了更好地分享互联网的红利,华兴资本于2013年募集成立私募股权基金,做起了资本方;2016年,早期项目陆续开始IPO,华兴资本抓住时机成立华菁证券,涉足证券业务,从一级市场跨入了二级市场。

从一个只有2人的小团队,到成为中国的领先的投行机构。这一路,华兴资本紧跟中国互联网的浪潮和资本市场发展轨迹,成为了中国互联网经济发展的一个侧影。

互联网风云初起,起家FA


21世纪初,中国互联网风起云涌,对中国互联网新贵们来说,一切才刚刚开始。。


2000年开年首日,李彦宏刚在中关村创建了百度公司,新浪的王志东、搜狐的张朝阳、网易的丁磊,被称为“知识英雄”。很快,在没有任何盈利模式的情况下,他们接连敲开了纳斯达克的门。

人们惊诧地看着王志东从中关村的小倒爷,成为了纳斯达克的闪耀明星;张朝阳成为《时代》周刊的封面人物;丁磊走出广州7平方米的格子间登上《福布斯》,一跃成为中国的首富;百度也在备受期待中于2005年登录纳斯达克,还顺带打造了8个亿万富翁。

2003年起,互联网应用多元化局面初现,电子商务、网络游戏、视频网站、社交娱乐,新的领域诞生了新兴的互联网公司,他们宣告了一个新时代的到来。互联网在中国也从舞台边缘走向了舞台中央,从被诟病的“不务正业”到今天成为万众创业追捧的对象。

然而,随着国内新兴科技公司对资本的渴求与日俱增,创业者和风险投资机构、私募基金之间的连接却是一片空白。

嗅觉灵敏的包凡,嗅到了这一机遇。

2004年,包凡在北京汇集了国内新兴互联网科技的创业者,创立了华兴资本,为早期创业项目提供融资服务。此时华兴还只是一个只有2个人的小团队,但很快就吸引了包凡在瑞士信贷的前同事谢屹璟(Kevin Xie)和其他的初创伙伴。他们一起帮助国内的科技企业从投资人那里筹集资金,并由此建立起创投圈深厚的人脉网络。

以财务顾问业务起家的华兴资本,很快奠定了其在资本市场的江湖地位。招股书显示,2013-2017年间,按为新经济提供顾问服务的交易额计算,华兴资本排名第一。2017年财务顾问业务实现收入8585万美元,占投资银行业务线的86.84%。

14年过去了,如今华兴的业务范围早已突破了原有的精品投行的范畴,不再是一家小机构,而是成为了一家为约700宗交易提供顾问服务、交易总额超过1000亿美元、投资业务资产管理规模约41亿美元的金融机构。

新经济并购潮涌,介入投资管理


随着互联网第一波浪潮的退去,第二波浪潮也紧跟着袭来了。O2O、垂直电商、移动游戏……新的互联网机遇出现。百度、阿里巴巴、盛大、奇虎360等互联网企业也先后加入这一战局。

2014年9月,夏季达沃斯论坛上传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互联网领域呈现新的繁荣。2013年淘宝双十一销售额突破350亿元,2014年滴滴快的斥巨资红包争抢用户,2015年首次提出“互联网+”概念,新的经济形态开始呈现繁荣和分化格局。

“如果不骑在新世界的背上,就会被新世界踩在脚下”,财经作家吴晓波曾这样描述当时所处的时代。

2013年,眺望新世界的华兴资本开始介入投资管理业务,专注私募股权基金的设立、管理及投资。2015年,华兴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那一年,新经济的主题是并购,市场刷新着对竞争的认知。

这一年,发生了滴滴快的、美团点评、58赶集、携程去哪儿四大并购案,华兴参与了前三大合并案,成为了这场并购风暴中的大赢家,彻底奠定了自己在新经济并购领域的地位。

截止2018年3月31日,华兴资本私募股权业务的资产管理规模为41亿美元,其中,认缴承诺总额31亿美元,已投资金额19亿美元,共投资约90家公司。

从资产管理规模上看,截止2017年末,华兴资本在投资新经济的私募股权基金中排名前10,江湖地位弱于其FA领域。

争夺A股市场,成立华菁证券


资本市场的变化总是来得迅疾而猛烈,2015年,包凡再次敏锐地意识到:新经济企业或早或晚,一定会回归中国资本市场。华兴资本对A股牌照的争取也始于这一年。

一次闭门分享会中,华菁证券内部人士道出了华兴当时的急迫:“奇虎360、陌陌等企业都是我们作为顾问帮助它从美国退市,但比如360从美国退市之后立马要去A股上市,我们没有这个能力,因为当时我们还没有A股牌照。从客户的角度来讲,他也很遗憾,因为华兴从奇虎360的B轮融资开始就一直在陪伴它,帮助它在美国融资、上市,但到最后一段,它要回归A股的时候,反倒因为牌照的事,我们接不上力。”

不仅如此,早在2010年,包凡就嗅到了这股危机。2010年是中国公司在全球IPO活跃的一年,共有476家中国企业在境内外资本市场上市,融资规模高达1053.54亿美元。然而这些在海外上市的中国公司,绝大多数是由高盛、摩根士丹利、瑞银等国外的巨头充当证券承销商。

这件“披着洋外衣”的风光上市看似很美,却经不起利益的撕扯。2010年12月8日,当当网在纽交所上市,当日收盘价为29.91美元,较发行价16美元上涨87%。李国庆认为投行故意压低当当网的定价,和摩根士丹利的员工在微博上对骂了一个月。

包凡感慨,“欧洲撑起了罗斯柴尔德,犹太人撑起了高盛,央企撑起了中金,中国的创业者们,谁是你们在华尔街的代言人?”

这一次,包凡再一次展示出他组织团队打大仗的气魄和能力。

历经层层阻碍,华兴资本于2016年4月获证监会批准,设立华菁证券有限公司,获得A股牌照。2016年10月华菁证券开业,可提供证券承销、证券经纪、研究及资产管理服务,当前仍处于起步阶段。

华菁证券的成立是华兴发展史上的里程碑事件,这意味着作为一个立足于中国的投行,华菁证券真正进入了自己的母市场。

此时,华兴已经集齐了美股、港股、A股三大牌照,开始可以为用户提供全生命周期一站式的金融服务,换句话说,从早期私募融资到三地IPO上市,客户的需求都能在华兴的不同产品间得到满足。

然而,证券承销和经纪业务一直是券商的核心领地,强手如云,新人“华菁”的前路并不好走。数据显示,2017年华菁证券实现收入1220万美元,在营收中占比不足10%。华菁证券在2016年8月成立后持续亏损,从2016年、2017年到2018年3月31日止的第一季度,分别亏损1610万美元、2900万美元及2800万美元。

江湖气息“包老大”


“包老大”,是包凡在华兴内部的称呼,他不喜欢同事称他“包总”或“老板”。

说他江湖气息,是因为某种意义上来说,包凡和中国互联网的许多早期创业者是同一类人,是好斗、不服从权威,不愿意循规蹈矩的叛逆分子,他们一心只想创建自己的“江湖规矩”。

周鸿祎被称为中国互联网界的“斗士”,在他的童年和所处的互联网世界中,他是那种打得过要打,打不过也要打的人。而包凡从小就听爷爷讲旧上海十里洋场的帮派规矩,为了打架不吃亏甚至学过拳击。这样的两个人,在中国互联网圈子里能相互嗅到气味太正常了。

包凡很欣赏刘强东,“老刘是个很江湖的人,我也是个很江湖的人,我们都很讲义气。但对你性格再认可,做不出事,大家一起喝酒、玩儿就得了,不用做买卖了。我最欣赏他的是,说过的事基本都能做到。刚开始也觉得他不靠谱儿,这玩意能做成吗?但每次他都说到做到,还超过不少。”

“华兴和美团真是好朋友,连提交上市表格都是在一起,同一时间完成,也希望更多的优质企业和我们组团前行,携手共进,互赢互利。”6月25日,华兴资本创始人包凡妻子在朋友圈感慨道。

在包凡看来,华兴虽然是在做项目、做交易,但他们自己积累的是朋友,是人脉。华兴不希望只是做一锤子买卖,而是希望在一起还能干点什么其他的事儿,有时再多的钱放在包凡眼前,这个人交不成朋友,他宁愿不做。

类似这样的做事规则,使得外界为华兴贴上了“江湖气”的标签,但在包凡看来,所谓的江湖气更多的是原则和信任。

包凡认为,不只是投资机构,所有新经济企业创业者,更应该明白靠圈钱为商业模式的年代过去了,去虚存实,回归本源,把技术创新放在第一位,未来每个跑道才可能产生千亿级的龙头企业。

如今的华兴资本,业务逻辑清晰可见,那就是以FA为所有业务的基石和业务漏斗的入口,为后来的私募投资和IPO证券积累资源,筛选项目,形成一个周期和资本循环。

投资是个江湖,对于新经济投行霸主华兴资本来说,一级市场的江湖地位似乎很难撼动。但二级市场向来险恶,股价只凭实力说话,这位江湖“狠手”不知会给股民一个怎样的交代。


连接网(www.newbelink.com):中国最大的产业互联网新商业媒体,专注于产业互联网创新与实践的报道。





阅读原文 阅读 365
投诉
广告

京ICP备12024388号-2 © 1997-2015 连接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