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在P2P王国上的王春晓资本精准踩雷

2018-09-21 作者:GPLP 意卿 来源:连接网

分享:

[摘要]2015年,春晓资本成立,曾管理五期人民币子基金,累积基金管理规模近20亿,如今他们却如昙花一现般从被众星捧月的位置上赶了下来。



踩雷王春晓资本是如何炼成的


春晓资本的开始及戛然而止都与P2P有关。



在2018年6、7月份的爆雷潮当中,春晓资本是其中的一员。


从2018年7月开始,春晓资本投资入股的三个平台相继出现问题。

牛板金7月3日发布逾期公告,宣称有9852.22万元的借款项目出现逾期。

不久后的7月15日,君融贷也出现逾期问题,CEO吴隽承诺“不跑路不失联”。

紧接着,聚财猫7月18日宣布出现逾期,暂停平台业务,选择良性退出。

虽然相较于跑路,失联的P2P不同,牛板金等P2P都公布了逾期兑付的方案。感觉相较跑路、失联,网贷平台逾期兑付似乎是“不幸中的万幸”,但是投资者却不买账,所谓的兑付更像是平台方的托词,他们认为欺骗在出事前就已存在。

君融贷在出事当月,还在一直以优惠券吸引拟投资人投资。

聚财猫在爆雷前一天,还在其四周年庆活动中,通过加息吸引投资。

牛板金则是在6月末刚宣称获6亿元增资,7月初就出事了。

反观牛板金、君融贷、聚财猫在爆雷前都是P2P界数一数二的模范平台。牛板金拥有上市公司背景,号称“银行级安全”;君融贷为大连的明星平台;聚财猫创始人薛亮出身阿里系,平台拥有多年良好的信誉,获得多项政府荣誉。

P2P的接连爆雷,让春晓资本成为风投界的精准踩雷王,但是事情真的这么简单吗?

显然并非如此。

春晓资本的崛起其实与P2P也紧密相关。

时间回到2009年,一家名为瑞麒麟的公司成立了。这是王戎毕业四年后创立的电商代运营(TP)服务企业,2012年获得软银赛富A轮融资,2014年获得维思资本B轮融资。一切看起来顺风顺水,他们刚准备在TP界大展身手,问题就来了。

原来,TP的行业门槛并不高,同时电商概念的兴起也令TP行业陷入红海竞争,价格战下毛利率不断下滑。而西欧能否2015年下半年开始,很多品牌商退出TP公司,选择企业自己组建电商团队,TP公司客户数量不断下降。

无奈王戎只好转型经销,虽然现在转型成功,但是在当时瑞金麟转型面临巨大的压力。因为转型经销需要搭建仓储物流的服务和渠道的建设,最直接的就是资金投入。

这个时候,王戎找到了他的大学校友,君融贷创始人吴隽。两人一起研究如何通过P2P自融搞这部分资金,这是为什么王戎及春晓系投资P2P的初衷。而有点可疑的是在君融贷被查封前,“瑞金麟”与君融贷在大连的注册地址都在相同的地点办公,一个在20层,一个在24层。

与此同时,韩越的春晓资本、王戎的融数金服、以及韩翔的石河子市辰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先后成立。韩越、韩翔与王戎是表亲,春晓资本成为新晋VC,石河子市辰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则主要将注意力放在旅游行业。

在石河子市的春晓资本和辰尚股份,无论是电话、邮箱是如出一辙的一摸一样,注册地址一个在1楼一个在5楼。

之后P2P的王国越建越大。

王戎希望将融数金服打造成这样一个角色,下游是各家P2P公司,上游是各种有借贷需求的企业,融数金服用技术大数据管理上下游,根据借款百分比提点。韩越与韩翔通过投资、孵化为王戎的融数金服寻找可以做供应链金融、或有借贷需求的企业。

可以说,春晓资本的崛起就是建立在其P2P的金融王国之上,也就是春晓资本的很多资金来源就是P2P。

然而,P2P之上的王国建的也快,垮的也快。

除了牛板金,君融贷和聚财猫爆雷外,石头理财,抓钱猫,草根理财也与王戎和春晓有关。其中,春晓资本对牛板金,君融贷直接持股,从融数金服的变更记录来看,吴隽曾经也是融数金服的股东,韩越也是其早期股东之一。

交易体量超百亿元的网贷平台,一经出事,其所牵涉的金额及影响人数显然不会是个小数目。据资料显示,仅牛板金,君融贷和聚财猫三家平台交易规模约1000亿元,覆盖用户超950万人次。在本次风波中,据不完全统计,仅聚财猫及牛板金的逾期待收款项就超12亿元。

原来,这几家P2P平台分别不同程度的出现借款合同、借款信息造假等情况,据了解石头理财的投资者根据银行流水发现,其投资的个人信用贷款金被汇入了众多不明公司账户,经查证大多为融数金服的关联与空壳公司。

牛板金的多位投资者也透露,其下载的合同存在造假情况。投资者按照合同上留下的借款人的手机号致电“借款人”,得到的回复都是“没有在牛板金借款,应该是信息被盗用了。手机号和身份证号是对的,但合同上的银行卡号不是他的”。

用P2P的钱搞投资 春晓资本的胆量惊人

巨大的资金缺口之下,钱到底去哪儿了?

对此,牛板金的公司监事厉晗赟曾公开表示,“牛板金爆雷的真正原因是,平台接受了融数金服近90%通过众多空壳公司的假借款需求,并募集资金进入公司前股东孙启良、陈鄂、胡文周、沈旭卿在上海南汇的地产融资项目。通过这些途径虚构借款人身份及信息,通过发行“牛钱袋”等平台产品将债权人本以为分散形式放给众多公司的总计43亿元资金,非法转给胡文周等四人及其背后团队。”

随后,又有消息称,牛板金43亿未兑付的资金去向大致是:12亿资产为春晓资本供应。31亿为牛板金前股东孙启良、沈旭卿、陈鄂、胡文周四人联手虚构项目,挪去房地产。

2017年5月,牛板金曾被曝出涉嫌自融,当时孙启良、沈旭卿、陈鄂、胡文周四人尚是牛板金股东。2017年7月,在天眼查变更记录中看出,孙启良将牛板金的股权卖给王戎的融数金服。据悉,在尚未完成工商变更时,牛板金便开始为融数金服发标。而在牛板金被卖给王戎后,依然通过发行假标、关联标等方式为前股东孙启良、沈旭卿、陈鄂、胡文周等人疯狂融资。

而胡文周等人所谓的房地产项目——“上海玉湖集团斥资数十亿,拟在浦东新区打造总建筑面积14万平米的金力时代广场。”,其真实的情况则是,根据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显示,金力时代广场建设单位为上海金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工商信息显示,上海玉湖投资集团的大股东便是胡文周,其持有玉湖投资集团85%的股份。也就是说,金力时代广场这个项目是否动工,花多少钱动工其实都是胡文周说了算,外界对此并不了解。


东窗事发


如果说P2P的暴雷是个前菜的话,那后面还有一道甜点,那就是九有股份。


2017年8月15日,九有股份发布重大事项停牌公告,称公司第一大股东天津盛鑫正在筹划重大事项,可能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变更。10天之后,九有股份便公告称,持有天津盛鑫100%股权的三位股东向春晓金控转让了全部股权,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为春晓金控,最终实际控制人为韩越。



春晓资本收购盛鑫元通之后,随之将盛鑫元通持有的九有股份股权分批质押,质押率达99.99%。事实上,股权质押融资是一种正常的融资行为,尤其是收购并购后为了周转资金是企业常采用的手段,但是,如果股价持续下跌跌破预警价时,就会面临强制平仓风险。


这笔股权的转让价格是7.5亿元。如果以天津盛鑫持有九有股份的1.02亿股计算,春晓资本以每股约7.4元的价格入主九有股份。而当时九有股份的均价在每股6元左右。

自春晓资本入主以来,九有股份的股价也伴随大市情况一路走低,目前最新价2.8元(2018年9月12日)左右,相比于2017年9月的阶段性最高点6.59元/股大幅下跌。如果以当前股价计算,春晓资本所持股份市值仅约2.83亿元,与入股时相比浮亏已超4.5亿元,相比7.5亿入股价,暴跌了63%。

就在2018年8月28日,随着九有股份的一则公告,东窗终事发。


公告称董事长兼总经理韩越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奉贤分局刑事拘留。因暂不能履行职务,由副董事长徐莹泱代理行使董事长职责。


同日披露的还有一份九有股份大股东股份被司法冻结的公告。公告显示,大股东天津盛鑫元通有限公司持有公司1.02亿股,占总股本的19.06%,其中99.99%股份被质押,此次全部股份被冻结。

“种瓜得瓜 种豆得豆”

显然,自己种下的恶果只能自己承担。


连接网(www.newbelink.com):中国最大的产业互联网新商业媒体,专注于产业互联网创新与实践的报道。



相关阅读

阅读原文 阅读 271
投诉
广告

京ICP备12024388号-2 © 1997-2015 连接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