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瘦身” 裁员大潮来袭

2018-09-11 作者:创业家 曹珂 常皓靖 来源:连接网

分享:

[摘要]2018年第二季度,小微企业用人需求较第一季度平均下降26.6%。裁员大潮滚滚向前,每个人都深深感受着切肤之痛。



最近,企业裁员瘦身撩动了很多人的神经。


创业家&i黑马从智联招聘方面获取的数据也侧面印证了很多公司“瘦身”的事实。2018年第二季度,小微企业用人需求较第一季度平均下降26.6%。

寒冬中,企业异常艰难。运气好的,在夹缝中求生存,借点口粮,继续孤独地上路;扛不下去的,裁员、止损,或干脆关门大吉。

裁员大潮滚滚向前,每个人都深深感受着切肤之痛。



影视业“瑟瑟发抖”


一个月前,赵晶(化名)开始考虑裁员5-6人。

赵晶是一家影视公司的创始人。资本退热、政策趋紧,一系列变化,让整个行业“瑟瑟发抖”,每个人都清晰地感知着这场风暴带来的风吹草动和剧烈变化。

赵晶称,公司原本有40余人,如果社保新政策实施,年成本或增近20%,逼近1000万元。而目前公司账上的资金只够撑三个月,这让赵晶压力山大。

“自己都吃不饱,怎么养活那么多人?”被逼无奈,赵晶着手从严考核员工绩效,“靠绩效说话,无法创造价值的人当然得走,精简后的人员一定是能打硬仗的,将来公司有了新发展还会再招人,但招的一定是精兵强将。”

不过,裁掉相处已久、深有感情的员工,让身为女性创始人的赵晶难免会纠结。5天前,一位跟随她6年的高管未等裁员先提了离职,这让赵晶十分痛心。她舍不得将他踢出公司微信群,心里仍觉得他是公司一员;他也舍不得退群,仍帮公司做一些事。“有时需要对接一些事,我会让别的同事去通知他,这种隔膜感让人很心痛,看到那个离职高管的椅子空空的,我心里也空空的。”赵晶对创业家&i黑马表示。

不只赵晶,她周围许多创业者朋友都有裁员计划。一家1000余人的新媒体公司,已计划裁员20%-30%,同时严格考核KPI,明年底前停止一切新项目,砍掉半年内看不到盈利的项目。另外,也有公司通过“员工合伙制,员工拿底薪+分红”的方式过冬。

一位名为“仰望星空浪子”在新浪微博上吐槽:“最近公司生意不好,老板裁员,本部门折兵损将,只剩我一人,当光头司令。心里有种不明的凄凉,这种日子不知道我还能坚持多久。”

行业不景气,许多企业的用人需求和意愿骤降,甚至采用“只出不进”、“裁员”的策略以应对寒冬。在寒冬中孤独前行,这亦是企业自我保命的无奈之举。

游戏业风雨飘摇,裁员或高达70%


过去十几年,一直是游戏行业的黄金时代。然而今年,国产游戏似乎正遭受着“灭顶之灾”。

今年8月30日颁布的《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中提到,“实施网络游戏总量调控,控制新增网络游戏上网运营数量,探索符合国情的适龄提示制度,采取措施限制未成年人使用时间。”

这意味着,游戏行业将雪上加霜。此前,游戏行业增速放缓、人口红利消逝、版号暂停审批……一连串的打击已让整个国产游戏业风雨飘摇,增速严重下滑,就连腾讯网易这样的大厂,都惨遭股价和业绩的双杀。

一时间,游戏行业仿佛按下了暂停键。部分游戏公司欲将市场转移至东南亚和非洲的国家,以谋求一条生路。

一家游戏创业公司创始人达宽(化名)对创业家&i黑马表示,他正计划将业务中心转到东南亚。“游戏行业本就被寡头垄断,现在再加上国内对游戏业的妖魔化,行业未来会比较坎坷,中小型公司基本很难生存了。”在他看来,死磕国内就是死路一条。

而若将业务重心全部转移到东南亚,则意味着人员精简。达宽表示,他只考虑保留30%的核心人员,其他人员都去当地招聘。这意味着,原来近70%的人将会被裁掉。

达宽回忆,在游戏行业最好的2014年,当时公司只有5个人,但每个月都能做一千万的流水。不过,自2016年开始,他们的生存就变得愈发艰难,2018年更是“爆炸性的难”。达宽表示,今年公司的营收下降非常厉害,只能用“惨”字来形容。达宽坦言,因为自身难保,原来70%的员工将被裁掉,“不裁掉干嘛,养不起啊!公司的第一责任是赚钱,其他冠冕堂皇的东西等赚了钱再说。”

达宽解释称,并不是说只有不赚钱的公司才裁员,整个行业不管是不是赚钱都在考虑裁员。达宽表示,有些上海的游戏公司已经裁员15%-20%。另外一位业内人士透露,有些游戏公司创始人给HR下达了国庆节前裁员30%的艰巨任务。

不止裁员,许多游戏公司的用人需求也大幅下降,“只出不进”。创业家&i黑马从智联招聘提供的数据发现,2018年第二季度用人需求下降最为明显的行业之一就是网络游戏。20-99人的网络游戏公司,招聘需求同比下降54%;20人以下的公司,招聘需求更是同比下降84%。





而2018年4、5、6三个月招聘需求显示,网络游戏只有20人以下公司在6月环比中有增长,其他均为下降,且下降幅度非常大。





游戏公司裁员惯用的举措是,通过游戏项目KPI未达成,项目整体产出和投入存有问题进行劝退,或是因为游戏开发的进度或者游戏的表现来进行项目组的调整。


张明(化名)的两位合租室友所在的公司就试图以这种方式劝退员工。


张明合租室友马宇(化名)的公司,裁员的方式是进行月考核,通不过就劝退,不肯退就降一半工资。张明另一个合租室友张天天(化名)的公司,因为棋牌游戏类型不过审,进行的各种棋牌类游戏纷纷作废,导致本来十几二十人的U3D项目组几乎瞬间跑光,只剩下两个人。

而在广东一家游戏公司做角色设计的张明,最近的日子也很艰难,“刚完成不擅长的游戏美术领域工作,接下来将是我一角色原画最不擅长的场景绘制工作。”

末了,张明祈祷,希望可以“通关”这段艰难的日子。

P2P爆雷,大规模裁员

游戏行业大地震,P2P网贷行业大爆雷。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7月初,有45家P2P平台爆雷。截至今年上半年,P2P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减少至1836家。这意味着,P2P大部分玩家或出局,员工或被大规模裁员。

李乐(化名)一个半月前入职了一家P2P公司。这一个半月间,公司人员从100人骤降至30人,李乐一手经办了部分人员从“劝退-到帮递简历-办离职-再送走”的全过程。李乐记得,最多的时候,每天送走了七八位同事。

李乐劝退同事的办法是告诉他们公司真实情况:“公司不景气了,自己做好准备,可以寻找更好的发展机会,找到了就可以随时离职,公司不会拖着你。”

李乐会让同事把简历发给她,由她去帮那些员工推简历。在李乐和其他HR的帮助下,很多人已经找到了新东家。李乐坦言,此举也是为了可以减少赔偿。

不过,有些人可不屑于领这份人情。

不愿意被劝退的人,大多是买了公司的产品,赔得很惨,怒火攻心。

这种人最难对付,每当李乐试图和他们聊聊,他们都拒绝谈话,并在办公室里怒吼,声音大到十几米开外都听得一清二楚,“买了就赔!为什么不给赔偿!为什么!”

李乐无可奈何,心里也很委屈,“我又从没忽悠他们买过什么,是他们想赚钱,又没看清市场,怎么能怪到我头上?”李乐对创业家&i黑马说,她至今连同事们买了多少钱的产品,究竟跌了多少都不清楚。

起初,从没遇到过这种事的李乐,不知道怎么面对,“可是我们能说啥,买都买了,这咋赔?”

一来二去经历得多了,李乐也学会了应对之道,要先等他们撒完气,再去谈。

“做HR的,啥没见过?”假使单看李乐说的话,很多人肯定猜不出她去年刚本科毕业。如今,她看得也挺开的,“只要不打人,随便他们。”

看到这么多人都走了,李乐也想过要走,而且“肯定会走的,只是时间问题”。但她说,“人力总会坚持到最后。”

蝴蝶效应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随着大量P2P公司爆雷,也波及到了创投领域让“P2P-上市公司-投资机构-创业公司-员工”这一条链条上的每个个体都深受影响。

创业者张鑫(化名)便惨遭此境遇。今年1月份,张鑫个人投入200万元作为启动资金,公司就这样开了张。

不过,钱很快不够用了。于是,张鑫寻思着找风投资金做援助。就在与一家VC机构反复沟通并基本敲定投资意向后,变故突降。

原来,这家机构的LP是一家上市公司,而此上市公司背后的资金来源于某P2P公司。随着P2P公司接连爆雷,机构也没钱了,张鑫好不容易谈下来的融资就这样“黄”了。最近,VC投资愈发谨慎,张鑫创业的启动资金200万也快烧完了,奔波在融资路上的他,愈发焦头烂额。

不仅张鑫如此,一家媒体因其投资方牵涉P2P爆雷事件,于是在7-8月份进行了大规模裁员。

今年4月入职该媒体的李蕾(化名)称,起初,自己并不知道公司在大规模裁员。但慢慢地,他发现公司总群人数每天都在减少。后来,有同事私下告诉他,公司会从122人裁至20-30人。听到这个消息后,李蕾慌了,自己已经入职三个月了,却还没收到转正通知邮件。当晚回家后,他饭都没吃就开始投简历,第二天就去一家公司面试了。

让李蕾更慌的是,他的直属领导私下对他说“要做两手准备”,老板在一次开会时也提到了“资金紧张,工资先紧着‘离职’的员工先发。”

事实上,李蕾8月中旬离开时,7月的工资都未发放。

如今,李蕾已经找到了新东家,但有些前同事就没有他那样幸运了——他们依旧在家待业。


创业家&i黑马还了解到,由于游戏业不景气、P2P爆雷导致的裁员,也引发了一连串的连锁反应,猎头行业深受波及。据猎头公司创始人王盼(化名)透露,这让一些本专注在这些行业的猎头,回到in house(创业家&i黑马注:猎头专业术语,指的是内部人事管理)做HR。

明星企业的日子也不好过

除中小微企业生存艰难,被迫裁员外,明星企业和独角兽们的日子也并不好过,纷纷开始瘦身,以节约成本。

据电子发烧友网报道,6月15日,有消息称魅族已启动了大规模年中裁员,裁员规模已经超过2000人,其中签约员工1500人,第三方魅族服务人员600多人。随后在当日晚间,魅族科技发部内信,称公司将“坚守精简高效”原则,相关人士确认,魅族将裁员610人。

美图也因业绩不佳陷入裁员传闻。8月21日,美图公布了截止2018年6月30日的上半年度财报,显示美图上半年营收20.52亿元,同比下滑5.9%。而后,美图承认裁员,并表示“对内部人员进行优化、重组,是为了匹配下一阶段的战略规划,提高组织效率”。

就连招聘网站拉勾网也被传出裁员消息。8月28日,有媒体爆料招聘网站拉勾网前CEO马德龙已于7月离职,在拉勾网创始人许单单成为公司实际管理者后,公司发生了频繁的人员流动,从中高层到基层,据估算离职人数在200人左右。

不过,拉勾网联合创始人、CMO鲍艾乐则回应创业家&i黑马称,公司人事并没有频繁发生流动,现在走的人主要是业绩不好的销售。

而创业家&i黑马拿到的一组简历刷新数(创业家&i黑马注:简历刷新数包括新增简历数以及简历更新数)显示,2018年5月-8月,每月简历刷新数骤增,远高于2017年同期数据。2018年6月约同比增长18%,2018年7月约同比增长41.3%,2018年8月约同比增长33%。

这意味着人才市场上又新增了一批找工作的人。

活过去,春天就是你的

过去几年,中国创投行业大爆发,无数创业者和投资人走上了舞台中央,投资人出手阔绰,创业公司为了抢人不惜开出比BAT同岗位高一截的薪水来吸引人才。

如今,下行压力渐增。招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丁安华撰文指出,中国民营经济特别是私营企业的发展陷入了改革开放40年来前所未有的困境。在“去杠杆”的政策指导下,私营企业资产负债率明显上升,从52.2%上升至55.6%,利息支出则同比上升11.8%。

作为民营企业中最弱小的一环——创业公司,在创投环境愈发严酷的当下,融资和生存也愈发艰难。创业家&i黑马了解到,一家累计管理百亿资金的一线投资机构,最近投一个不到2000万元的项目,竟然可以上7次投委会。

“最近几个月投资环境确实冷了不少,许多投资机构的投资速度放缓一半,”迅雷创始人、远望资本创始合伙人程浩对创业家&i黑马表示,“在资本寒冬里,公司最关键的是控制成本。”

程浩强调,裁员只是节约成本的一种手段,切勿盲目裁员,更多的是要根据自身业务发展的需要进行调整。“2008-2009年次贷危机发生时,迅雷为应对危机也曾裁员,但事后反思其实是盲目裁员了。”

青普旅游创始人、原鼎晖创投创始人王功权在创业黑马学院分享时也建议创业者,要以能拿到自己成长的资金、生存的资金为第一要务,不要顾及价格,资金至少要储备到2019年底。“活过去,春天就是你的。”

易凯资本 CEO王冉则对创业家&i黑马表示,今年“C轮死”的现象很有可能会重新出现。那些只能靠融资才能活下去的中晚期公司,如果不及时认清大势调整估值,很有可能熬不过这个冬天。

“这是一个比赛觉醒速度的游戏。”王冉说。

此外,王冉建议创业者,一是晚融不如早融,融资额需要至少支撑到公司正常运营到2019年底。二是创业者在估值上不要太纠结,落袋为安最重要。三是多给领投方一些特别的甜头,尽量把原本只想跟投的人变成独立领投。

尾声:创业家是冬天的孩子

“公司账上的钱只够再支撑三个月了,”赵晶对创业家&i黑马说,“所有高管都觉得我是一个好老板,觉得我们是一家开心快乐的好公司,可是公司危机重重,又有谁比我更清楚呢?”

在寒冬中,许多创始人都有着和赵晶相似的境遇。

但是,“创业家是冬天的孩子,很多伟大的公司,都诞生在冬天,成就在冬天,”创业黑马董事长牛文文称,“在别人恐惧的时候,就是勇敢的创业家成批成长壮大的时候。”

险峰旗云管理合伙人王世雨也对创业家&i黑马表示,过冬也有过冬的好处,创业公司的竞争环境没那么激烈,所以这时候练好内功,提前规划好融资节奏,管理好现金流,才能熬过冬天。

牛文文认为,资本寒冬对真正的创业者来说,并不是多么严重的挑战。一般来说每隔7、8年,就会有一次经济下行。现在由于产业升级,经济下行的周期来得更快。所以对于创业者来说,从创办公司到公司上市,或者打拼到公司能够生存,都得经历一两个冬天,冬天对于创业者来说是常态。

“许多企业倒下的时候,新一代的主流公司已经在冬天成长起来了。”牛文文说。


连接网(www.newbelink.com):中国最大的产业互联网新商业媒体,专注于产业互联网创新与实践的报道。



相关阅读

阅读原文 阅读 346
投诉
广告

京ICP备12024388号-2 © 1997-2015 连接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