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改变 猫眼上市后的路该怎么走

2018-09-06 作者:品途 老铁 来源:连接网

分享:

[摘要]9月3日晚间,港交所正式披露了猫眼娱乐日前递交的招股书,此后,国内在线售票行业将会出现双上市公司的新格局。



9月3日晚间,港交所正式披露了猫眼娱乐日前递交的招股书,此后,国内在线售票行业将会出现双上市公司的新格局(淘票票母公司阿里影业已是香港上市公司)。



在此之前,售票平台经过资本以及运营能力的双重考验,以大浪淘沙般的力度将行业中低端玩家尽数淘汰,行业经过重组、并购或是退出,猫眼也经过收购、合并多条环节,经历被看好和质疑,也终于走到IPO这一步。

在行业经过资本为主的票补之后,行业竞争开始进入相持化阶段,在此时刻,猫眼获得IPO解决资金问题之后,将如何面对接下来的市场是我们所关心的。

光线收购猫眼之初,业内诸多人有此怀疑:单一影视公司能否支撑一个售票平台。如今再看,猫眼已非光线一家之平台。

除去腾讯、美团等早期互联网股东,猫眼在近年加大了向产业上游布局的动作,根据招股书,其一方面延续微票与华谊合作,将华谊继续作为猫眼股东,目前华谊占股为0.5%;而另一方面,以约9.53亿港元认购欢喜传媒15.00%股份,继续向产业链上游深入。

猫眼此时所为,重点在于展示业务重心向宣发转型的决心,根据招股书内容,2017年猫眼在线电影交易额达到216.8亿元,当年国内票房总额为559亿元,较上年增长50.3%,娱乐内容服务同比增长152.6%,达到8.52亿,宣发收入成为猫眼增长最为迅猛的业务,考虑到中国电影市场增速,以及宣发费用在总票房的占比情况,该行业如今已是200亿以上的市场,猫眼在此空间不容小觑。

若要稳定宣发市场,就要加大与一线影视公司的紧密程度,换句话说,猫眼今天要做的正是从影视上游来加持下游宣发。

猫眼最初重点为光线影片宣发,光线所拍电影大都会选择猫眼宣发,这也是猫眼宣发业务的第一桶金,但电影内容的不确定性会给企业带来极大风险,如光线出品的《大闹天竺》、《捉妖记2》在票房上都称不上是成功案例,由于涉及光线选片以及内容生产的流程等因素,无形中加大了猫眼风险。


猫眼做大宣发就必须扩大选片范围。

因此,从理论上看,猫眼通过平台以及资本力量向产业链上游迈进,与有优质内容生产能力的企业建立绑定关系,是其获得优质影片宣发资质的重要通道。

但实际操作中,这条路对手淘票票也曾走过,在成立之初和和影业、博纳影业、华策影视、杭州宝派(南派互娱之运营平台)、天津联瑞影业等6名影视公司股东所持有9.12%的股权,彼时业内也多认为这将成为淘票票宣发以及内容投资的闭环生态。

但在2017年7月,几家公司悉数退出淘票票,虽然阿里影业仍是博纳以及和和影业的股东,但在实际操作中这两家并未给淘票票更多照顾,如博纳的《红海行动》将猫眼和淘票票同列联合发行,未如业内早期评论那般进行资源倾斜。

如今,猫眼加大对上游影视制作公司的投资也是要面对此问题,如今年爆红的暑期的《我不是药神》,猫眼虽然位列联合出品,但并未拿到发行资格,原因似有许多,诸如早期对电影的重视程度不够等等,但猫眼对片方吸引力还有待提高这是不争的事实。

猫眼此次投资的欢喜传媒正是《我不是药神》的主投之一,旗下有宁浩、黄渤、陈可辛等知名导演,具有一定优质内容的生产能力,猫眼当然希望通过投资获得发行资质,来提高自己宣发影片的范围但问题在于:谁能保证博纳对淘票票的故事不会重演?

在诸多问题未有清晰结论之前,我们不确定此后猫眼的发行版图能否压倒性超过对手,宣发重点在拼资源,也只有拥有了压倒性优势,在争夺宣发权时才具有最大的胜算,这就要回到资金问题了。

我们要强调,资金对猫眼制约性不容忽视。

在猫眼招股书的现金流量表部分,我们可以一窥其资金状况的基本情况,见下图


可以看出,2018年上半年,猫眼现金流吃紧状况加剧,经营活动产生现金流净额由上年的流入2.15亿降为流出12.24亿,在200亿高估值背景之下,2018年未拿到有效融资现金收入,使得上半年现金及现金等价物降为7.05亿,这也是2015年之后现金流第一次出现流出态势。

销售及营销开支在今年上半年达到11.4亿,成为现金流吃紧的主要原因,今年上半年国产电影票房前15名中,猫眼参与发行(包括联合发行)共有8部,由于发行影片数量增加以及票补等促销手段的烧钱行为,使得猫眼现金流出现吃紧问题,此外,上半年主控发行的《后来的我们》遭遇刷票以及票房造假等问题的质疑,如若属实也是对猫眼运营风险的一记重击。

因此,猫眼当下向宣发转型的方向不会改变,但由于行业对资金的要求,以及对手在争夺影片资源方面的不遗余力,猫眼此后运营将面临极大压力。

此外,我们也要看到猫眼的势能优势,在2015年至2017年,营收增速均在1倍以上,而我们备加关注的市场费用部分增速则相对稳定,2016年较上年甚至有所下降,虽然2018年上半年营销费用猛增,但并未超过营收费用增速,猫眼已经不完全是靠票补刺激用户获得增速的企业,这是相当有利的一点。

2018年春节,行业出台了“票补限价”的政策,规定票价不得低于19.9元且有总量限制,这也意味着线上售票平台正式告别了9.9元时代,也通过行业自律降低了票补的压力,但这也给行业今后竞争带来更大的不确定性:在没有票补之后,如何才能稳定市场份额,或者说击倒对手呢?


连接网(www.newbelink.com):中国最大的产业互联网新商业媒体,专注于产业互联网创新与实践的报道。




阅读原文 阅读 264
投诉
广告

京ICP备12024388号-2 © 1997-2015 连接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