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行教父李斌:从易车易鑫摩拜到即将上市的蔚来汽车

2018-08-15 作者:陈兰 来源:连接网

分享:

[摘要]八年前,马斯克带着特斯拉,李斌带着易车,成功登陆了纽交所。八年后,李斌带着蔚来要上市,马斯克却在上演一场退市大逃亡。



三年前的夏天,身着黑色POLO衫眼戴黑框眼镜的游侠汽车创始人黄修源,走上了三里屯太古里橙色大厅舞台,浑身散发着的,是自信的光芒。他说,市面上没有做得好的电动汽车,他还说,游侠X是全球顶级电动跑车。

 

以酒吧一条街闻名的北京三里屯,是光怪陆离灯红酒绿生活开始的象征,也是生活的分界点。走进这里后,随性在里边,严肃在外边,疯狂在这边,理性在那边。

 

黄修源的一席话,几乎将此前互联网造车的那些公司全盘否定,比如小鹏,比如蔚来,那场发布会后最让人刻骨铭心的不是游侠或黄修源,是一个大热的词汇:PPT造车。而之后接近一年的时间里,在这场开在三里屯的发布会作用下,互联网造车被定义在PPT里面,传统车业则在PPT外面。


首先打破僵局的,是将一辆概念车开上舞台的奇点汽车创始人沈海寅,接着那些顶着纸上造车舆论压力埋头苦干的公司,几乎都把自己家的概念车从PPT里拿出来暴露在空气里。乐视也拿出了LesEE概念车,不过如今也还是止步在概念车的阶段。

 

而李斌从某种程度来说,也许一直想做那个将PPT造车标签从互联网造车身上撕下的人。从前年的蔚来EP9,到去年的蔚来ES8,再到今天向美国证监会提交的蔚来上市招股书,李斌带着三年前创办的蔚来汽车,一步一步成为别人口中特斯拉的中国门徒。



1两个巨蟹座

 

五天前,李斌刚度过44岁生日,五天后,蔚来向证监会提交了上市招股书,与此同时特斯拉CEO马斯克发了条推特:我非常兴奋,能与银湖资本和高盛作为财务顾问,就特斯拉私有化计划进行合作。

 

八年前,马斯克带着特斯拉,李斌带着易车,成功登陆了纽交所。八年后,同一时刻,李斌带着蔚来要上市,马斯克却在上演一场退市大逃亡。


马斯克虽然大李斌三岁,但两人都在炎热的6月出生,如果跟李斌一样按照农历庆生的话,那明天便是马斯克47岁的生日,然而,正在“逃亡”的马斯克怕是过的不会太舒心。

 

李斌出生在安徽太湖吴岭村,吴岭村是离太湖县城较远的一个村庄,典型的穷乡僻壤,不过李斌还是对生养他的那片土地感情深厚。蔚来生产ES8的时候李斌选择的代工厂是江淮汽车,而江淮汽车便是李斌家乡的企业。即使合作后关于两者不合的言论此起彼伏,但李斌依然为江淮站台,并宣称第二款车型ES6的生产依然交给江淮。

 

马斯克跟李斌相反,他不太喜欢自己的故乡南非。直到成年,他想离开南非,用的形容词都是“出逃”,为了顺利还精心设计了路线。

 

七八十年代的南非,就一个字:乱。没有规则,更加没有法律,即使是白人之间也没有人会讲规则,谁的拳头更硬,谁就是规则和法官。两个人把你按住另外一个人抡起棍子打你是常态,在酒吧礼貌性的看别人一眼,都会被理解成亵渎与挑衅,然后你会被揍得在重症监护病房里住上几天,倘若你的眼光里稍微有那么一点不服气,那可能就不是几天,而是几个月的

马斯克的童年和青春没有派对,没有橄榄球或篮球,没有酒,只有一堆他不愿提及的往事。他喜欢书,书中自有黄金屋, 书中自有颜如玉,外界的暴力没能打断他读书的热情,不过暴力的环境,不可避免的给他带来了伤害。12岁的时候马斯克用BASIC语言写出来一个电子游戏“Blaster”,卖了500美元,然后他被嫉妒了,聪明的人总是众矢之的,他成为学校里小混混们欺负的完美对象。

 

轻微一点鼻青脸肿,严重一点被踢下楼梯,昏迷整整两天,五年前马斯克做的一场鼻子矫形手术,就是小时候在学校被人殴打而留下的病根。李斌应该感谢这个国家,以前苦是苦了点,穷是穷了点,但至少人身很安全,相比起马斯克来说,免受了太多皮肉之苦。

 

李斌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吴岭村才开通了一条公路,那时他就有了汽车梦的迹象,放学后他一边放牛,一边就在这条公路上玩自己制作的小推车。初中毕业,在家里人的劝说下李斌先是报考了中专,考完后才意识到不对,赶紧以绝食相逼为自己博得上高中的机会。


可上了县城高中,他如同21世纪沉迷于吃鸡游戏的青少年一样,恋上当时游戏厅里的街机,里面的《街头争霸》《拳皇》等游戏挖空了李斌的时间,他甚至还在学校机子上偷偷编写BASIC程序,以此研究街机背后的秘密。

 

好在他最后考上了北大,还因为街机打下的BASIC基础,成为在校期间唯一一个通过系统分析考试的文科生。马斯克就读的学府也颇具盛名,是著名的八所常春藤盟校之一宾夕法尼亚大学,后来在加利福尼亚读了两天的博士后,马斯克就走上了创业的路。

 

前段时间映客上市的时候,创始人奉佑生说创业九死一生。其实对李斌或者马斯克来说,创业这条路他们之前走的还是挺顺的。与弟弟创办的提供城市旅游指南的Zip2给马斯克带来两千多万美元的收入,接着是在线银行PayPal,在被eBay收购后又给他带来一笔1.8亿美元不菲的入账。虽然经营的过程有点曲折,但财务上马斯克实现了绝对的自由。


他的SpaceX和特斯拉,即便曾度过一段至暗时光,后来也都步入正轨,当然特斯拉现在另当别论。而算上蔚来汽车,即将是三家上市公司缔造者的李斌,跟九死一生也实在对不上号。


2停不下来

 

李斌是真的忙。

 

原定于9月上市的计划,提前了一个月。在这之前,李斌也忙得不成模样,常常是今天在合肥,后天就在广州,然后再过一天又去了阿布扎比。不是在这座城市,就是在去另一座城市的飞机上或ES8车上面。88号,李斌生日的前一天,他都还开着ES8行驶在合肥回上海的路上。连他的太太都忍不住在平台上发表心情说:这次创业太苦了,你长了好多白头发。

 

在李斌看来,他自己是:奔于疲命,甘之如饴。他就像是行走的ES8活招牌,走到哪里,跟着他的几乎都是ES8,就连去英国或者慕尼黑,也要喜提他心爱的ES8,近期流出来的每一张照片,都是他漏齿大笑的样子,不显疲态。


其实,李斌应该是闲不下来。小的时候不是忙着放牛,就是忙着帮自己做小生意的外公收钱记账,到了大学除了主修社会学,还辅修法律和计算机两个专业。大学那些年相对义务教育的十二年,自由而宽松,李斌一方面有兴趣和好学的成分,另一方面就是闲不下来的“病症”,最多的时候,他一个星期要考17门试,兼职同时要兼10份工。

 

李斌跟英国作家安东尼.伯吉斯有那么点像。1960年伯吉斯从医生那里得知自己脑袋里长了一个肿瘤,离大限之日只有一年时间。为了给妻子留点作品版税,他在那段难熬的时日完成了最经典的充满人性绝望的小说——《发条橙》。

 

写完后的伯吉斯没有闲着,为了应对外界的各种批判,为了维护《发条橙》的版权,为了配合导演库布里克将发条橙拍成电影时能立刻修改,他活到了1993年。反而他的妻子在他确诊的第八年便长逝,而在那三十多年里,他没有一刻闲下来过,写出了许多除《发条橙》之外的优秀长篇小说。


伯吉斯是因为焦虑而闲不下来从而带来强大的生存意志,李斌则是一开始想挣钱出人头地然后有了造车梦,最后到现在都停不下来。

 

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是李斌的同门师兄,1996年李斌做了个皮包公司南极科技,帮人注册域名生意很好,一个月最多能挣几十万。不久,李国庆找上李斌一起做科文书业,正是在科文书业里,李斌才有了出去单干的想法。于是1999年,李斌开始策划他的出行梦想,李国庆则创办了当当网,科文书业正是当当网的前身,两师兄弟就此分道扬镳。

 

2000年李斌创立易车网,遇上互联网泡沫,那时人人都躲着做互联网公司的。两年后,原本有80多名员工的易车网只剩下7名员工,其中包括李斌。彼时李斌半年都没有钱给人发工资,出行工具是公交车,口袋里钱最多的时候是10块。还好,李斌在易车网上推出的专为汽车厂商投放广告的平台“新意互动”,引来一汽马自达的青睐。这场曲线救国运动圆满成功,易车网也于2010年走进纳斯达克,成功敲钟。


去年在香港上市的易鑫集团背后的缔造者,也是李斌。创办易车网六年后,一个曾在华尔街打拼的叫张序安的人加入了阵营,这个张序安便是易鑫集团的创始人。四年前,张序安成立了易鑫集团的前身易鑫资本,成为易车旗下的子公司。

 

2011年的一个冬夜,李斌向自己的好友龙宇吐露了造车梦想。龙宇是贝塔斯曼中国总部首席执行官,很多人熟知的探探、Keep、豆瓣、蘑菇街等都是贝塔斯曼投资的项目。那时他们两个人在龙宇家附近的一个小餐馆吃饭,后来龙宇回忆说:那个冬天很冷,李斌的眼里放着光。

 

等到了为蔚来汽车招兵买马的2015年,李斌见了几百个人,在中国和别的国家来回跑了17趟。他几乎每周都会在上海和北京之间往返,没有合适的航班就做高铁,没有高铁就选择火车卧铺,在卧铺上睡一晚,第二天到了目的地就打起精神干活。

 

两年前EP9发布的那两天,李斌只睡了两个小时,为了准时参加钛媒体举办的汽车科技峰会,他连家都没回就近住在钛媒体活动所在的酒店。做完了演讲后,又匆匆赶去接受了媒体采访,后面还去大学做了个交流会。


3朋友圈

 

黄峥背后的阵容再豪华,也豪不过李斌背后的那些男人们。

 

蔚来的六大创始投资人每一个在江湖上都有一席之位:小米雷军,腾讯马化腾,京东刘强东,红杉资本沈南鹏,车和家李想,高瓴资本张磊。这些人组成李斌背后最初的强有力的后盾,李斌曾说过:汽车创业是非常难的,所以从第一天开始,就觉得朋友圈一定要大一点,不要指望一个朋友能帮你搞定所有事。


雷军是中国最早购买特斯拉的那批人士之一,也是马斯克妥妥的粉丝,几年前在硅谷见过马斯克后他就发了条微博:和马斯克相比,我们就好像在做每个人都能做的事情,但是他做的是别人想不到的事。言语之间,透露着仰重之情。雷军投李斌,说到底除了有一部分是互联网造车的潮流,还有一小部分跟马斯克息息相关,毕竟李斌做的是跟马斯克差不多的事情。

 

2013年的时候李斌跟雷军说了造车的想法,雷军就说,扣动扳机的时候直接找他就行,一年后李斌的蔚来汽车启程,雷军的顺为资本就入了场。李想和张磊几乎是同一时间被通知,后来这两人也加了进来,其中李想说过,投资蔚来,是因为跟李斌一拍即合。

 

李斌跟刘强东的关系,已经到了去刘强东家吃饭的地步,就是在那些一起吃的饭中,李斌告诉了刘强东蔚来的计划,沈南鹏也是在某场饭局中被李斌“说服”。20153月马化腾到北京开两会,李斌专门约了他聊蔚来,马化腾当场就说了ok


新东方总裁俞敏洪也在投资名单列表里,俞敏洪对蔚来和李斌极度看好,他曾说:如果将来有一家中国公司能成为电动车和无人驾驶时代的领导者,很可能是蔚来汽车。淡马锡、联想、百度、TPG等也都是蔚来的股东。

 

李斌颜值高,这一点是公认的,好看的东西好看的人确实更加让人赏心悦目。李斌也爱笑,网上十张照片其中八张都是他在镜头下笑的。李斌也有情有义,今年梦龙举行了一场2018世界巡回演唱会,117号开唱魔都上海。李斌的太太喜欢这个乐队,于是李斌那天刚从慕尼黑飞回落地上海,就陪太太去嗨了这场演唱会,嗨到两个人声音都哑了。

 

蔚来汽车用户见面会有一站在石家庄。在北大读书的第一年实际上李斌是在石家庄陆军学院度过的,所以石家庄对他来说,很亲切。石家庄网友很支持李斌,说出了“国际庄相亲相爱蔚来人”这样的宣言。


ES8刚落地的时候,第一台给了蔚来的001号员工李天舒,第二台归属于李斌的太太,第三台李斌送给了好友龙宇的女儿Audrey。更早首批量产六部的蔚来电动超跑EP9,也分别成为最初六位投资人的专属座驾。而李斌在招股书中的公开信里还说,要拿出自己持有的5000万蔚来股票成立信托基金,由蔚来的车主用户掌握使用权。

 

从这些来说,李斌着实是一个很温馨的人。


4冒险者

 

根据招股书,蔚来上市的股票代码是“NIO”,NIO=A New Day ,李斌想要的,是上市之后的一个新篇章。

 

锤子创始人老罗说:“我曾经特别讨厌那些喜欢冒险的人,比如某个季节封山了,不许上去,有人非要上去,结果抢救队员为了救他,把自己的命搭上了,这种事无论是电影里还是真实世界都发生过。后来我想明白了,其实从人类整体来讲,正是那些少数有冒险精神和这些有基因的人,比如说发现新大陆,发现新能源,发现新技术,发现新方法等等,是这些有冒险精神的人为人类带来福祉,带来进步。”李斌和马斯克一样,是有冒险精神的人。


马斯克的外祖父,经常带着家人带着五个娃,一言不合就开个安全系数低的单引擎飞机到处飞,甚至越洋飞行。罗永浩认为,咋一听是混蛋干的事,但也可能正是因为这个家族这样冒险的基因,才出来一个对科学、对技术,对企业感兴趣的马斯克。

 

李斌的商业启蒙同样来自他的外公——种庄稼种的好,经营小生意也不错。近十年兴起的微商中的分级代理模式,在李斌外公做生意的时候其实早已崭露头角。比如从江苏买回酒药,回来后分销给村里的农户,中间就是一级和二级代理,代理级别不同,拿货的价格不同,俨然现在的微商分销模式。李斌的大胆传承于他外公。

 

造车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也是一件烧钱的事,几千块钱就能造出来的车给客户,客户也不敢开,就像99包邮的奶粉卖给你,你也不敢给婴儿喝是一个道理。蔚来汽车交货和性能问题一直为公众所关心,基本每一次李斌接受访问,被问及的问题几乎都是关于这两方面的,李斌自己也很无奈,但每一次都耐心回答。


去年12ES8下线的时候李斌说今年4月份能完成首批交付,9月份累计一万台车交付,然而截止到现在一共交付了481辆车,离一万的目标还差得远。此前小鹏汽车创始人唐小鹏曾说:今年新造车企业没有能交付一万台的。85号李斌在公开场合回应:不用等到1231日,蔚来肯定能做到一万台交付,谁输了,就输给对方一辆蔚来ES8或者小鹏G3。从目前的种种情况来看,李斌无异于在冒险。

 

蔚来这三年来亏了100亿,交车日也在延迟,如今又选择上市,各种猜测接踵而来,割韭菜、圈钱等刺眼的词汇也渐渐出现。

 

然而李斌却好像并未放在心上,也许用李斌曾说过的话来说就是:投资人的宽度和深度都是又宽又深,算一个简单的账,真缺钱的话,每个投资人出4千万美金就20亿美金了。


连接网(www.newbelink.com):中国最大的产业互联网新商业媒体,专注于产业互联网创新与实践的报道。



相关阅读

阅读原文 阅读 420
投诉
广告

京ICP备12024388号-2 © 1997-2015 连接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