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畔大学教务长曾鸣:资本应该向创新型企业示好

2018-07-27 作者:译东西 来源:连接网

分享:

[摘要]曾鸣被马云邀请加入阿里的时候,距离马云立志用20年时间将阿里打造成中国一流电商网站,已经过去七年了。



726日消息,近日《福布斯》杂志对湖畔大学教务长曾鸣进行了专访。在访谈中,曾鸣和《福布斯》记者就广泛的话题进行了坦率的对话,并对记者阐述了阿里巴巴的愿景,谈论话题从创新到蚂蚁金服再到如何将科技应用到实际问题上,无所不包。


以下是福布斯杂志专访实录:

 

曾鸣被马云邀请加入阿里的时候,距离马云立志用20年时间将阿里打造成中国一流电商网站,已经过去七年了。



现年48岁的曾鸣将多年的思考集结在他的新书《智能商业:阿里巴巴的成功揭示战略的未来》中。该书将于9月由哈佛商学院出版社出版。曾鸣在近期的对话中详细阐述了他的愿景和他心中的阿里巴巴。

 

福布斯:您谈到核心目标之一是完全透明,这似乎与我们在过去20年中对中国的了解相悖?

 

曾鸣:尽管有跌宕起伏,但过去二十年的总体主题是市场化改革。阿里巴巴从中受益匪浅。线上市场也许也是中国竞争最激烈的市场。同时,线上市场也是一个高科技产业。因此,大多数公司都重视市场的透明度和竞争力。多年来,阿里巴巴一直在中国倡导这种价值观。我们在中国被称为是一个由使命、愿景和价值观驱动的公司,旨在为整个社会做出贡献。

 

福布斯:您如何看待阿里巴巴与其最大的竞争对手腾讯的不同,以及你们双方在未来的发展上有何不同?

 

曾鸣:双方并没有激烈竞争。腾讯更像是一家典型的互联网公司,阿里巴巴是一家非常独特的电商公司。当然,未来,任何电子商务公司都必须拥有社交元素;同时,对于任何社交网络平台而言,也都会萌生出一定程度的电子商务。所以我认为这两个生态系统都是高度自给自足的。尽管如此,这两个生态系统之间仍存在重叠,但这两个生态系统或多或少地都在独立发展。

 

福布斯:阿里巴巴真的需要进军欧洲、或者最终甚至到美国,才能继续实现当下增长速度吗?

 

曾鸣:阿里巴巴非常有兴趣建立一个真正有利于包括东南亚、印度、非洲,以及欧洲和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的国际贸易平台。所以阿里巴巴不是在增长目标的压力下进行扩张,更多的是受其使命所驱动:阿里巴巴拥有一个建立在新技术基础设施之上的全新的全球贸易体系,并将使世界的企业都受益匪浅。

 

福布斯:我对你所说的“数据化”很感兴趣。阿里巴巴比大多数西方互联网企业都能收集到更多人更多公司的数据。但似乎在中国的接受度很大?

 

曾鸣:中国和美国有相似的标准。阿里巴巴注重互联网数据隐私,遵循与亚马逊和谷歌相同的标准。中国人对他们个人信息的使用也非常敏感。数据的使用必须在总体上遵循国际标准,而不能用于销售或披露个人信息。

 

福布斯:在阿里巴巴的支付宝或贷款业务中,存在大量个人以及其还贷能力的信息,用以控制贷款风险。阿里巴巴是如何说服人们提供这些信息的?

 

曾鸣:对于根本无法获得贷款的个人或中小企业而言,向阿里巴巴提供一些信息,以便评估他们的信用风险,使他们可以获得贷款。这是值得的。

 

福布斯:这就是阿里巴巴开发大量贷方和消费者数据库的方式?

 

曾鸣:这是这个数据时代的基础问题:你愿意在多大程度上提供你的信息或数据,以获得包括定制产品在内的更好的服务。如果在保证隐私保护的前提下使用数据,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更好的客户价值。

 

福布斯:当然,您必须了解公司所处的文化。

 

曾鸣:文化有一定的因素,但也包括定制产品、订制服务这样的快速创新因素。比如仅仅因为你拥有可以与他人共享的高质量数据,你就可以更快地获得贷款。

 

福布斯:企业的传统模式是他们需要坚持自己的核心竞争力。然而,阿里巴巴似乎正在尝试各种我们能想到的生意。阿里巴巴是如何摆脱这种传统的核心竞争力结构,从而成为现在这样的?

 

曾鸣:一种答案是:阿里巴巴集团的核心竞争力是建立未来的基础设施 - 不同类型的平台或生态系统。因此,我们只是在不同的背景下来利用我们的核心竞争力。

 

另一种答案则是核心竞争力这概念已经过时。未来的组织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网络---一个以多种动能驱动发展的网络。当今老旧的企业集团就像是旧工业时代的笨重复杂的机器。当这机器复杂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它就会崩溃。但是,商业的未来更具生物性而非机械性。像阿里巴巴这样的公司正在有机地发展,并与我们生态系统的不同部分都有着非常重要和天然的联结。因此,当生态系统变得更加丰富和多样化时,生态系统会变得越来越复杂,甚至越来越强大。

 

福布斯:阿里巴巴试图在其他领域扩张。比如蚂蚁金服试图在美国收购速汇金但美国政府否决了这个收购。公司如何解决这些障碍?

 

曾鸣:任何新业务在成长过程中总会遇到障碍。我们理解这一点。这是经营成本的一部分。所以我们可能会感到沮丧。但由于我们创造的价值如此巨大,我们将找到一些方法来克服这一障碍。收购速汇金被拒绝,可能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蚂蚁金服刚刚推出了一项基于区块链的国际电汇服务,这个服务是非常具有创新性质的服务。

 

福布斯:这似乎是美国政府给你的机会,而不是你自己抓住的机会。

 

曾鸣:我们必须找到更创新的方式来做事情。

 

福布斯:公司是否必须具备一定的规模才能利用这一优势?在阿里巴巴开展业务的地区和行业中,阿里占据了极大的优势。这同样适用于那些不那么占优势的公司吗?

 

曾鸣:我们从一个非常小的创业公司开始。无法从今天阿里巴巴的视角回答这个问题。你必须有一个历史的视角:我们是怎么走到今天这里的?这就是为什么经验如此宝贵。我们来审视一下国际汇款业务,我们在这业务领域里什么也不是,有很多竞争者站位更好。我们就像一家创业公司一样推出一项服务,我们刚刚找到了一种新的方式来挑战事情的极限,能为客户创造新价值。这和阿里的体量无关,而是基于我们的创新经验以及我们对未来发展方向的理解

 

福布斯:这也是为什么美国永远不会在与中国的贸易战中取胜的原因,因为中国将始终会采用一种更新的创新方式,来规避美国或任何其他国家设立的障碍。

 

曾鸣:是。这个所谓的贸易争端也是一个工业时代的问题,是旧的范式。决定未来的是,谁在智能商务竞赛中获胜。想想苹果、谷歌、亚马逊、Facebook和微软,它们唯一的竞赛,是谁将第一个成为市值破万亿美元的公司。我觉得这些公司的CEO根本就不会对中美 贸易战花什么心思。

 

福布斯:你说中国是“世界上最富营养的创新培养皿”。美国为中国贴上了通过其他国家窃取创新的标签。但是你却说阿里在自己培育一种可能不太需要从别国那里借鉴的创新。

 

曾鸣:我十年前写的第一本书是关于中国制造业公司的快速增长的。当时中国的创新主要是低成本模仿的驱动。但是当我们进入互联网时代,比如云计算这种东西,阿里巴巴完全靠自己开发了云计算的核心技术,还有人工智能也是如此。如何将这些技术应用于现实世界来解决问题仍然需要巨大的创新。每当顾客访问我们的网站时,我们都会尝试向他们展示个性化的网页,即使该顾客在两小时后登录,这个网页也会有所不同。我们将根据该顾客这两个小时的浏览历史进行内容调整。这只能使用内部开发的人工智能技术去实现。人们必须明白,在像阿里巴巴这样的公司,我们是推动创新的,我们是一个强大的高科技集团。

 

福布斯:如果一个政府也和美国政府现在做一样的事情,会发生什么呢?

 

曾鸣:对于大多数美国公司来说,他们最担心的似乎是他们在美国本土市场是否稳固。他们能否在全球取得成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在美国的根基是否被动摇了。例如沃尔玛。他们真正的威胁是亚马逊将在何种程度上对他们进行歼灭。亚马逊正在进入杂货店,购买全食超市。越来越多的公司受到亚马逊的威胁。但他们真的可以与亚马逊竞争吗?公司首先需要对未来的新逻辑进行投资,并且必须相信这个未来的逻辑。但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这就是他们增长的方式,所以互联网公司是100%的活在这个逻辑里的。

 

大多数传统公司可能接受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等术语,但很少有人真正了解这些术语的实际工作方式。因此,如果一开始没有真正的理解,这些公司就不可能开始组织结构转型。我的书解释了互联网公司如何真正发挥作用以及互联网公司是如何获得竞争优势的 - 这些经验将适用于未来的每个人。如果他们想要了解如何生存,他们必须理解并相信这些新规则。然后他们必须改造公司来适应这个新的逻辑。这将是一项非常艰巨的挑战,但也是未来生存的唯一途径。

 

福布斯:美国至少有三个价值高达数十亿美元的私募股权基金投资目标在亚洲,尤其是中国。中国企业如何才能对这些潜在投资者和基金经理产生更多吸引力呢?

 

曾鸣:我很直率地说,你问的是错误的问题。你陷入了老的套路。现在的挑战并非是这些中国创新型公司如何才能对美国私募股权基金更具吸引力。现在的挑战是美国股权公司如何才能吸引这些中国创新型公司。

 

福布斯:好的,那他们要怎么做呢?

 

曾鸣:无论是中国还是全球范围内,资本与创新型公司之间的平衡正在发生变化。创新型公司是稀缺资源,而资本充裕。因此,目前的情况正在从企业家寻找资金,变成了资本要向创新型企业示好。这是代际变化。更直接地说,因为来自第二代中国基金的竞争,美国基金必须更加本地化。中国的第一代企业家不仅赚钱,而且还将赚到的钱用于投资。所以他们对中国下一代的企业家更具吸引力。美国的私募基金在中国与新一代基金竞争并不容易。


连接网(www.newbelink.com):中国最大的产业互联网新商业媒体,专注于产业互联网创新与实践的报道。



阅读原文 阅读 286
投诉
广告

京ICP备12024388号-2 © 1997-2015 连接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