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后余生:数字货币交易所生存指南

2018-02-10 作者:36氪 略大参考 来源:连接网

分享:

[摘要]火币网自2013年5月1日成立以来,用4年的时间坐稳全球数字货币交易所领先地位,这也是一个名为李林的80后的第三次创业成功的故事。



2018年1月初,一张关于火币网的人事任命通知在网上流传,这份文件透露,火币网聘请原德意志银行高管蔡凯龙负责全球业务,“薪资核定为10个比特币/月。”

劫后余生:数字货币交易所生存指南
图:火币集团公司文件

借着这份充满争议的任命通知,火币网又“火”了一把。

毫无疑问,任命全球业务高管是火币网“去中国化”的进一步。在中国虚拟货币交易受到监管打击之后,这些交易所找到了一条可行的路径——走向全球市场。

一路与监管赛跑,火币网势头越来越盛,“我们老板放话了,不要问火币什么时候能上纳斯达克,我们和纳斯达克是竞争关系”,火币网的CTO在社交媒体上说。

2018年2月2日,蔡凯龙“工资事件”后1个月,火币网官方微博发布了一篇由蔡凯龙所写的文章,回顾了他加入火币网的始末。蔡凯龙说,2017年12月时,火币网的创始人李林邀请他一起爬香山,“他说火币全面转型国际化,要成为全球领先的数字资产金融服务商,很需要我。”

实际上,早在1月20日,蔡凯龙入职火币网的第17天,他就前往美国旧金山,筹备设立火币美国公司,并逐步开拓火币美国市场,以加快火币网的国际化进程。半个月后,1月26日,蔡凯龙在中美区块链会议上透露:“火币网将在美国设立办事处。”

去中国市场   

开拓美国市场,只是火币“去中国化”战略中的重要一步,包括火币网在内国内大多数交易平台,在2017年9月的“大清退”之后,都开始了这条求生之路:

当时,中国央行联合5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9月15日,国家监管层下令关所有虚拟货币兑换人民币的集合竞价交易。

几大交易平台不得不出面表态,火币网作为中国比特币三大交易平台之一,2017年9月15日公告称,即日起暂停注册、人民币充值业务,并将于9月30日前通知所有用户即将停止交易,于10月31日前停止所有数字资产兑人民币的交易业务。

投资者对于虚拟货币的热情显然不能够被政策所扑灭,失去了集中竞价的场内交易所,投资人把目光转向场外交易。

场外交易又叫OTC(Over The Counter),即在正式交易柜台以外,它出现在比特币诞生之初还没有交易平台的时候,投资者只能通过场外交易来交易比特币,币圈这样定义场外交易:“用户需要自己寻找交易对手,且成交价格由交易双方协商确定,同时交易双方借助当面协商或电话通讯等方式进行交易的一种交易方式。”

最原始的状态就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而当互联网越来越发达,以及为了避免因信息不对称而导致的人货两空的情况,场外交易平台开始涌现,在其中充当一个“中介”的作用,在这种形势下,场外交易平台常见的场外交易方式就是“点对点交易”了。

遭遇监管滞后,小规模的散户场外交易分布在微信群和QQ群中,而大量的场外交易则集中在正规的场外交易平台上。当时国内主要使用的海外场外交易平台有LocalBitcoins,Paxful和CoinCola,在国内交易平台被迫关闭之后,这几家平台交易量直线上涨。 

那些被迫关闭的老牌交易所显然希望能够进入这一市场。10月31日,中国两大比特币交易平台,火币网和OkCoin都宣布推出中国人的点对点场外交易平台。

劫后余生:数字货币交易所生存指南
图:火币网交易平台界面

火币网由火币全球旗下专业站Huobi.Pro提供场外点对点交易服务,支持全球法币对数字资产的汇兑。OKCoin的合作伙伴OKEx正式发布公告,即日推出C2C交易新产品。用户可以自由决定买入和卖出的价格,用户和商家之间自主选择成交。如果没有提现需求,还可以用人民币投资比特币。  

从此时开始,火币网的“去中国化”正在慢慢展开——2017年10月30日,李林在火币网官方微博宣布从5个方面来打通海外市场。

当时李林表示,火币平台转型海外场外交易,建立总部位于新加坡的“火币全球专业站”,提供数字资产品类交易以及点对点投资服务,“点对点交易就是平台推出的个人与个人之间的交易。”

一切都是刀口上舔血,毁灭性的管制有可能进一步扑来。

火币网的新加坡交易平台2017年11月4日正式上线,28日央视2套财经频道的晚间新闻节目对火币网场外交易进行了评论——央视的财经节目的影响力,可以参见“315晚会”。

当时节目邀请到了中国黄金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万喆,他这样评价火币网的场外交易:“有些场外交易不一定是不合法的,但是对于火币这种行为,至少是一个信息的提供,对于监管来说肯定是违规的。”

在李林的计划中,随后,火币网将建立总部位于韩国首尔的“火币韩国”,为用户提供韩元兑数字资产交易服务;同时,中国公司“火币中国”全面转型成为区块链垂直领域的专业综合资讯及研究服务平台,去除其交易平台的特征。最后,在火币网完成中国大陆地区用户清退工作后,建“火币全球美元站”,这一举措是面向全球合格投资者提供的基于美元的数字资产服务。

这是一场与不确定的赛跑,直白的说,就是为了在进一步的政策打击到来之前全面地“去中国化”。

但不确定不仅仅是来自中国政府,韩国本来是火币网“去中国化”的计划之一,根据news.Bitcoin.com的报道,2017年12月份,韩国监管者发表了几项关于数字加密货币监管的声明,而其中最新的一则声明谈到:“政府正致力于创建一个实名认证系统,禁止匿名交易,并预计于2018年1月20日推行。”韩国政策一出,火币和OKcoin两家交易所便对外公布推迟进军韩国的计划,自此,火币的五项转战海外措施中的“韩国站”暂时搁置。

那些对于比特币友好的国家和地区都成为这些野心勃勃的交易所的选择,2017年12月7日,火币网宣布,和日本SBI集团(原“软银投资集团”)董事长北尾吉孝签署了合作协议,“火币集团和SBI集团将成立两家交易所:SBI Virtual Currency和Huobi Japan,共同开拓亚洲与全球数字资产市场,新交易所将于2018年年初上线,提供币币交易、日元交易。”

在数个国家布局之后,这些交易所获得了暂时的安宁。

根据火币网发布的2017年11月月度报告,火币网30天累计交易额超40亿美金,新用户增长幅度高达2055%。截至2017年12月,火币网累计交易额达8500亿美元。

第三次创业

火币网自2013年5月1日成立以来,用4年的时间坐稳全球数字货币交易所领先地位,这也是一个名为李林的80后的第三次创业成功的故事。

李林,1982年出生于湖南衡阳,一直是学校的尖子生。2001年,考入同济大学,为了减轻家里负担,他勤工俭学自学软件兼职做网站,就再也没问家里要过生活费了。2005年,考上了清华大学自动化系研究生。2007年,李林研究生毕业后,进入甲骨文担任研发工程师。

劫后余生:数字货币交易所生存指南
图:火币网创始人兼ceo李林

2009年,还在甲骨文上班的李林和朋友合投30万创立了基于MSN的社交产品“友易网”,第一次创业,1年时间,这个被称为“中国版Facebook”的产品只积累了7万用户,李林最终放弃这个项目。

2010年6月1日,李林离职,开始第二次创业,成立了团购折购网站“人人折”,这个网站曾一度被誉为是“国内第二大独立网购搜索引擎”,第二次创业顺应网购浪潮,人人折上线1个月就实现了营收,2个月用户数量暴涨。

李林回忆说,2011年,他阅读了比特币之父中本聪的《比特币白皮书: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算是第一次接触从未涉足的比特币行业。

但真正让他开始第三次创业,却是因为一个欧洲国家的信用危机。“2013年3、4月份,欧洲叫塞浦路斯的一个小国发生了信用危机,然后国民都把本国法币转换成相对来说更保值的比特币,这个消息一经报道,比特币在很短的时间得到了广泛的关注并暴涨多倍,这个事件触发了我真正去研究比特币,这样才有了火币网这样一个项目。”

时钟拨回到2013年3月份,比特币世界发生了两件大事,除了塞浦路斯信用危机事件,另一个就是美国政府首次承认了比特币的合法性,导致比特币疯长,从100元涨到了1000元,李林迅速把握这个风口第三次创业,于2013年9月1日正式上线火币网,上线9天单日交易额达100万人民币;

此后火币网,进入了稳步上升的路线:

2013年9月20日,火币网宣布免交易手续费,这也是李林做的一个重要的商业选择,当时正好迎来了比特币疯长,原本1个比特币800元直逼到1个8000元,火爆的市场让让坚决不收手续费的火币网登顶“中国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

2013年11月,火币网获得戴志康和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的数百万元天使轮投资;

2014年2月25日,火币网单日交易额达10亿人民币,创造当时全球比特币交易平台的最高纪录;

2014年4月4日,火币网获得华尔街顶级风险投资机构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A轮数千万人民币投资;

2017年9月4日,央行联合七部委全面叫停ICO,火币网从此转战海外。

不收手续费,虽是火币网“用户至上”的一项优惠政策,但是这也同样让它陷入争议之中。

2017年年初,国家针对比特币的强监管政策来袭。2017年1月6日,央行北京,上海总部分别约见国内三大比特币交易平台的负责人,火币网就在其中;紧接着2017年1月11日,央行上海总部及央行北京营管部联合上海、北京两地金融监管部门组成联合检查组,针对火币网平台是否存在杠杠违规交易、涉嫌违反外汇政策及洗钱等行为,进行了持续一周时间的现场检查。

政策一出,火币网立即应对。根据2017年1月19日《北京青年报》的一篇报道中的一位资深人士的采访,“一旦交易所停止杠杆后,很有可能恢复收取交易手续费。”而火币网之后的做法也是印证了“资深人士”的“先见之明”。

2017年1月22日晚八点,火币网官方发布《关于火币网交易服务费的调整通知》,火币网官方表示一直未收交易服务费,现即日起征收交易手续费是事出有因:“为了进一步抑制投机,防止价格剧烈波动,火币网将于2017年1月24日中午12:00起对比特币和莱特币的交易开始收取交易服务费。”同时火币网还在通知中对交易手续费的具体收取多少做了详细说明,火币网规定服务费按成交额的0.2%固定费率收取。

2017年1月24日,这一天的到来意味着,火币网自上线以来对外宣称的“永久免收交易手续费”时代的终结。

胜在营销   

在交易量逐渐稳定的同时,没有人愿意错过发行平台币的契机。

2018年1月23日,火币网发行自己的平台代币“货币全球通用积分”——Huobi Token (简称HT)。仅仅几十分钟后,OKex也发布公告称,其战略合作伙伴OKB基金会发布应用代币OKB。而在此之前,新兴的交易所币安已经发行了币安币。

火币HT和币安BNB做法非常类似,“HT限定总量为5亿枚,且永不增发,官方将通过赠送的方式发送,只送不卖。”

与币安一样,火币也在强调HT的稀缺性——每个季度火币将利润的20%用于回购HT,而币安是把回收后的币安币销毁。

与币安不同的是,火币表示,将回购的ht,放入火币投资者保护基金,该基金则用于赔付有以下两种情况的投资者,要么是投资者因非自身投资决策造成的损失,要么是平台不可抗力造成的损失,很好的保障了投资者权益。

这次发行HT,让火币网再次陷入了争议泥潭之中,尤其是关于“火币HT是ICO项目”的指责中。面对ICO的指责,2018年1月21日,火币网在其官方微博发布《获取火币全球通用积分HT的唯一渠道》的声明,强调用户只能通过购买手续费点卡套餐获赠HT,此外便无其它渠道。

在币圈,一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OKCoin胜在技术,火币胜在营销。”

火币“送币”从不手软。我们从火币官方微博搜索到的有关“送”的197条结果中,找到了一条2017年1月7日火币网推出的“今日买卖FLF狂送400万”的秒杀活动,活动设置一等奖可获价值10万人民币的ELF,在2017年1月8日火币网公布5人获得1等奖;在2018跨年夜,火币网更是推出了新年活动“交易送币3000万”。纵观火币网的“送币活动”,价值均不低于百万级,两个字形容,就是豪气。

在推广HT的过程中,火币又展示了自己营销天赋。

自2018年1月23日HT正式发行,火币就紧锣密鼓地推出了从2018年1月24日—2月7日的“15天HT活动”,“抢手续费套餐送HT”、“老用户专场”、“新用户交易专场”和“持有HT得火币空投新币”四种活动轮番轰炸交叉进行,比直播答题来得还热闹一些。

成效也是显而易见的,根据火币官方微博公布的数据:

1月24日上午10:00,火币开启的首场购买手续费赠HT活动,3千多万的额度2分钟抢空;

1月25日的2999万HT仅用1分40秒抢光,1万点卡套餐则6秒秒无;

劫后余生:数字货币交易所生存指南
图:火币网微博截图

2月4日,又迎来了新的最快售罄记录,1200万额度仅10秒售罄,夸张一点来说就是眨眼就没了。

但火币网遇到的最大的争议还是在技术。

2017年年初,火币网发生两次严重的技术失误,货币交易平台陷严重卡顿,让交易者损失惨重,根据《国际金融报》采访到的一位陈姓用户表示:“2017年1月5日,我在火币网上交易比特币,却因为网页卡顿使其不能及时止损,从而损失惨重,过年期间也一直在准备诉讼的事,年过得也心不在焉。”

火币网随后针对2017年年初的这两次“技术故障”,有相关负责人做了如下解释:“2017年1月5日的技术故障是因交易量骤增导致的宽带拥堵,而2017年1月11日则是由于火币的机房发生了故障。”

但是网友似乎对火币的这一说法并不接受,有网友表示因平台自身问题导致的技术问题,应当为蒙受损失的用户提供相应的赔偿,但并没有公开文件和信息显示火币网赔偿过这些损失。

一面是监管,一面是像李林这样的创业者对于数字货币的信仰,或者说对其中存在的机会的信仰,一切都刚刚开始。


连接网(www.newbelink.com),持续专注产业互联网的创新、实践与发展,通过资讯、活动、社群,构建产业互联网的服务与交流平台,助力传统产业互联网+


相关阅读

阅读原文 阅读 302
投诉
广告

京ICP备12024388号-2 © 1997-2015 连接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