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鸦吕骋亮亲述raven R和它“背后的男人”

2018-01-30 作者:阿桶观察 喜欢炫酷玩意的 来源:连接网

分享:

[摘要]于是,raven R首先即将推出的开发者版本将允许极客、艺术家、程序员、工程师基于非常简单的图形界面去为它自己定义更新的功能。



怀揣着他的渡鸦raven R,吕骋来到了极客公园。

作为渡鸦创始人兼CEO, 吕骋自然而然地成为raven R“背后的男人”。当第一次听到这个古怪的称谓,他只是在笑。


2018年1月20日,北京751D-park,极客公园创新大会“创造力论坛”在此时空坐标出现。

来自全球的一群有胆、有趣的人会面于此,他们有着不同的行业背景,却有着共同的科技思维。


从2013年起,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便开始了每年举办一届的节奏。

本次穿插进行的“中国互联网创新产品评选”颁奖礼,是由极客公园联合业界机构发起的互联网产品评选活动,历时五个月,由专家评审和大众投票产生。


幸运的是,渡鸦的raven H榜上有名。

“我不希望狭窄地定义它!”

当吕骋在极客公园的现场被主持人“要求”给出raven R的“一句话定义”时,吕骋却很不情愿。

“如果只能用一句话定义的话,我不想定义它,因为每个人看到raven R的感觉都是不一样的。如果必须让我从产品销售品类上加以定义的话,我会把它定义成‘全世界第一个全自动的六轴情感机器人’。”


是的。raven R上面的那个19×19点阵小面孔,实际上便是一个可拆卸的模块化大脑。raven H主打的是新颖的颜色、时尚的设计和它标杆式的交互体验。尤其是后者——标杆式的交互体验。

渡鸦在尝试着用罕见的方式去设计、表述和定义一款数码电子产品。在这次极客公园上,吕骋公开披露了一些早期的产品原形图和有关设计的思考,与现场的极客们一起分享。

在raven R设计之初,一向独立思考、排斥与第三方合作的渡鸦,最终还是选择找到设计驱动行业非常著名的瑞典电子产品公司TE进行联合设计。吕骋为此在2017年2月先后两次赴瑞典与对方沟通。


“坦率地讲,让这两个喜欢特立独行、独立思考的Team合作起来着实不易,而且双方还需要完成跨国、跨语言隔阂、跨时区的沟通。但有趣的是,这两支团队都有超相似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实际上的合作比预想要顺利得多。”吕骋说。

握手之后,两个团队开始把自己各自做过的产品放在一起,然后再把自己各自喜欢的音乐、电影等元素也都进行交互比较,每一个成员用iPad Pro画出自己心中的Demo草图……

所有这一切的动作,最基本的目标便是希望让用户对他们即将孕育的小东西马上产生想要交流的冲动,这个小东西绝非一个简单的“工具”。

简单地说,他们希望在力所能及的前提下赋予这个机器人以“情感的温度”。


在raven R的设计过程中,研发团队曾经一度有过将一块真正的高清屏幕安装上去作为其脸部的设想,但是很快,这些精英分子们觉得这样很容易陷入到设计狭隘的“恐怖谷”,那将与最终的崇高理想背道而驰。

所以,两个团队最终宁愿选择增加制造成本,将机器人的脸部干脆替换成为一个19×19的点阵屏,因为他们觉得,这会给raven R以“与众不同的感觉”。

经过几轮沟通,两个团队开始动用3D打印机将各自脑海中的想法打印出来,摆在所有参与者面前去任其挑选,他们希望请每一位参与者选出最符合自己直觉的那个设计草图。


让吕骋自豪的是,raven R的设计异常顺畅。从最早的设计到最终打样,两个团队几乎一致表示不需要修改任何一个小细节。

“raven R最早的原形几乎和最终的成品一模一样,我们最后决定把raven R的脸拿掉,移植到raven H上,于是便有了如今的raven H。在我的职业生涯上,从来没有遇到过所设计的第一个版本就成为最终决定要做的产品,raven R却是第一个。”吕骋回忆说。

在最终确定了整体原型以后,渡鸦团队开始想方设法地把实现各个预定功能所需要的元器件、马达、机械臂逐一“塞”到原型空间中去。塞不进去的功能,他们就去定制相关的元器件,进行更深层的突破。这就是渡鸦最基本的快速设计逻辑。

raven R就是这样出现了。

“角色”将成机器人时代的临界点

渡鸦团队对机器人的研发始终在依靠着一种直觉,他们不希望在设计之初便让自己在所谓的“功能性”和“技术性”上受到羁绊。

“我希望人们在购买人工智能产品的时候,他们的大脑中那一时刻只是希望与它交流,而并不会出现特别明确的使用目的。人们只是要像小孩子对待久违的玩具一样,有着立刻扑上去上手把玩的欲望就好。”吕骋这样表述他对机器人产品“终极形态临界点”概念的理解。


在设计raven R和raven H的过程中,吕骋曾经做过很多的思考。在他的逻辑中,“情感机器人”这个概念,不应该让用户仅仅关注它的形态,因为那只是很表面的东西,吕骋更为关注的是这两个小东西在用户心中的位置。

“传统数码消费品长期以来已经给了我们明显的定义,它们就是一种工具,一种让我们利用它的工具。所以,无论一个机器人是什么样子,只要它在你心中的位置仅仅是帮你干活的工具,你便不会和它之间产生情感上的交流,而只会向它发出命令式的指令。手机上的语音助手永远无法让你感觉它是一个人。而我希望突破这个心理边界。”吕骋说。


不过,吕骋并不认为现在的机器人市场已经出现了“终极形态”的范本,但也正因为所谓的“终极形态”还没有出现,这才是一个最好的时代。因为在这个时候,每个人都可以放开思路去探讨更多新的形态。

在吕骋的观念里,当某一天人们在讨论人工智能产品时首先讨论的不是它的功能和技术,而是它在生活中扮演什么角色的时候,所谓的“终极形态节点”便会出现。


“我不认为现在的raven R长成这个样子一定是为了什么,或者一定是为了满足什么,它只不过是在快速的孵化过程中具备了让大家都觉得直观被吸引的基础形态,而这个形态将成为一个开放平台。”吕骋不希望去做一个已经被严格定位在某个场景、领域、功能的产品。

于是,raven R首先即将推出的开发者版本将允许极客、艺术家、程序员、工程师基于非常简单的图形界面去为它自己定义更新的功能。

“我也不希望给一个机器人确定性地起上一个真人的名字,用户买回家给它起一个自己喜欢的名字就好。我要确保卖给用户的是一个没有定义感情、没有被激活、没有被赋予性格的一个原始机器人。就像一个没有App Store的 iPhone一样,我们希望每个人为它添加上自己希望的功能和性格。我希望通过这一系列的细节让大家对其产生情感上的羁绊,在我们的产品上留下很多温馨的痕迹。”吕骋说。


为了证明自己的这个理念,吕骋甚至改造出来一个非常无厘头、搞笑的“风扇机器人”。他用扇叶替换掉raven R的头部点阵屏幕,就此造出了全世界第一个具备人脸识别功能、可以自动对着用户的脸吹风的风扇。

按照计划,渡鸦会在今年7月份推出开发者版本,并在年底发布消费者版本。据称,渡鸦会针对开发者开放所有的源码和接口,允许开发者在上面添加所有的功能。


“今年渡鸦会有两个非常振奋人心的项目亮相,raven R和raven Q。它们绝对不是期货,渡鸦从来不做期货,你看,我们的raven H音箱已经开始发货。”吕骋说。


连接网(www.newbelink.com),持续专注产业互联网的创新、实践与发展,通过资讯、活动、社群,构建产业互联网的服务与交流平台,助力传统产业互联网+



相关阅读

阅读原文 阅读 358
投诉
广告

京ICP备12024388号-2 © 1997-2015 连接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