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风口的痛点:停车难、充电难!

2018-01-19 作者:创业邦 郜小平 来源:连接网

分享:

[摘要]宝港能源的遭遇,表明牌照紧缺是共享汽车面临的一大难题,而在牌照资源紧张的城市,这一矛盾只会更加凸显。



悄然间,共享汽车成为继网约车、共享单车之后,出行领域的又一大风口。仅在广州,这一新兴市场已经有超过20家企业投入5700多辆汽车。昨日,神州专车宣布即将推出汽车分时租赁服务。

然而,紧随而来的运营问题也接连爆发。最近,南方日报陆续收到不少读者对于共享汽车的投诉,涉及充电、停放、计费、保险等诸多方面。对此,记者就共享汽车在运营中暴露的问题展开了一次调查。

充电难:电量半路耗尽,只好叫拖车

日前,广州的吴先生在天河区取了一辆E流共享汽车开到40公里外的白云机场,当时汽车显示可走70多公里,然而刚到达机场,汽车就电量耗尽,连车灯也无法打开了。在客服人员的电话指导下,吴先生请来拖车把汽车拖到了指定充电站,始终无法充电。吴先生只能等待运营方前来拖车,但期间系统一直在计费。



“对方迟迟不来拖车,这笔系统费用由谁来承担?”经过协商,最终汽车运营方同意免除这笔费用,并另外赠送2000元代金券。不过,此间的等待和事后的沟通耗费了大量的时间与精力,吴先生对此深感无奈。

对用户而言,共享最大的魅力在于随借随还、自由支配,但目前市面上大部分分时租赁汽车都是新能源汽车,充电桩的数量与共享汽车数量不匹配,严重制约了行业的运营效率,使得共享汽车的便利性大打折扣。

充电桩的不足,还引发了调度的难题。今年1月11日,新能源共享出行平台盼达用车正式宣布广州成为继重庆、成都等城市之后的第7个运营城市,首批试运营上线1000台纯电动共享汽车。“在剩下最后一些电时,系统会提示就近还车。然后由我们的工作人员把车开到充电站完成充电。”盼达用车广州公司负责人杜晖介绍,为了给用户最好的体验,盼达配备了足够的线下运维团队,免去用户充电的烦恼。

广州道路运输行业协会工作人员则告诉记者,车辆投放较少时,人海战术还能解决问题,但如果投入增加到2000辆以上时,人力成本将大幅上升,“这只能寄希望于今后充电桩等基础设施的铺设能更加完善。”

停车难:还车点太少,车随意扔路边

“共享汽车尚不能像共享单车一样能做到自由取还,必须停靠在设定的电子围栏中。因为停车问题造成的纠纷确实存在,我们就有一个用户把车开到北京路、上下九,没电了就丢在那不管,我们花了很大精力才找到,系统计费到了5000多元,现在都还在打官司。”总部位于番禺的叮咚出行运营总监尹喜波说。

与叮咚出行首选番禺、南沙和花都等郊区运营所不同,盼达用车一开始就瞄准了荔湾、越秀等中心城区。但杜晖也发现,没有地下停车场的老城区,停车位一位难求,并且陷入了恶性竞争,“很多共享汽车品牌都在抢车位,物业方也就坐地起价,从600元到800元甚至更高。”

实际上,目前取还车网点数量远远不能满足共享汽车用户的需求,特别是在市中心。广州珠江新城CBD等新城区停车数量虽然较多,但高昂的费用也让共享企业望而却步。“市中心的物业更侧重于车位流转,而分时租赁企业的长期租赁收益显然要更低。”广州道路运输行业协会工作人员说。

“目前共享汽车主要问题是停车位,在广州市核心区,车位成本足以覆盖营收,而且也没有迹象显示,市场有一定占有率后可以抵消这部分成本。敢进入核心区域的一定要有资本支撑。”广东分时租赁管理有限公司CEO陈锐辉对南方日报记者表示。根据行业内测算,不包括停车费、清洁、检测、维修等,一辆共享汽车每天要花费100元的成本,而每天营收要达到120元才能实现盈利平衡,但目前广州市内大部分营收还只有60元。

即便是通过App找到了定点停车位,但当用户开到停车位时发现,已经有其他车辆“捷足先登”,对此,一位分时租赁企业的员工告诉记者,计划在专用停车位安装升降器,以防其他车辆占位,但这样下来,又是一笔不小的成本。

跨市难:跑一次外地,欠费可能上万元

广州的林先生向南方日报投诉称,一个月前,他租了一辆知豆共享汽车开往惠州市。在惠州耗尽电量后,林先生先后五次找拖车寻找充电桩,都没能给汽车充上电。原来,惠州的充电桩与广州的标准不同,二者根本不兼容。“我没有被告知不能跨市使用。”林先生抱怨说。后来,这辆车一直停在惠州,系统显示费用已经超过1万元。

也有一位汽车分时租赁负责人告诉记者,原计划在广深两地同步投放,但因两地政策非常不同而搁浅。例如,深圳有限行的要求,两地上牌的进度不一致,相互间的基础设施也难以兼容,等等。此外,一些城市扶持本地新能源车企,无形中也会对其他品牌构成壁垒。

“随着粤港澳大湾区的融合,以及汽车续航里程的提升,广深之间一次来回是可以达到的,我们未来也会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尹喜波说。但在市场培育初期,实现异地还车依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有些分时租赁企业则担心,由于汽车有一定的属地管理原则,跨市出行一旦产生问题并不好解决。

纵深

汽车分时租赁

困难比想象多

与单车和打车市场更依赖于线上导流不同,分时租赁更强调落地的便利性和精细化运营,在实际运营中,这个行业遇到了远比想象中更多的困难。

2017年12月25日,广州正式启用新能源汽车专用号牌,此前受牌号困扰已久的分时租赁企业,开始转而寻求不用摇号的新能源号牌。不过记者调查发现,目前排队等号时间依然需要不少的时间。“很多企业包括共享汽车都在抢,一些外来品牌为了加快上牌速度往往会请本地中介公司来负责。”有人士透露。

在深圳,宝港能源原计划于2017年底前,在深圳投放10000台共享汽车。但这个雄心勃勃的计划遇到了挑战,据宝港能源总经理吴波介绍,由于受车牌指标限制,共享汽车的投放数量被缩减到了4000辆,而在7、8月两个多月里,企业实际获得的牌照只有900张左右。宝港能源的遭遇,表明牌照紧缺是共享汽车面临的一大难题,而在牌照资源紧张的城市,这一矛盾只会更加凸显。

行业的快速发展,行业规范难以跟上,有业内人士表示,比如购买运营级商业保险因为缺乏强制性,有些企业为了降成本就不买,但不买的最终后果是对用户造成伤害,进而伤害整个产业。“共享汽车是新事物,保险一直是个敏感问题,买什么不买什么保险公司也很难有结论,只能为企业制定个性化方案。”有业内人士表示。

有用户预订联程共享汽车未取消订单,就被扣取720元费用,甚至还有用户反映,租用的Gofun共享汽车走新光快速右前轮飞出,为此受到一次不小的惊吓……旨在解决出行难题的共享汽车,自身也面临着不少尴尬的问题。

有用户在使用过程中发生剐蹭,汽车送维护点维修,但共享汽车告诉用户,他应承担汽车每天300元的“误工费”,而光维修就用了十多天。

分时租赁行业中遇到的诸多细节问题,有待行业的力量慢慢突破。此前,由于交警部门规定同一个车辆办理违章处理手续时使用的驾驶证不能超过三个人,否则视为有卖分嫌疑,暂停办理违章处理手续,但是分时租赁车辆一天最少两三个租客,导致现在很多车辆因多人违章而不能办理违章处理手续,给公司业务造成一定的障碍。广州道路运输协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经过与广州市相关部门协调,该问题基本解决,分时租赁企业只需要平台信息在处理时一并提交。

随着共享经济时代的来临,汽车分时租赁模式被越来越多人看好。目前,汽车分时租赁市场仍处在培育阶段,盈利困难,市场模式、配套设施、人员等各个方面也不成熟,但随着市场发展,相信汽车分时租赁市场将走向成熟。


连接网(www.newbelink.com),持续专注产业互联网的创新、实践与发展,通过资讯、活动、社群,构建产业互联网的服务与交流平台,助力传统产业互联网+



相关阅读

阅读原文 阅读 308
投诉
广告

京ICP备12024388号-2 © 1997-2015 连接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