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咏宁之死背后,是什么一步步在诱引?

2017-12-13 作者:互联网圈内事 来源:连接网

分享:

[摘要]某种程度上,错误并不在用户身上,错在平台在内容导向。




吴咏宁,这个名字这两天出现在各大媒体的头条。他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情况下,扒着楼顶做引体向上时因体力不支坠亡。


26岁的吴咏宁出身不富裕,长期做着籍籍无名的横店群演,练过武术和跑步的他后来找到拍“高楼极限挑战”视频的赚钱路子。也许这个视频会是他的短暂告别之作,因为他正要结婚,还有商家用10万高价换他的这个视频。


他的朋友说打赏害了他,他的粉丝说为了博取眼球,他拼了。吴咏宁在火山小视频上有100万粉丝,美拍上有24万粉丝,快手上有2.5万粉丝。而实际上,他是今年2月才在网上大批发布类似内容的,可见各大平台巨大的支持力度。所以,吴咏宁之死相当程度上存在平台的错误导向。


618日,“火山小视频”官方微博推了条吴咏宁在高空脚手架上仰卧起坐的视频,还配上文字“卧槽哥们儿你是真的不要命啊,看的我心惊肉跳”,丝毫没有认识到其中的危险性。

当然,大多数人都没认识到危险。


变现难,一步步把吴咏宁推向险境


吴咏宁通过这些短视频挣到不少钱,最直观的要数火山小视频,他在火山小视频发了300个视频,还有217场直播,获得了55万火力值,凭借这些活力值,他能赚到5.5万。这次事件还传出10万元的酬劳。


据吴咏宁继父说,今年尤其是下半年以来,吴咏宁有钱了,给了家里不少补贴,给父母买了不少生活物品。


不过,翻开吴咏宁没有被封停的美拍账号,早在2014年,吴咏宁就开始发布美拍视频,尤其是20146月到20154月这段时间,更新频次非常高,数量达到48条。



主要内容是他在横店的群演片段、训练片段,以及自己拍摄的搞笑段子。但这些内容的关注程度乏善可陈,点赞数量大都在百个以下,评论数寥寥。


因此,在20154月到201610月,他都没有做任何更新。在201610201612月,吴咏宁继续更新一段时间的群演花絮,这段时间的点赞量有了小幅度提升,不过幅度不大。


吴咏宁是有变现野心的,坚持过一段时间,也尝试不同内容,但都反响不大。直到20172月,他开始大批上传主打“无任何保护措施”的爬楼极限挑战视频,这种局面才有了根本性的改变,他的粉丝一下子飙升到二十多万。


转变也是在去年,吴咏宁第一次接触到爬楼,他说,第一次在好奇心驱使下,爬了横店一座十层高的废弃大楼。在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成就感,他越走越远,并把它当成一条赚钱路子。

不过,这只是开始。吴咏宁一类人可以称作“爬楼党”,稍微在美拍上搜索一下,爬楼党并不少,比如吴咏宁的朋友童虎,还有freedom_lara、洋洋、Jason_x1n、小鹿333等等(其中一部分是听障人士),他们的粉丝大都在万人以上。吴咏宁一开始的竞争对手并不少。



其中粉丝最多的是童虎,他的粉丝数量达到6.7万,他早在20168月就开始在美拍上传爬楼视频,时间上比吴咏宁要早半年。童虎没有像吴咏宁那样在高楼墙壁上做引体向上之类的危险动作,如果吴咏宁只是亦步亦趋,想要变现也不容易。


吴咏宁自己说过,国内玩这个的实在太多了,但我一定是玩得最狠的那个,因为我每天都在爬,我是在玩命。


高频的更新速度、比其他玩家更狠更决的玩法,才能在同类内容的竞争中脱颖而出,成功赚到钱,这是吴咏宁的成功之道。


平台内容饥渴,吴咏宁们剑走偏锋


变现难不只是吴咏宁一个人或者某个群体面临过问题,变现难是短视频行业的普遍情况。

“陈翔六点半”是行业内知名的短视频供应商,单集内容全网点击量破亿是常态。但据搜狐科技报道,其单集视频的广告报价不过20万,有的甚至只有5万,这个价格只能维持团队运作。背后是人力、创意、创作、拍摄、剪辑、后期推广等各种成本。


拍摄美食短视频大火的李子柒,最近被曝出与品牌商的合作没有达到预期效果。


据公开信息,能盈利的短视频公司只有三成而已。各大平台在短视频业务投入不断加码,平台对内容的需求越来越大,但市场却没有给以正向的反馈。


事实上,赚钱的更多集中在单干户,集中那些低成本内容,平台更依赖的内容也是这些长尾内容,而他们的盈利之路划出了一条剑走偏锋的路径。


一开始,平台比较热门的内容是美女的搔首弄姿、吃货的大快朵颐、粗俗的搞笑段子,但一段时间后,不断让位于更新鲜、奇葩的内容。


去年6月,×博士写的残酷底层物语引起人们对快手上的低俗、怪异内容的关注。媒体曾采访拥有20万粉丝的快手大V山东小闯,他的视频内容主要是各种生吃猛喝,比如生吃大肠、猪肺,秒吹二锅头。他说,我是正常人,自虐是为了挣钱。这种高强度自虐让他每月收入达到23万。


最近,全网大火的长相奇丑的快手大V“外星人陈山”正在庆祝粉丝破50万,他的搞笑短视频不久前疯传全网,最大的卖点其实就是奇丑长相,几乎没什么成本。


但是,这样的内容并不能一劳永逸,快手经过整顿后,以上争议内容已经较少出现主页上,在火山小视频上,更火的内容是一口干掉“老干妈+棒冰”,自从陈山火后,类似以奇丑男子做主角的搞笑视频层出不穷,一定程度也分走了陈山的流量。


还想要赚钱也只能剑走偏锋了。今年10月,快手上的未成年人晒自己怀孕的视频开始在微博热传,事情愈演愈烈,快手被号召抵制,结果快手封停了一批账号。其实,早在去年6月,看看新闻就有提及这一现象,当时没有引起足够重视,导致快车成为未成年少女晒怀孕的温床。


从自虐、卖丑,到违法的未成年怀孕视频,再到可能危及生命安全的极限挑战,越极端,越能获得用户点击,才能赚钱,成为用户不断铤而走险的推力。


吴咏宁后,内容导向和标准有待完善


快手用户主要集中在三四线城市,不少用户为了赚钱缺乏理性,甚至不择手段,一定程度上也能理解。美拍更贴近一二线城市用户,所以爬楼党内容相对较多。正处于快速发展的火山小视频对内容审核并不严格,内容给人一种“快手第二”的既视感。


某种程度上,错误并不在用户身上,错在平台在内容导向。


比如快手以记录时代为己任,尤其标榜关注平凡普通的用户,不希望精英的权力过大,但实际情况却是,夸张、极端内容成为关注的焦点、中心,而那些真正具有记录意义的内容却非常少见。


这次事件后,美拍说不再鼓励此类内容,但爬楼党的视频还是轻松检索到,这句话的含义应该理解为不再鼓励类似吴咏宁的极限挑战视频,火山强调严禁用户在直播中涉及极限运动,没有对类似短视频做出限制,显然,对于平台而言,这是一块优质的内容源,很难一下子割舍。


在内容备受质疑的并吃过不少亏的快手要警惕性大一些,今年9月,因为吴咏宁视频过于危险,做出了限制传播的处罚。


这次事件让公众知道了爬楼党,但我们显然需要举一反三,类似危险性质的极限运动短视频并不少见,比如跑酷、极限越野等等,各种生吃猛喝,以及自虐性内容,等等,都需要得到更大的重视,防范于未然。当然,极限运动或一定范围内的自我挑战是正常的、被允许的,问题是具体的标准还有待完善。


连接网(www.newbelink.com),持续专注产业互联网的创新、实践与发展,通过资讯、活动、社群,构建产业互联网的服务与交流平台,助力传统产业互联网+




相关阅读

阅读原文 阅读 433
投诉
广告

京ICP备12024388号-2 © 1997-2015 连接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