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与乔布斯、盖茨齐名,晚年丧子,用一辈子创业

2017-11-06 作者:首席创业官 锅包肉 来源:连接网

分享:

[摘要]生活需要向前看,要切实地拥抱变化,明天永远不会像今天这样,当然也不可能像昨天那样。



IT界乔布斯是当之无愧的一颗巨星,然而苹果“老爹”7岁时,可能还穿着开裆裤,一位女性就已经享誉这个星球的IT界。她就是斯蒂芬妮·雪莉,英国最早的“程序媛”。

 

2011 年,她当选美国《电脑周刊》评选的IT 界“最伟大的十位人物”之一,与乔布斯和比尔·盖茨共列榜单。除了事业成功,她还为妇女权益和自闭症研究做出了巨大贡献。


 

当她开始写回忆录时,她的故事难坏了出版商,她究竟是讲童年时身为难民的经历呢,还是创办高科技软件公司并因此成为亿万富婆的女强人故事呢,抑或作为一个自闭症孩子的母亲艰难而伟大的奋斗史,抑或慷慨捐出数千万美元的慈善家?

 

第一重劫难:生死逃亡

 

TED一次演讲中,雪莉对着台下的听众平静地说到:

 

“我能活下来,完全是因为很久很久之前,热心的陌生人帮助了我。我很幸运……我决定要度过有意义的一生,不能辜负救下我性命的人。而后,我确实做到了。”

 

1933年雪莉出生在德国多特蒙德的一个犹太家庭,父亲是一名法官。这一年,德国正式被国家社会主义德意志工人党所统治,就是后来臭名昭著的纳粹德国。

 

当时,随着纳粹德国对犹太人的迫害不断加剧,雪莉一家也处于被迫害的阴影下,她父亲遭受到犹太人的通缉。

 

 

1938年11月,英国民间发起一次Kindertransport营救运动。

 

英国接纳了来自德国、奥地利、捷克斯洛伐克、波兰等国近万名犹太孩子。孩子们被安置在英国寄养家庭、宿舍、学校和农场。 通常他们是家庭中唯一幸存于大屠杀中的成员。

 

这些处于生死边缘的孩子里,斯蒂芬妮·雪莉就是其中一位。

 

次年7月,5岁的雪莉和姐姐,踏上逃难列车。

 

登上那列开往英国的秘密专列,当时只有5 岁的雪莉紧紧抓着9 岁姐姐的手,对正在发生的事茫然无知。“英国是什么?我为什么要去那里?”

 

雪莉和姐姐


到了英国后,她无依无靠,又不会讲一句英语,只能到处流浪,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好在苍天垂怜,善良的史密斯夫妇收养了她。

 

从生死边缘到安稳的生活,让她过早的领悟:“我要度过有意义的一生,不能辜负救下我性命的人。”

 

这时周围的人也纷纷向她送出温暖,帮她适应新的环境,远离战乱并开始新生后,雪莉也体会到了人间温情。

 

度过6年安静的时光,此时,迫害雪莉一家的纳粹德国也将要灭亡。雪莉她进入女子学校上学,学习烹饪、打字、叠被子等琐碎技能

 

可志向高远的雪莉不喜欢这些,“我要学习数学、科技!”为此她特意央求父母转学到一所男校,学习理科。在男校雪莉的成绩出类拔萃,数学成绩更是碾压了所有男生。

 

雪莉劫难并未就此消失,一个更加长久的苦难等待着她。

 

第二重劫难:饱尝歧视

 

上个世纪50 年代的英国,女性仍然是附属于男性的“第二性”。在那个年代,女人不得进行证券交易,不能开公交或者驾驶飞机,更别提计算机编程了。而且,没有丈夫的批准,她们连银行账户都无法开通。

 

另外,班上有30 名男同学,没有一个比她数学好,但这些人根本不承认她的聪明,反而因为她是女生而嘲笑她。

 

雪莉很快高中毕业,尽管她成绩优异,却没有一所设有数学专业的大学愿意录取她,只因为她是女生。她无奈放弃,开始打工,来到一家邮政公司写代码。而且2000多名员工中间,当年仅有18岁的雪莉,是唯一的女性。

 

所谓写代码就是往纸上打孔,很快,她意识到这种单调的工作就是浪费生命她白天工作。她晚上去夜校学习,坚持6年,终于拿到数学学士学位,得以转到一家制造企业工作,这家企业云集了很多优秀的科学家和工程师。雪莉“偷师”机会大增,个人能力也越来越突出。

 

尽管如此,因为她是女人,她还是却处处受到不公平的冷落和排挤。她干着全公司最苦最累的工作,却拿着最低的工资,不能和男人一样同工同酬,最严重的是自己研发的软件也被男同事窃取,却没人追究,于是她果断选择了辞职去创业。

 

工作中的雪莉


可是雪莉当时已经结婚,她的想法遭到了婆婆的强烈反对,认为女人能有一份工作就不错了,创业搞不好就是败家。但雪莉心意已决,她认定计算机行业刚刚兴起,IT行业将会在今后几十年影响人类未来,只要认真努力,一定会获得成功。

 

她用自己的积蓄和房屋抵押借来的钱,大约100 美元,创立了自己的软件公司Freelance Programmers ( 自由职业程序员)—— 一家只招女员工,只为女性提供机会的企业。公司小得不能再小,办公地点就是自家的餐桌,还有一部电话。

 

这是英国最早的IT 公司之一,也是当时唯一由女性创办的公司。

 

她招募那些拥有职业技能,却在婚后离开工作岗位的女性,同时她还为那些准备生第一个孩子的女性,提供可以在家里完成的工作。并向员工提供了股票分红、利润分红,还有共同所有权等新颖灵活的商业模式作为她们参与创业的方式。

 

然雪莉站在了时代的前沿,但一个女人创业难题依旧很多。首先,在当时的英国,计算机软件都是随硬件免费赠送的,苦心开发的软件,只有兜售出去,才能产生经济效益。可是客户却根本不买雪莉的账。

 

为此,她在求见信中用了“史蒂夫”这样的男性名字,争取到见面机会后,她用过硬的产品质量征服了客户,逐渐打开了局面,公司走向了扩张之路。

 

她回忆当时公司的状况时说:“我没有透露公司设立在家中、员工都是兼职的这些事实。有谁能想到超音速飞机上进行飞行纪录的黑匣子程序,是出自一群在家中兼职的女性呢?”

 

最终,她们开发的管理控制协议的软件标准被北约采用。雪莉的公司越做越大,业务涵盖铁路、金融、电信、公共服务、保险、交通等领域,到1996年员工达到8500人,她成了英国最富有的女人。

 

“当我创立我的女性公司时,男人们说‘真有趣啊,它之所以没倒闭,只是因为公司太小了’,后来,公司规模扩大了,他们说:‘没错,规模是大了,但没有什么战略利益。’再后来,当这个公司估值超过30 亿美金时,他们好像是这么说的:‘干得好,史蒂夫!’”

 

 


雪莉曾开玩笑地说:“你可以从头型来分辨那些有野心的女人,她们的头顶很平,那是经常俯下身子让人拍打的结果,而且我们还有足够大的脚,足以走出厨房那一小块空间。”

 

第三重劫难:儿子患有自闭症

 

这时与打拼事业遭遇的苦痛相比,雪莉承受的另一种苦痛更是让她锥心刺骨。

 

时间回到 1962 年,雪莉嫁给了智慧、开明的物理学家德里克,婚后雪莉在第二年生下了可爱的儿子吉尔斯。

 

这个漂亮可爱的男孩给了她很多安慰。可是好景不长,三岁半时,孩子被确诊为自闭症,她东奔西走求医问药却屡屡无果。

 

运的打击令雪莉非常痛苦,但是她选择坚强。她拒绝将孩子寄养到福利机构,决定永远陪着自己的孩子,无论发生什么都和他在一起。

 

雪莉和儿子


可儿子的病情越来越严重,青春期后,性情愈发狂躁,甚至会袭击雪莉。

 

有一段时间,雪莉极度烦躁、痛苦,每天都要抽上60支烟,走路时会感到路面突然下沉。时刻处在紧张、恐惧中的她,最终因精神崩溃而住院了。

 

看到自己的孩子变成这样,雪莉的痛苦可想而知。但她却没有被痛苦打倒,而是决定为自闭症患者,开创了一所慈善机构,让儿子成为第一个入住者。

 

虽然雪莉对儿子精心抚育,但1996年10月,35岁的儿子还是去世了。此时,雪莉已年过花甲,她整个人都崩溃了。雪莉用了相当长的时间,才终于从噩梦中走出来,逐渐适应了没有儿子的世界。

 

雪莉后来说:“Giles在17年前突然去世了。我已经学会了没有他在身边,学会了生活在没有他需要的世界里。现在我的精力都放在了慈善事业上。走在路上我不必担心迷路,因为许多慈善机构都能快速地找到我。”

 

她决定付出更多,来爱那些和贾尔斯一样的孩子,帮助那些和自己一样无助的母亲。她逐渐淡出公司事务,拿出1.5 亿英镑修建自闭症儿童学校,建立慈善基金,投资数百万在牛津大学等知名学府设立互联网研究院和一些IT 企业,致力于自闭症和癫痫症的研究……

 

2009 年5 月到2010 年5 月,雪莉被任命为英国的慈善大使,并受到了英国女王的接见和褒奖。面对记者的采访她说:“既然生活对我不够好,那我就对这个世界温柔些。只要不放弃希望,热忱拥抱明天,承受爱并延续爱,就能把生活的苦痛活成人生的传奇。”

 

2015年雪莉站在TED演讲台上,面对台下的听众雪莉坦然说到:

 

生活需要向前看,我的这些经历教给了我什么?我学到了:明天永远不会像今天这样,当然也不可能像昨天那样。这让我能够适应一切变化,最终,切实地拥抱变化,尽管别人告诉过我,我是个不知满足的人。

 

连接网(www.newbelink.com):中国最大的产业互联网新商业媒体,专注于产业互联网创新与实践的报道。 


相关阅读

阅读原文 阅读 417
投诉
广告

京ICP备12024388号-2 © 1997-2015 连接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