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泡沫幻灭24H:薛蛮子避走,李笑来噤声

2017-09-07 作者:腾讯财经 刘鹏 张琴 来源:连接网

分享:

[摘要]薛蛮子曾称不喝泡沫,便喝不到啤酒。在监管文件面前,市场以自由落体式暴跌,将它自身的风险展露无遗。随后,他本人也避开媒体视线。




一记预料之中却又预期之外的监管重拳,将“万物皆可ICO”的泡沫砸碎。24小时内,腾讯财经《正片》目睹了众生的恐惧、贪婪、噤声和挣扎,是以为记。

 

95日,北京东北五环外的一处别墅区内,午夜一场雨刚刚下过,但上午艳阳升起,地面湿气散去,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这里是知名天使投资人薛蛮子的住处和办公地。在过去的一个月内,熙熙攘攘的ICO创业者将这里挤满,他们迫切想获得薛蛮子的垂青,加入ICO圈子中最知名的“薛家班”。薛蛮子也的确没有辜负这些创业者们期望,他跑步进场,一口气投下18ICO项目,并兴奋地告知媒体,“不喝泡沫,便喝不到啤酒”。


94日,创业者和薛蛮子共同迎来了命运转折点。央行等七部委出台的联合文件,如同一场雷暴大雨,兜头浇上这场疯狂而又虚幻的ICO泡沫。


95日临近中午,腾讯财经来到薛蛮子家门外,与往日络绎不绝的景象不同,这里大门紧闭,窗帘紧掩,此前门口处贴的一张“找薛总→”的指示牌也不见踪迹。


引导薛蛮子进入ICO圈子,往日频频抛头露面、指引一众信徒走向“财富自由之路”的英语教师李笑来,在监管高压态势下,亦噤若寒蝉。腾讯财经通过多人辗转联系他后,得到回复“不接受任何采访”,但仅仅在一周前,他还通过一家科技类媒体替监管发声,称“不会取缔ICO,发起者不干坏事就行,监管不是一个国家的事。”



戏剧性的是,监管层在94日的文件中不仅“一刀切”地取缔ICO,同时,李笑来站台的EOS项目开发团队,在当晚也紧急发出声明,撇清与李笑来的一切关系。


“财富自由之路”被监管的大手堵上,但李笑来的信徒们并不愿相信这一切,他们在持续下跌的市场中继续用真金白银和监管作战,并坚信“机会是跌出来的”。


也有恐惧者,在下跌的市场中抽身走人,并期待ICO平台能够按照监管要求退币。但随之而来的,是困难的退币流程,以及其他“信仰者”们痛斥的“叛徒”骂声。


还有不甘心的创业者和平台方们,则在千方百计地寻求规避监管的方式,他们将眼光瞄向日本、新加坡等地,意欲从那里启航,重返“财富自由之路”。


这是监管重拳出台后的24小时内,ICO圈子里上演的梦幻故事。这里,有恐惧,有贪婪,有噤声,还有挣扎。



刀口舔血

 

“这个文件是假的吧。”94日下午3时,一位玩家将央行等七部委发布的监管文件链接转发进ICO投资者群里后,如此说道。


“又想让我们抛掉手中的筹码。”另一位玩家回复,还附上一个咬牙切齿状的表情符号。


这份全称为《中国人民银行 中央网信办 工业和信息化部 工商总局 银监会 证监会 保监会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的文件,要求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应当立即停止,同时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非法从事代币发行融资活动。


在监管文件面前,市场以灾难性、自由落体式暴跌,将它自身似乎被世人遗忘的风险,展露无遗。



上述群里的玩家们此刻才意识过来文件的真实性,顿时哀嚎遍野,直呼后悔。


“我说怎么下午两点半,就有人说要跑,我当时还嘲笑他。”


“我的币已经腰斩了,这回该咋跟老婆交代?”

群情激愤的他们相互诉说自己的悲惨遭遇,但也有胆大者,跳出来说,“机会都是跌出来的,想买就抓紧买啊!”随后他还传来一张买入代币的截图,称“跌的越多,我买的就越多”。


有人附和,“大家不要害怕被套,我昨天亏损了5000,当时有些急躁,赶紧割肉了,后来冷静下来,多观察大盘的走势,在瀑布之后选择抄底,经过我细心的操作,现在已经亏50000了,不过我已经不在乎了,因为已经亏习惯了。”


多方和空方在群里交战半小时后,奇迹的一幕发生了。包括知产币、基本币等代币,在自由落体式下跌后突然止住了颓势,一波反升浪显示在K线上,短短几分钟内价格从最低点翻了一倍甚至更多,胆大者完成刀口舔血,并在群里兴奋地秀出战绩。


在他的号召下,不久前还沉浸在悲伤情绪的玩家们,意气风发,转身再度进场。


市场再度给了他们教训。短暂的一小波回升浪后,几乎所有币种继续呈现自由落体式暴跌。


95日,一位玩家如此总结,这波央行对ICO 的一刀切,让我们投资的项目损失惨重,可是那有如何呢,即使回到几个月前我们依旧会去赌,赌1块钱能赚10块钱,这件事的风险本身我就已经愿意去承担。


他深有哲学意味地表示,风险是不可规避的,只是可承受和不可承受,人类社会的某个底层逻辑,依然是丛林法则。



退币艰难


持续的暴跌,让部分玩家丧失了抵御的信心,他们在认真研读央行发出的监管文件后,开始寄希望于平台退币。

 

这也是自央行监管文件落地之后,ICO项目方、平台方主要的应对方式。

 

不过,众多业内人士都认为这一应对方式存在难点。

 

从业者李景认为,难点体现在多方面,其一,以小蚁为例,产品已经做完,且代币价格已经涨到了原来发行价的300多倍。若是退币的话,要按照什么价格退,是1块还是300块?“你按1块钱的话,可以啊,退给你,但是我将项目的所有权全部收回来了,投资人愿意吗?”

 

以李景旗下平台发布的代币为例,成本价是0.67元,最高价超过40元钱,即使目前杀跌,价格也有10元钱。“投资者可能会对价格不满意,但问题在于,一头牛你都已经做成牛排了,你让我把牛排换成牛,而牛排加起来的价值大于一头牛了,你总不能说我就要一头牛。”

 

第二个难点在于,现在大部分项目都是“空气币”(炒作概念,无实际落地产品的ICO项目),刚刚众筹完,什么产品都没有,但是市场宣传已经花出去了,众筹的费用已经花出去了,可能你现在退的话,只能退回五六成,投资者也会不满。   

 

李景提到ICO圈内一个比较出名的朋友,现阶段刚刚拿到融资款,刚刚找到相关人员、租好办公室,钱都已经发出去了,但是却面临着退币的境地。

 

此外,以万维链为例,腾讯财经从万维链人士处获悉,对于在万维链官方合作平台进行锁定的用户,万维链已经与各大平台达成一致,用户可通过平台进行退币。

 

据了解,对于目前正在进行的ICO,万维链将暂停国内的相关宣传和发行工作,“待政策进一步明朗后根据政策的要求进行”。同时,万维链原计划96日开启的全球ICO延期也宣告延期。

 

不过同样都是退币,细节却各不相同。

 

例如,未来版权UIP发布消息称,通过ICOINFOALLCOIN代投平台上进入的代币, UIP团队将按照代投平台上记录的参与UIP 项目投资者投入的代币种类和数量,将通过ICO部分投入的代币全部按照原数量和比例退回。同时这部分UIP代币进入团队锁定账户。

 

这其中的限制条件有二,一是通过ICOINFOALLCOIN代投平台上进入的代币,这意味着其他代投平台进入的代币不在此列;二是这部分UIP代币进入团队锁定账户,这意味着代币虽然退回,但依旧暂不能提币。

 

绝大多数都选择退币,但仍有小部分选择其他方案。暂不退币,等到监管风声过了之后上别的交易平台交易,便是其中之一。

 

这种方式以泛娱链为代表。腾讯财经从泛娱链一位人士处了解到,针对今天央行所下达的监管措施,泛娱链会选择按照原计划进行,然后9月中旬到交易平台进行交易。

 

但对于这种方案,投资者显然并不买账。有投资者情绪激动地反驳称,目前交易平台基本已经暂停一切的ICO业务,“现在哪里还有平台会顶风作案?”

 

在投资者看来,现在稍微正规些的平台基本都会主动退币,哪里还有平台愿意接盘?就算上个所谓的“五流平台”,还不如退币。


转战海外

 

面对严峻的监管态势,不甘心的创业者和平台方们,在千方百计地寻求规避监管的方式,他们将眼光瞄向日本、英国、韩国、新加坡等对虚拟货币存在利好政策的国家,意欲从那里启航,重返“财富自由之路”。

 

李景便是其中一位。

 

早在2013年接触ICO的李景,目前旗下主要有三块生意,其一是区块链底层平台,类似于中国的以太坊,目前该平台上已经有30多个ICO项目;其二是团队自己所发布的ICO众筹项目,其三则是数字资产的交易平台,包括自己团队所发布的代币在内,众多数字货币可在该平台进行交易。

 

监管铁腕之下,李景感觉“十分无力”。因为以 “一刀切”式严管为背景,李景所创办的交易平台将面临关停——而交易平台是目前李景旗下生意的主要来源。

 

收入来源无法保证,作为成本业务的底层平台自然也难以为继。李景算了一笔账,目前底层平台人数大约为110人,收入大约为每月10万元。若失去了交易平台补给,仅靠每月10万元的收入,根本无法养起这样一个百余人的团队。

 

反向来看,若是想要维持收支平衡,则大约需要裁去50%以上的人员,而这样的话,公司正常的运转恐怕也会出现问题。

 

目前,针对交易平台,李景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就是将交易平台关停。但是他还是打算先继续观望,“先看看别家怎么处理吧,别人都不关,我们关了,搞得我们是畏罪一样。”

 

李景时常还在回忆自己的底层平台上线那天,他激动得说话哽咽。他向《正片》形容,那种心情,就像当初见证自己大女儿出生一样,因为他坚定地看好数字资产化的未来。

 

但近期ICO界浮躁的风气,却让他倍感困惑。他清晰记得,之前最早的ICO项目方拿了钱以后,会经历大约长达一年的闷头开发期,等项目上线以后,才开始交易。

 

但是在近期的国内,他见到许多ICO项目方,甚至众筹刚刚完成,十天以后代币就上交易所进行交易了。

 

对于未来,李景介绍,不排除会朝海外国家,例如日本等国家拓展业务。

 

腾讯财经独家获悉,在监管政策出台之后,转战海外成为大多数平台和项目的热门选择,薛蛮子在95日飞往相邻地区,考察合适的ICO交易平台。

 

获得薛蛮子投资的一位创业者,也对腾讯财经透露,他的项目已经做好了转到日本或美国的准备。



发声与噤声

 

转战海外的同时,薛蛮子还在94日深夜,发出自己对于监管的声明。


薛蛮子开篇即对监管表示拥护,称政府部门的大力监管对区块链行业是好事,对此深表赞同和支持。他同时表示,希望这次监管能够真正打击传销币和空气币,同时相信中国政府部门会对真正严肃创业的区块链创新项目有所甄别和区别对待。


他也正视了这一行业的泡沫所在,“区块链是个值得长期关注的大方向,就像我们投资大数据公司一样。任何一个新技术的崛起,总是不可避免地会带来巨大的泡沫。”


与薛蛮子几乎同步,获得其投资的多个ICO项目,诸如波场、域链等,都发表了拥护监管的声明。


有发声者,亦有噤声者。引导薛蛮子进入ICO圈子的李笑来,在一众“信徒”们的赞美和质疑声中,三缄其口。


就在一周前,李笑来还还通过一家科技类媒体替监管发声,称“不会取缔ICO,发起者不干坏事就行,监管不是一个国家的事。”


李笑来,原为新东方英语教师,在比特币大潮来临之时,其声称因低价买入而拥有六位数的比特币。在ICO进入中国之后,李笑来摇身一变再度成为ICO大佬级人物,其所站台的明星ICO项目EOS(区块链操作系统),仅仅5天时间在国内募资1.85亿美元,并在最高峰冲击到50亿美元的市值。


但这一项目毁誉参半,有信徒将此称作“财富自由之路”,而更多的质疑者将此称作“50亿美元的空气”。


一周后的监管重拳,将事情彻底反转。


北京时间94日晚间,EOS开发团队block.one,在其官网上发布了声明,撇清了与李笑来的关系。声明称,block.one澄清并确认EOS.IO软件的开发和EOS令牌的分配是block.one的独立项目。李笑来先生不是联合创始人、董事、高级人员、委托人、员工、代理人或团队成员。此外,block.one没有委托李笑来先生担任EOS项目的发言人,包括EOS令牌分发。


不仅如此,block.one还决绝地切割EOS与中国的关系。其在发表的声明中强调,由于中国对ICO监管方面的环境不断变化,因此决定排除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 (统称 "中国人"))形成的实体, 购买其开发的EOS令牌的有效性。此外,中国人严禁使用EOS智能合同或购买EOS令牌。


“这一切都是李笑来害的,我需要一个说法!”目睹block.one这样的声明,一位投资者忿恨地说道。


(应受访者要求,李景为化名。)


连接网(www.newbelink.com):中国最大的产业互联网新商业媒体,专注于产业互联网创新与实践的报道。




阅读原文 阅读 423
投诉
广告

京ICP备12024388号-2 © 1997-2015 连接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