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创始人李斌:汽车行业的迭代新思维

2017-08-06 作者:36氪 Nicholas 来源:连接网

分享:

[摘要]特斯拉电池从75KWh升级到100KWh,这造成的问题是越早购买特斯拉的人越“吃亏”。



在昨日的极客公园Rebuild大会上,蔚来创始人李斌发表了“未来汽车迭代”的主题演讲。他表示,传统汽车的迭代周期在7-10年,迭代周期长,此外,其迭代的核心元素也比较局限,主要集中在动力总成、造型与工程设计、和底盘三方面



 

李斌认为,智能电动汽车是未来的发展方向,其迭代重点包括硬件迭代、软件迭代和服务的一体化设计。在硬件方面,智能汽车迭代仍要经历底盘、造型与工程设计、电气架构、电驱系统、计算力与芯片、ADAS等方面。其中底盘涉及到传动、行驶、转向和制动,事关行驶安全,因此对稳定性和一致性的要求较高,迭代周期最长,仍然需要五年时间;在造型和工程设计方面,其包括外观内饰、车身架构,可以以三年周期完成迭代,电气架构也即车内的CANBUS系统,这是车内的神经网络,用于车辆控制和信息传输,未来可以以2年为周期进行迭代。

 

在影响电动汽车续航里程等性能的电池电机电控方面,其中影响电机性能的IGBT芯片迭代较快,李斌表示蔚来汽车使用的英飞凌芯片比特斯拉内置芯片领先半代、一代,因此可以获得比特斯拉更好的性能。电池材料的变化影响了电池容量的变化,以特斯拉为例,特斯拉从较早期的75度电迭代到现在的100度电版本,加速性能、续航里程均相应增加。这造成的问题是越早购买特斯拉的人越“吃亏”,因为汽油车尚且不会遇到因为年款原因影响加速、续航的问题。对此,李斌表示电池迭代需要一些新的模式去应对(比如蔚来汽车可能会选择的换电模式)。此外BMS软件也会不停迭代。

 

联网汽车所都依赖的芯片(GPUCPU)将按年来迭代,此外ADAS等传感组件的更新也会按年进行。

 

李斌认为,未来汽车迭代的核心推动力量主要在于两个方面,其一是科技的发展,包括大数据和AI,其二是理念革新,即从卖方思维转为以用户为核心。

 

以下是李斌的发言原文

 

李斌:感谢、感谢!非常高兴来参加这次极客公园的夏季峰会。

 

其实,我也是第一次来,张鹏以前每次都让我来讲讲,我说我们现在还没有到讲的时候。但是现在没办法,现在我们的车即将上市了,所以我们得跟大家交流交流我们的想法。非常高兴,大家好!

 

我作为易车的创始人,经常会被问一个问题:像奔驰、宝马这么好的车,为什么车上的屏幕这么不好用?为什么它不能打败手机的支架?比如,我们家现在有一辆奔驰SUV,屏幕真的不好用。我太太就在淘宝上买了一个20块钱的手机支架,放在出风口那儿,把手机插在那儿。

 

我经常吐槽说:现在的车其实不是没有联网,人已经在车上用手机联网了,其实都已经联网了。

 

但是这个背后的逻辑也挺有意思的,为什么现在大家开的车,在车联网这部分做得这么差?我觉得,真的不能怪这些汽车工程师们。因为,现在你用到的车都是在五、六年前设计和开发的。所以,大家现在用到东西其实都是五、六年前做的。这就是汽车行业,在过去的100多年里的他们的世界观和做事的方法。就是,一代产品基本上都是七年,有的甚至是十年,而每年可能有一些外观上的小的改型和改款。但是总体上来讲,这些车都是按照七年、十年这么一个周期去思考事情的。所以,当然不可能符合今天这么快的移动互联网变化的趋势。

 

大家想一想,iPhone到现在已经十年了,迭代了多少代?今年要出iPhone8了,也就是说一年多一点的时间就迭代一次。可是,车这十年,可能只有一代产品。

 

事实上来讲,像这样的一个思维上的差异,导致了我们今天大家用车用得真的不方便,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人工智能时代,你用车真的不方便,大家看重的东西不简单是一个交通工具、机械的载体。

 

所以,传统的汽车公司他们以前迭代的时候(100多年前),他们的逻辑在当时已经是最先进的迭代思维了,因为今天我们的主题是讲“迭代”。

 

在传统的汽车公司,对于一个迭代的角度来讲,他们其实主要考虑三件事情:

 

第一,动力总成。发动机、变速箱这些,一代一代发动机匹配一代一代的车。

 

第二,造型、工程设计。造型趋势、变化,这代车和上代车的传承和更新是什么。

 

第三,底盘系统。

 

主要是考虑这些东西,主线是这些,传统的汽车迭代主线就是这三样东西。

 

那是什么推动他们在迭代呢?材料的变化,比如说有特种钢、高强度钢出来,有铝、高强度铝出来,有碳纤维出来;工程技术的变化;审美的变化,你得跟得上潮流,不是所有的车都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成本,现在的车要降成本,怎么体系化地降成本,也是迭代的一个方式和推动力量;法规,特别是环保的法规,还有一些安全的法规,不迭代可能这个车就卖不了了。比如说北京有国5什么之类的,以前的发动机满足不了,就必须要迭代。

 

所以传统的汽车其实是有两个主动的因素和两个被动的因素在推动它整个往前走。

 

另外一方面来讲,他们也受了很多的约束:

 

成本的约束。开一个模具很多钱,做一个实验验证需要花很多的钱,这些钱分摊不了,你老迭代,钱挣不回来,就赔本了,开发一辆车需要非常非常多的钱。

 

法规。有时候也是一个限制因素,其实现在法规的规定,有时候规定得非常非常细。前两天我们想做一个比较创新一点的灯的设计,第N辆车(不剧透)灯上要做一些比较特殊的设计,最主要的限制就是法规,法规规定灯在某一个维度上只能有一次变化,那好的造型就做不了了,类似这样的东西。法规的限制非常非常大。

 

机械实验周期。它不像我们现在做电子测试、软件测试,机械实验考虑各种各样的环境,极寒、高温、湿度等等各种各样的机械实验,因为机械实验需要足够长的时间。

 

比如说我们蔚来汽车量产车ES8为了节约时间,就在去年年底拉到澳大利亚做测试,因为40度的高温只有那边有。那个机械实验你是要有很多的场景的,这也是很麻烦的一件事情。

 

研发和供应链整个管理。因为涉及的东西挺复杂的,迭代了一个东西,别的东西没跟上,这个也很麻烦,供应链或者是供应商不能给你量产,也无法迭代。

 

因此传统的汽车公司想迭代也挺难的,不能怪他们,他们已经做得非常棒了。

 

在一个传统的汽车公司,传统的汽车产品的迭代确确实实受非常非常多的限制。当然,从他们自己推动的角度来讲,他们选择的方向也不需要每年、每天、每个月做,也做不到。

 

这就是为什么有我前面说的吐槽,现在的车联网做得很差,是因为他们都把它当成一个硬件产品,去用一个硬件产品的迭代思维看一个移动互联网时代、人工智能时代大家对于使用需求的变化,当然就匹配不上了。

 

现在,我想全世界都已经认可智能电动汽车是汽车行业的发展方向,我想把这两个词放在一起,有的人会把它分开,智能化、电动化什么的,我们把它们放在一块儿,就是智能电动汽车,我想已经越来越清晰地让大家知道,这是未来的发展方向。

 

这是我们的ES8,它是全世界最领先的智能电动汽车产品之一。智能电动汽车产品会有什么不一样的迭代逻辑?或者说它有什么样的挑战?我也跟大家分享一下。

 

首先,这三个词是大家都能够看得很多了,这是从智能手机开始的,就是软件、硬件、服务一体化。毫无疑问,在智能电动汽车这个方面,软件、硬件、服务一体化,也是一个发展的方向,在这么一个情况下,汽车行业的迭代思维会有什么样的变化呢?我们分开看,先看看硬件的变化。

 

底盘、动力总成、造型这些按照七年、五年的周期看,按照那个频点做迭代,时间就是那么一个时间,大家可以理解。

 

现在可能就不太一样了,现在车里面的东西已经不能用一个频率去看待事情了,有一些东西当然还是比较传统的,比如说底盘,你的底盘不能老改,好不容易做完一个实验验证你去改?这样就很麻烦,不安全了。底盘还是可能需要一个大周期五年的时间,当然有的个别零部件会快一点,但是总体的架构还是一个长周期的。

 

造型。现在有软件,CAE等等这样一些东西的辅助,可以快一些,可能会缩短到三年的时间,包括造型和总体的集成设计,当然也可以有一些小的改款,包括灯啊,或者外观、内饰,有些小的改款,但不是根本性的。但是,三年可能就要迭代了。

 

电气架构,包括以前我们说的Canbus(车上的整个数据传输架构),这个好多好多年都没动过了。而今天,它当然没法满足今天的车对于数据传输的需求,已经没法满足了。这部分的东西,将来迭代速度肯定会越来越快,所有跟电子电气相关的东西,大家可以去理解的,因为它的周期肯定比机械的东西要快。所以我们认为,基本上是两年的周期。

 

还有一些东西迭代起来更快,比如说,电驱动系统里面有一些影响电机性能的,比如IGBT芯片,这迭代起来肯定就快了。为什么我们的车比特斯拉的车会好?其实很简单,我们用的英飞凌的芯片比它要领先半代、领先一代,当然就比它要好了,这其实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还有一些东西,比如说电池的迭代,跟以前也不一样了。以前汽油的迭代还是慢的,多少号、多少号,主要是加点添加剂,其实从燃烧值各方面来讲没有么大的变化。

 

而现在电池不一样,电池里面材料的变化,就直接影响了电池容量的变化。我当时买的特斯拉,好象是75度电,现在有100度电了,两三年,所以我就觉得我很亏。因为电池影响加速性能、续航里程,这是电动车的一个BUG。如果从商业模式上来讲,不去解决这个问题,那你就是让越早买的人越吃亏。传统车没有这个问题,你60年代的车烧今天的汽油也没问题,加速性能、续航里程不会有什么变化。但是,你今天买的特斯拉的车,三年以后电池就过时了,这个事情其实是挺不公平的。

 

因此,电池的迭代也是以前没有遇到过的一个事情。那就需要一些新的商业模式去思考、去应对。

 

其实,包括BMS(电池控制)软件,它其实也需要不停的迭代,迭代的周期其实就变了。当然,我们或看到今天的智能电动汽车,无论是联网的部分还是自动驾驶、人工智能的部分,都高度依赖芯片(GPUCPU),GPUCPU的迭代毫无疑问是按年来看的。

 

还有传感器的迭代,传感器的迭代也是按年来看的。特别是我们现在说的CameraLiDAR,特别是LiDARLiDAR的迭代非常非常快,我们现在已经能够看到这种固态雷达在不远的将来也许能用500美金的价格供货了,并且性能方面也很好。

 

所以,这样的一些迭代的思维和以前就不一样了,而且屏幕上越往右边的部分越是重点,越往芯片、传感器、电子电器相关的东西越成为将来车的差异化的不一样的地方。

 

这只是硬件的部分,还有软件的部分。汽车以后确实不光是一个交通工具,还是一个数据采集器,将来的智能电动汽车一定会建立一个新的能力的循环体系,这个新的能力循环体系是什么呢?车在大街上跑,搜集数据,然后传输到云端,通过深度学习转化成为图象识别的能力,或者驾驶习惯的能力,转化成一个智能自动驾驶的能力,再通过远程升级,给到这个车,车就建立起了这样一个循环。

 

在这样的循环里面,车的能力提升是源源不断的能力提升,跟以前就不一样了,车现在的能力提升是不会有按年、月为周期的,以后车能力的提升就是一个持续的事情、持续的提升,没有时间维度的事情了。这个带来的变化是非常非常大的。

 

还有一件事情,就是服务的迭代,这个大家不太去想,事实上它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以前行业的服务都是通过经销商、加油站、保险公司这些第三方的中间商去服务用户,现在的汽车品牌并不对用户体验付总体责任,只对他的产品负责任,其实服务是不管的,开一个比亚迪和宝马其实没什么区别,在使用环节上来讲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这已经是100多年前定的规矩了,今天还用这样的规矩看,肯定是莫名其妙的。就像你说要搞电商,你去中国银行柜台办汇款,去邮局取东西,如果换货、退货还要去京东的专门的售后服务中心,这不是挺扯的吗?

 

转到互联网时代,类似于特斯拉这样的公司在服务方面比原来的公司已经有很大的改进了。比如说直销、快充桩这样的体系,已经有了一些改变了。但是我认为这不足够,这还是一个互联网时代思维,在一个移动互联网时代,将来建立的是用户和用户、用户和服务人员之间直接的连接,是人和人的连接,用户也会成为服务体系的一部分。

 

我们今天说的一些共享的理念等等这样的理念,其实都是一些延伸。

 

因此服务的迭代也是随时在迭代的,任何一个意见的改进,你都应该及时地反馈,也内生成一个服务的能力。

 

从今天的角度看,推动未来的汽车行业迭代的核心力量就会是两件事情:

 

1、数据、AI,就是我们今天讲的Rebuild智能的主题,这个会成为推动汽车迭代最核心的力量。

 

2、用户视角、用户拥有、用户体验的服务理念的革新。

 

这两件事情会成为推动未来的汽车迭代最核心的元素,而不是简单的工程、机械、造型方面的。我们看今天的iPhone和以前的iPhone外形上有那么大的区别吗?好像也没有,但是背后的东西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我做一个比较形象的比喻,以前汽车行业的迭代相对来说比较容易,就像原始社会打鼓一样,只需要一种乐器,用一个节奏,按照那个节奏来打鼓(就可以了)。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今天我们要把软件、硬件、服务在一起迭代,我们是要指挥一个很多人参加的非常大的交响乐团,有的打鼓、有的拉小提琴、有大提琴、有吉他等等,是这样一个模式,这两个的难度肯定是非常不一样的。

 

所以,未来的汽车公司的角度来讲,要去适应这样的一个交响乐团的模式迭代新的挑战,其实有两件事情是非常大的挑战:

 

1、怎么样把不同频率迭代的技术融合到一起,这件事情其实挑战是非常大的。大家想象一下,我们现在说做远程升级OTA,我们要把车升级了,要如何确保三年前的车也能够很好地work?因为车不是手机,那么多零部件,怎么能够让它们保证安全的驾驶、保证操控体验是一致的?从一开始整个的试验、验证体系有没有ready去做这么复杂的管理?这其实对传统的汽车公司来讲,或者说对所有的汽车公司来讲都是非常大的一个挑战,因为我们将来的软件是要持续升级的,硬件也许是三年前的,(这个问题要)怎么处理?是不是保留了足够的测试车能够去做各种各样情况下的验证?我觉得这样的不同技术融合的管理挑战是非常大的。

 

2、这点稍微感性一点,但是也是至关重要的,就是不同思维的人才融合的挑战。以前的汽车公司的思维都是机械工程师的思维,大家基本都是一致的,以后就不一样了,你得有软件、服务,这些人可能比硬件的人还多,如何让这些人能够在一起愉快地工作?这个挑战我觉得比第一个挑战还要大。

 

所以,将来的汽车公司可能是由像蔚来这样新的公司去主导,主要的原因是我们有机会去建立一个新的机制和新的文化,能够让真正代表将来的迭代模式不同思维的人能够在一起工作。我们很难想象,一个软件工程师能够在一个100多年机械的那么一个传统的汽车,以机械工程师为核心的文化里面去很好地生存,他们能够招聘到最好的人,我觉得这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

 

所以,将来的汽车公司面对的挑战除了技术融合的挑战,还有人才、思维融合的挑战。

 

这就是我今天跟大家分享的内容,谢谢大家!谢谢!

 

连接网(www.newbelink.com):中国最大的产业互联网新商业媒体,专注于产业互联网创新与实践的报道。



相关阅读

阅读原文 阅读 377
投诉
广告

京ICP备12024388号-2 © 1997-2015 连接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