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菜君任牧:创业者应保持永不满足的饥饿感

2017-06-20 作者:孙佳利 来源:连接网

分享:

[摘要]当时没有考虑过这是生鲜电商的一个机会,完全是基于个人痛点,我们自己要吃饭。


【连接网讯】嘉宾简介:任牧,青年菜君创始人。2013年,毕业工作几年后的任牧毅然决然地放弃了高薪工作,与3个大学同学联合创办“青年菜君”,开始了卖菜生涯。


青年菜君成立于2013年,是一家以售卖生鲜半成品为主的O2O公司。2014年3月。青年菜君第一家实体店在回龙观营业。2014年8月获得千万级的Pre-A轮融资,2015年3月完成新一轮数百万美元融资。目前青年菜君的线上用户已发展到17万,成为国内首屈一指的生鲜半成品品牌。


 


之前一直都是从媒体报道中了解的任牧,觉得这位有魄力的80后创业者有想法、有自信、善于应变突如其来的各种挑战。见过其本人之后,就更加验证了自己的评价。


上午10点小编如约来到青年菜君的办公地,三元桥附近的第三置业东域大厦B座。一进门,宽敞、整洁的办公环境映入眼前,浓浓的工作氛围是小编对青年菜君的第一印象。当时任牧还没有到,小编被安排到了他的办公室。


没过多久,任牧走了进来,“犀利”的光头,一身卡通系的休闲运动装,跟以往在媒体面前出境的他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很Q、很放松、很亲切!


 


以下是连接网(www.newbelink.com)和任牧的对话:


连接网:为何选择做一家卖半成品菜的O2O公司?

 

任牧:当时没有考虑过这是生鲜电商的一个机会,完全是基于我们的个人痛点,我们自己要吃饭。想到这样一个方向后,我们再去做行业研究、市场调研、消费者分析。做这样一种模式,是因为做生鲜的损耗很大,通过预定订单再去采购、生产,这样可以最大限度地控制库存,从而减少库存带来的损耗。自提是一种容易、简单、快速上手的方式,而且屌丝创业嘛,没有能力做物流,无论是资金还是行业的经验,我们都还不够。


连接网:是什么样的原因让您选择和大学同学一起创业?

 

任牧:我们是大学同学,关系特别好。我和陈文一直都属于不怎么安分的人,在做青年菜君之前交流过各种各样的我们认为的商业机会,之前也有过做团队一块创业的经历。随着公司的发展,也有更多的合伙人加入进来。


连接网:创业至今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有过想要放弃的念头吗?

 

任牧:对我们而言困难有两种,一种是解决掉的困难,另一种是正在想办法解决的困难,既然终究会被解决掉,就没有什么最大的困难。至于放弃,从来没想过,因为创业对我来说乐在其中。


连接网:合伙人之间有没有出现过意见分歧?是怎样解决的?

 

任牧:意见分歧肯定会有,但有一点特别重要就是尊重专业。我们每个合伙人的职业经历、擅长的领域都不一样,这也意味着我们的思维方式都不一样,但不懂要学嘛,相信专业,有民主也要有集中。


连接网:目前公司规模有多大?

 

任牧100多人。


连接网:去年公司融资数百万美元,主要将资金投入了哪些方面?

 

任牧:主要是供应链和物流这两块,除了一些常规的日常运营的开支,比如说人力、房租、对于用户的补贴、运营和市场的费用。我们自己的中央工厂,包括厂房、设备的投入,这是一块。另外干线物流团队的搭建、干线物流运力的储备,包括我们下一步要进行的前置仓的建设。


连接网:接下来还有融资计划吗?

 

任牧:今年肯定会有,我觉得在整个资本市场趋于谨慎和保守的状态之下,我对青年菜君的融资能力还是有非常大的信心的。当很多公司在吐槽或抱怨说,在这样一个环境下拿不到钱的时候,我们并不太担心这件事。


连接网:线上用户和线下店面有多少?是否达到预期目标?

 

任牧:线上用户17万左右,线下店面已经没有了。我们花了半年时间建了160多个自提点,又花了三个多月的时间把自提点全关了。


预期目标坦白来讲没有达到,对于一个创业者来讲,他必须时刻保持着这种永远都不满足的饥饿感。我们每个月都会有数字目标,每个月都存在跳一跳摘桃子的那种感觉,这个数字目标永远不会做到我们轻轻松松就完成了。我们会完成部分,那也是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但这不意味我们在做目标的时候不切实际,这是一个蛮好的状态,你永远达不到目标才会有很大的上升空间。


在做数字拆解的时候,会发现不同的数字之间是有联系的,你为什么只完成了几项,其它没有完成,这样你不断地在反思,不断地在想如何做的更好。但万幸的是我们一做就是半年或一年的任务目标,整个财务预测和数字预测都是有惯性的。这个月是基于前一个月的预测,而下个月是基于这个月的预测,当你第一个月没有完成任务时,后面就会被甩的越来越大。但有一点比较好的是,虽然我们每个月都完不成,但我们几乎没有被预测甩下,我觉得这是一件蛮牛的事。


连接网:从最后一公里自提到全程宅配,从用户体验和物流成本上您是怎样考虑的?

 

任牧:自提覆盖的用户有限,用户的体验也或多或少存在一些问题。我们一直在追求两个靠近,产品的获取场景和产品的使用场景尽可能靠近,这是空间上的;另外产品的购买决策时间和产品的交付兑现时间要靠近,这是时间上的。到现在为止,时间上的靠近我们还没有真正实现,16年的目标就是将时间缩短在一天之内。


空间上的发展从地铁站到社区,再到家里,我们在一步一步把产品的获取场景离用户的家越来越近,让用户在家里拿到产品。


从产品和用户习惯来讲,我们在不断顺从用户的习惯。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宅配在覆盖用户的基数上有一个更大的突破。比如说,青年菜君在北京做过160多个社区自提点,但是它覆盖的规模非常有限。而宅配现在的规模,如果按自提点来算,需要2000个自提点才能覆盖现在宅配的规模,而且体验还没有宅配好。


连接网:现在的用户主要涉及哪些人群?

 

任牧:青年菜君的目标人群在25岁-45岁之间,主要以白领或者普通的上班族为主。最重要的是他们这种家庭的特征信息比较清晰、明显,单身狗并不是青年菜君忠诚、黏性高的高频用户。


在人口学特征上,你会发现80后的女性是最应该发力去掌握的核心用户。80后的女性占青年菜君用户的40%,70后的女性占到20%。换句话说,70、80后在25岁-45岁的女性占到了60%。如果我们把性别拿出来,单独看年龄的话,整个80后,不管男性还是女性,占青年菜君所有用户的55%,青年菜君的用户非常集中。还有就是如果用户家里有孩子,对青年菜君而言,它的频次、客单价都会有一个非常明显的提升。家里有孩子的用户在所有用户中占比超过四成。


连接网:在菜品选择上是如何安排的?

 

任牧:每周换菜会涉及几方面的原因,我们会根据时令来调整,对于很多食材,品质也好,成本价格也好,都会有非常大的波动,我们肯定会选择品质更好的,同时成本更低的。当然我们也会根据销量进行调整和淘汰,对菜品的口味、营养、烹饪时间、功能等等,做重新的规划和区分。


刚才说的是菜品的售卖方面,在菜品研发的选择上,我们也下了很多功夫。因为青年菜君生鲜和餐饮的标准化难题都会涉及到。说我们是生鲜毋庸置疑,毕竟是半成品,毕竟是食材组合,是食材包;那说餐饮,毕竟在形态上是以菜肴为单位。但不管是生鲜还是餐饮,是很难标准化的,这就需要在供应链和产品研发上花很多的时间和精力。之所以说标准化很难做,是因为它受几个维度的要素相互牵扯,互相博弈。第一是口味;第二是营养,这个菜再好吃,没有营养,也不是我们想要的;第三个就是工艺,所谓的工艺就是生产和物流的可行性。我们在研发当中,如何在三者之间寻求一个平衡点,还是很下功夫的。


连接网:随着物流成本的增加,产品价格会提高吗?

 

任牧:你会发现从始至今,我们的菜价都没变过,即便现在的菜很贵,我们的菜价还是不会变。


连接网:这个行业有很多人关注,很多人进入,更有很多人失败,您认为青年菜君能够成功坚持下来的原因有哪些?

 

任牧:国内的这些同行我还都挺熟悉的,就像你说的,慢慢地越来越多的人坚持不住,或者转型,或者挂了,这件事我还挺伤心的。说实话,我从来没有把他们当成竞争对手,我觉得大家都是一块去摸索的小伙伴。


至于坚持下来的原因,我觉得青年菜君只是选择一直在努力做而已。无论是模式的选择上,还是融资的能力、团队的组成上,或多或少会有一些优势,也因为这些优势能让我们一直走下去。我们的融资能力还是比较强的,兜里面有钱,家里面有粮食,是能坚持下来的原因之一,即使到了冬天,家里有余粮,勒紧裤腰带还是能过的。另外,我们的团队在所有企业里应该是比较强的。


在谈到青年菜君未来的发展时,任牧向连接网(公众号:newbelink)表示,对于一个创业者来讲,他必须时刻保持着永远都不满足的饥饿感,即便预期目标没有达到,这也是一个很好的状态,说明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


连接网(www.newbelink.com):中国最大的产业互联网新商业媒体,专注于产业互联网创新与实践的报道



阅读原文 阅读 199
投诉
广告

京ICP备12024388号-2 © 1997-2015 连接网版权所有